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實幹是通往夢想的路徑
2017-01-22 08:25:20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晉朝時,士大夫間有一種時髦的活動——“清談”。西晉時居宰輔之位的王衍,也雅好此道:“妙善玄言,唯談《老》《莊》為事……義理有所不安,隨即改更,世號‘口中雌黃’。”風行草偃,舉國“清談”,結果口若懸河者登高位,踏實勤勉者沉下僚。沒過多久,國事大壞,西晉迅速衰敗。王衍“將死,顧而言曰:‘嗚呼!吾曹雖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虛浮,戮力以匡天下,猶可不至今日。’”

  今天的我們讀史至此,常掩卷哀嘆,歷史沒有後悔的余地。然而歷史由每一個今天寫就,倘若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雖然歷史條件已大為變更,但種種空談的大嗓門,只有唱功、沒有做功的浮誇風,把油門踩得轟隆響、擋位遲遲挂不上的假動作,在一定程度上依然存在。《關于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幹準則》指出,“黨的各級組織和領導幹部必須牢記空談誤國、實幹興邦,踐行正確政績觀,發揚釘釘子精神,力戒空談,察實情、出實招、辦實事、求實效,做到守土盡責。”戒空談、重實幹,是我們黨的一貫作風,面對種種歪風偏招,必須堅決反對。

  細究空談的成因,往往來源于怯懦與心虛。當前我國改革已經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深化改革所面臨的“攻堅戰”“遭遇戰”,都要衝破復雜的現實利益羈絆,都需要以非凡的勇氣與毅力涉險灘、闖激流。有些黨員幹部,因為怯懦,在困難面前徘徊逡巡;因為心虛,用“材料政績”遮擋乏善可陳;因為不想為、不能為,只好在辭藻上下功夫,在表面文章上費時間,在花架子上動腦筋。

  這樣的風氣,必須扭轉。前段時間有媒體走訪基層,發現個別地方在年終總結時,不見實在的幹貨,都把功夫花在了裝幀精美、天花亂墜的總結材料上,以至于打印店的生意都“火”了起來。對這種思考問題膚淺、工作作風浮躁、總結匯報浮誇的現象,毛澤東曾經批評道:“盲目地表面上完全無異議地執行上級的指示,這不是真正在執行上級的指示,這是反對上級指示或者對上級指示怠工的最妙方法。”自以為“精明”,“完成”了任務,“回避”了矛盾,實則“民意閒談中”,老百姓看得最清楚。在日趨周密完備的監督網格下,這又如何能行之久遠、不被察覺?

  1992年的春天,在深圳的蛇口工業區,豎起了一塊牌子——“空談誤國,實幹興邦”,結束了無謂的爭論,奠定了實幹的基調,瞄準了歷史的航向,中國大地春潮涌動。如今,“兩個一百年”的目標就在眼前,歷史從不等待一切猶豫者、觀望者、懈怠者、軟弱者,每一個黨員幹部都應當揚鞭奮蹄,衝刺前進。值此歷史關口,決不能做紙上談兵的趙括、誇誇其談的馬謖,偉大事業不是喊破嗓子説出來的,沒有一鋤一犁的耕耘,再美好的願景,終究也是空中樓閣。

  馬克思説:“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如何改變世界,路徑無他,唯有“擼起袖子加油幹”。能被雨打風吹去的,只是無根的飄萍,而歷史上的偉大業績,終究會光芒常在,成為永恒的刻度。遠大的夢想,也唯有實幹,才能最終抵達。(夏研)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赫爾辛基舉行集會呼吁尊重女性
    赫爾辛基舉行集會呼吁尊重女性
    荷蘭迎來國家鬱金香日
    荷蘭迎來國家鬱金香日
    “三彩”姐妹的年畫情緣
    “三彩”姐妹的年畫情緣
    伊拉克的"斷橋"
    伊拉克的"斷橋"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59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