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遍地“梓萱”,寶寶名字為何感覺挺LOW?
2017-01-19 08:17:3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京報制圖/高俊夫

  一些80後、90後“新科父母”為孩子起名字時,所借助的資源很大部分是暢銷小説、電視劇、網絡熱詞,所以才有了“浩然”和“梓萱”的流行。但因為所籍資源有限,他們想賜予孩子個性的名字,但最終還是落入了俗套。

  最近,一份名為《2016大數據“看”中國父母最愛給寶寶取什麼名》的報告,引起熱議。根據這份報告,2016年男寶寶熱名榜前三名是浩然、子軒、皓軒;女寶寶熱名榜前三為梓萱、梓涵、詩涵。令人驚異的是,“梓”字竟同時佔據了“2016最熱男女寶寶首字TOP10”的第一名。很多網友吐槽,以為這批80、90後新科父母,顯然是網絡小説和青春偶像劇看多了。一些專家學者更是痛心疾首,以為長此以往,吾華文化消亡雲雲。

  其實名字之于人,不過符號而已。但在倫理立國的中國,茲事體大,不能不重視;重視之余,不能不有禁忌。比如普通人名字不能犯帝王名諱之類,不僅不能犯名諱,甚至日常用字也得避諱。李世民登基後,官方、民間文書但凡用“民”字者改為“人”字,佛菩薩也不得漏過,于是“觀世音菩薩”改名為“觀音菩薩”,影響至今。這種帝王名字避諱給國家或者民間書寫帶來了極大的不便,于是從明代開始,帝王子孫名字大抵取生僻字或者幹脆造字,盡力避免對書寫的幹擾。

  中國人重視起名用字,俗語講:賜子千金,不如賜子一技;賜子一技,不如賜子好名。名字之于國人,寄托著家族的期冀、父母的希望和家國的情懷。起名用字,大抵也最能體現宗族、父母的文化素質和時代特徵。近代以來,內憂外患頻仍,家國情懷之于傳統更加濃重,所以承志、翔宇之類的名字風行;1949年之後,振興中華、富國強兵成為國人共識,于是國人之名字多用中、華、國、建、民諸字;“文革”時期,文、紅、梅、軍、東、斌、兵成為熱字。

  改革開放在思想領域的最大貢獻就是解放思想、實事求是,上帝的歸上帝,愷撒的歸愷撒,一切回歸常識。起名用字也開始擺脫政治的束縛,回歸到家庭倫理。如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國人名字熱詞,女性多用妍、璐、萌、薇、妮、蕾等女性特徵明晰且文雅別致的字詞;男性則多用偉、海、波、飛、宇、鋒、巍等具有雄性特徵且大氣的名字——當然,這種大氣中多少還含有一些“國家情懷”的。80、90後這幾代人,他們充分地享受著改革開放帶來的物質文明,在瓊瑤小説或者金庸武俠電視劇的熏陶中長大,他們多是獨生子女,注重物質享受和個性發展。

  隨著城市化的發展和“少子化”的出現,傳統倫理家庭已基本瓦解,從新文化運動以來的對傳統文化的漠視,也使得很多人對傳統文化視若陌路。一旦這些80後、90後為人父母,為孩子起名字時,他們所借助的資源,大概就是暢銷小説、電視劇、網絡熱詞,所以才有了“浩然”和“梓萱”的流行。但因為所籍資源有限,他們想賜予孩子個性的名字,但最終還是落入了俗套。

  起名用字,從泛政治回歸到常識,畢竟是歷史的進步。

  就筆者給親朋好友孩子起名經驗來看,不妨多翻翻《詩經》《楚辭》唐宋詩詞等傳統文化經典,其實很容易給孩子起一個既有寓意又合聲律的好名字。□周山仁(山西大學歷史係講師)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墨西哥校園槍擊事件致1死4傷
    墨西哥校園槍擊事件致1死4傷
    冷空氣來襲 北京部分地區降小雪
    冷空氣來襲 北京部分地區降小雪
    藁城戰鼓
    藁城戰鼓
    警犬“貴龍”站好春運崗
    警犬“貴龍”站好春運崗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640112034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