新華網 正文
法官懟上政府,“禁穆令”還能行嗎?
2017-02-05 08:53:2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強推“禁穆令”反映出特朗普執政風格的兩個傾向:一是特立獨行的功利主義,二是反建制派的“單邊主義”。

  2月3日,美國華盛頓西區聯邦地區法院法官詹姆斯·羅巴特宣布了“華盛頓州訴唐納德·J·特朗普”一案的初審結果,判定在全美范圍內停止特朗普政府一周前出臺的禁止穆斯林七國公民合法入境的行政令。這一被民主黨陣營讚為“憲法勝利”的判決,很快被特朗普的發言人冠以“粗暴”、“可惡”之類的字眼。以“保護美國民眾”之名,白宮誓言將全力反戈一擊。于是,新政府上臺不到三周,一場事關“特氏新政”存廢乃至美國憲政原則何去何從的“拉鋸戰”便匆匆上演。

  不可否認,“禁穆令”不但極度缺乏司法、移民、國家安全等維度的專業政策評估,甚至還毫不猶豫地無視了與司法部、國土安全部等執行部門的必要溝通,更像是一次刻意兌現競選承諾而強推的“拍腦門”政策。

  “禁穆令”在很快引發如華盛頓、馬薩諸塞等自由派各州不同程度的司法反抗外,也勢必在長周期內惡化美國白人社區與以將近300萬穆斯林群體在內的少數族裔群體之間的糾葛衝突,對消除以族裔矛盾為源頭的安全隱患于事無補。

  強推“禁穆令”的做法至少反映出特朗普執政風格的兩個傾向。一是特立獨行的功利主義。為了兌現承諾、實現其認定的“國土安全”,特朗普不惜犧牲美國所謂“移民國家”或“自由國度”的國際形象。現實主義的“裏子”顯著壓倒了理想主義的“面子”。二是反建制派的“單邊主義”。一般而言,行政令多見于在總統、國會分屬兩黨的“府會分裂”僵局之中,而坐享“一致政府”的特朗普還大量使用行政令,凸顯了對本黨即共和黨控制的國會的高度不信任。

  不過,面對2月3日的判決,功利而單幹的特朗普也不得不訴諸體制內方案:在美國聯邦司法體係“三級兩審”的原則下,特氏極可能直接提請聯邦最高法院再審即終審,而司法部的暫緩執行也可確保在走司法程序期間“禁穆令”不打折扣地繼續執行、甚至在90天或120天之後得以續命。

  47%比53%,美國民意在“禁穆令”上勢如水火且勢均力敵的撕裂傷,為這場“拉鋸戰”大戲提供著核心靈感。從政治精英彌散到社會大眾,在奧巴馬醫改、移民政策、氣候變化等關乎國家前景的重大議題上的嚴重對立,讓特朗普們有了足夠政治與民意資源來操縱極端化的內外政策。而如今自由派打出的“憲政王牌”,卻仍無法超越民意對峙的鴻溝。換言之,當所謂“憲政原則”在兩黨眼中映射出大相徑庭的倒影時,司法的天平也只能是黨爭的工具。從這個意義上講,羅巴特們也未必比特朗普們高明。□刁大明(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新春古鎮年味濃
    新春古鎮年味濃
    正月裏來鬧新春
    正月裏來鬧新春
    2017香港歡樂春節文化廟會開幕
    2017香港歡樂春節文化廟會開幕
    合肥11歲男孩寒假幫爺爺奶奶當“環衛工”
    合肥11歲男孩寒假幫爺爺奶奶當“環衛工”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041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