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無人機監管不能重蹈玩具槍的覆轍
2017-01-18 08:44:4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無人機的監管,需要在大量的實踐中逐漸摸索法律邊界,基于大量的用戶使用樣本和商業前景預判慢慢找到立法根據。

  1月15日,一則8秒的視頻在微博上被熱傳,視頻中一架飛機正在降落,畫面十分清晰,視頻在末尾有一行説明:“該視頻拍攝使用Mavic PRO,拍攝時間2017年1月15日”(Mavic PRO是大疆公司推出的一款無人機航拍設備)。這條微博引起關注,隨後“無人機黑飛”“影響航空安全”等問題被熱議。

  調查馬上有了進展,浙江省公安廳16日對此通報稱,已找到拍攝者,事件還在進一步調查。為了拍攝日落,該無人機升空至高度450米,拍攝了多個空中畫面,其中包含民航客機。當事人袁某係業余飛行愛好者,無相關資質。

  無人機拍攝妨礙航空安全對于當前社會來説,是個新問題。這並不是第一起。有據可查的是,2016年10月份也有類似的拍攝行為被曝光,但那起拍攝似乎並沒有驚動公安部門,以網民嚴厲批評告終。杭州這起拍攝也不會是最後一起。因此,如何從法律上判別這樣的拍攝行為,是擺在法律界面前的一道新題目。

  考察浙江省公安廳的首次通報內容,其措辭較為謹慎,尤其是將其定性為“事件”而非“案件”,並不貿然下結論,比起不少地方任性地行使權力以及一些網民怒不可遏地喊打喊殺,這種清醒、嚴謹的態度值得肯定。在面對一些新問題時,應該保持審慎和專業的精神。

  所幸,這起無人機拍攝活動並沒有造成飛行事故。眾所周知,飛機在空中遭遇異物撞擊,後果不堪設想,有的時候幾只飛鳥就能釀成災禍。如何厘定這起事件的性質,是對執法者專業素質的一次考驗。在“法無禁止即可為”的大原則之下,既不能因為沒有發生事故就豁免其中可能的法律責任,也不能人為誇大威脅,給拍攝者以過重的處罰。

  和很多互聯網的新興領域一樣,對無人機的監管或多或少存在一個法律滯後于市場的問題。有關部門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頒布了一些規章,比如,中國民用航空局在2016年頒布過一個《民用無人機駕駛員管理規定》。但是,從利益格局判斷,民航局制定的無人機規章,天然地具有最大化民航係統利益的傾向,對無人機駕駛員而言,未必公平。即使如此,根據民航局的《輕小型無人機運行適行規定》,7公斤以下的無人機駕駛員無需拿證,而7公斤以上的駕駛員,則需要許多嚴格的執照限制。杭州袁某所持Mavic PRO按公開數據機身只有743克,適用7公斤以下標準。盡管如此,越來越多的此類事件也提醒我們,對無人機的監管要納入法治軌道。

  無人機的監管,需要在大量的實踐中逐漸摸索法律邊界,基于大量的用戶使用樣本和商業前景預判慢慢找到立法根據。應該認識到,法網過密容易傷害民權,也會挫傷經濟發展的動能。比如在美國,亞馬遜高管就曾吐槽無人機法律,認為相關商用無人機法律已經對無人機快遞業造成了很大的幹擾。亞馬遜因為法律的限制,不僅在時機上被人搶先一步,更是被迫逃離美國,在英國完成了自己快遞無人機的首次商業化。目前來説,在中國,無人機一旦侵犯隱私權、造成直接傷害或者危害公共安全,在現有法律框架內依然有法可依。

  無人機的監管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數據顯示,2013年12月17日至2015年9月12日,各國無人機和遙控飛機與民航共發生了327起危險接近事件,其中28次導致飛機為了避免與無人機相撞而改變航線。對于此類問題,各國的反應不太一樣,但有一些公理是值得遵守的,比如英國方面規定,無人機飛行必須遠離民航客機、直升機和機場,除非獲得航空交通管理部門的許可,否則無人機不得進入機場的交通區域。技術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即在無人機係統裏設置禁飛區數據,一旦無人機靠近禁飛區,係統自動叫停。

  中國的無人機監管不妨有選擇地借鑒各國經驗的同時,因地制宜,探索自己的公允尺度。但我認為有條底線不能突破,即不能讓某一管理部門單方面決策,應該廣泛聽取各相關利益群體的公共意見。槍支監管標準的過度放松導致玩具槍入刑,這樣的覆轍不能重蹈——備受爭議的1.8焦耳的鑒定標準,就是由公安部自己制定文件並實施的。

  杭州這起無人機拍攝事件之所以值得關注,是因為它很可能是一個導火索,拉響了加強無人機監管的警報,而監管的尺度也將燭照這個領域的未來。從這個意義上説,該事件的處理結果具備較高的示范價值。(陶舜)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意大利中部地震引發雪崩
    意大利中部地震引發雪崩
    伊朗一棟高層建築起火倒塌
    伊朗一棟高層建築起火倒塌
    老照片尋主人
    老照片尋主人
    少林功夫亮相特拉維夫
    少林功夫亮相特拉維夫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6401120332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