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關于春節,變化的只是儀式感
2017-01-24 08:22:05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近幾年,春節“反向探親”成為一個熱詞。所謂“反向探親”,是指一些在異地就業和居住的人們,把親人們接到身邊過年。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反向探親”的人群越來越多。

  “反向探親”的邏輯先是植于“反向春運”,也就是説,過年前人潮擁擠的現象一般是單邊客流,常見于大城市輻射向小城市,而反之則沒那麼擁擠。這一點在飛機票上體現最明顯,機票就是按照市場供需定價的,春節前從熱點城市往三四線地方的多是全價票,反過來則要靠打折吸引客流量。既然這樣,如果回家買不到票,把親人接至大城市來豈不是更好?尤其是在工作纏身時,這一想法就更有可行性。而且家人如果能接過來,可以更好地體察一下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也是一種其樂融融。

  如果把“反向探親”視為一種過年的新方式,那麼變化是顯而易見的,比如還有一種很新潮的過年方式,叫做全家出門旅行。剛剛公布的《2017春節旅遊消費趨勢報告》顯示,越來越多的人把目光投向了“遠方”,攜家帶口南下或北上跨年,甚至選擇出境遊。關于人們出行目的的數據顯示,回家探親佔57%,國內旅遊佔24%,異地訪友佔16%,出國旅遊佔6%。而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數據是,50歲以上中老年群體較其他年齡段的受訪者更加偏好旅遊過年,旅遊是出行第一動機。

  以“反向探親”和“旅遊過年”為例的觀察,更多體現出一種過年儀式的變化。過去,人們過春節的統一方式是回家過年,全家人吃團圓飯、看春晚。尤其是在“回家”這件事情上,形成了全球獨有的“春運”現象。究其原因,“家”是一種固定意象,它意味著故鄉和故土,意味著親戚和鄰裏,更意味著安土重遷的文化基因。人們為了回“家”,所願意付出的代價有時是難以想象的。但正是在時代的演變中,現代人開始體悟到“家”不一定意味著故鄉,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在哪裏過年不都是一樣嗎?

  不可否認,時下的過年儀式確實在消解和變化。比如很多人覺得年味越來越淡了,看春晚可能滿足不了胃口,走親戚也沒原來那麼熱鬧有趣。問題出在哪裏?原因在于我們的需求在不斷變化,而傳統儀式滿足不了新興需求。現在,人們對自我價值的理解變得更為深刻,手裏的選擇項也變得豐富多彩,人們不斷嘗試一些新事物,比如過年去看電影、唱KTV,沒事鬥鬥紅包大戰等,諸如此類形成了新的儀式感,賦予了春節新的內涵與活力。

  今天,當我們感嘆“年味變化”的時候,其實變化的只是儀式感;當人們選擇“反向探親”時,正是以具體行動重新闡釋過年的新方式。具體來説,傳統儀式是一定要回到故土,而新儀式只強調“家”,也更能包容地理位置上的移動;傳統儀式大都是看春晚、走親戚等,而新時代的過年則強調更為豐富的個體選擇。從這個意義上説,其實“過年”並沒有變化,家人和團聚永遠是春節的主題,無論人們在哪裏、在做些什麼,只要心係彼此,那麼春節的意義就會只增不減。

  在分析節日的意義時,美國民俗學家阿蘭·鄧迪斯曾這麼説:日常生活中,時間線性流逝,而節日就像這條直線上的刻度,有了度量,才有意義。今天,關于春節應該過得更為傳統還是更為新潮,應該尊重儀式還是求新求變,都只是具體儀式之爭、具體行為之辯,而在各種儀式消解、更迭的變化中,春節正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對于中國人來説,春節依然是最為重要的節日。(王慶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華
新聞評論
    敘利亞問題會談在阿斯塔納舉行
    敘利亞問題會談在阿斯塔納舉行
    三星稱Note7手機燃損原因在電池
    三星稱Note7手機燃損原因在電池
    春運客流快速增長 節前出行高峰到來
    春運客流快速增長 節前出行高峰到來
    “冰屋酒吧”現身沈陽 冰塊建造吸引顧客
    “冰屋酒吧”現身沈陽 冰塊建造吸引顧客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037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