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讓青年勇于擁抱更高遠的夢想
2017-01-17 08:40:42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讓年輕人有能力有意願追求更高遠的夢想,矢志投身科研、理論工作,才能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插上翅膀

  前不久,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一項測試結果顯示,中國“期望進入科學相關行業從業的學生比例”為16.8%,與發達國家相比存在較大差距。而此前二三十年時間裏,中國學生遠比歐美學生更熱愛從事科學技術工作。與“想做老板”“愛當網紅”的意願相比,曾經激勵一代人的“科學家夢”悄然褪色,讓我們重新思考夢想的意義。

  觀察如今的職業意願,顯性的利益、速成的途徑似乎更引人關注,而隱性的價值、堅持的成長略顯尷尬。剛剛榮獲中央美院“哲匠獎”的范景中教授坦言,人文學科“學者的經濟壓力大”,盡管人文學科不像理工科那樣直接創造社會財富,但人文學科“制造一種空氣,看不見摸不著地影響著社會”,因此他呼吁“優秀年輕學者的年薪應該在30萬元左右”,才能保證安心從事研究,不為生計所困。

  兩個例子的背後,折射著一種夢想焦慮:科研或者説學術這種“要走萬裏路”的職業,不再是年輕人最向往的追求,理論和思想的價值也在不同程度地“貶值”。那麼,究竟是什麼促動著這樣的變化?

  應該説,這首先是社會發展的結果。今天,我們隨便到中小學的班級去問“你長大了想幹什麼”?與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眾口一詞的“我們愛科學”不同,回答常常是五花八門:“我想做一名老師”“我想做宇航員”“我想做一名記者”……隨著社會發展的多元多樣,隨著人生出彩的機會越來越多,孩子們的理想也越來越豐富,“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不再是屈指可數的幾條勵志格言之一。

  另一方面,從國際經驗看,隨著人均收入的提高,人們的擇業取向的確有著從偏愛理工科向理工、人文均衡發展的趨勢。在不少發達國家,想當工程技術人員的孩子日漸減少,而願意從事金融、會計、法律、經濟等職業的人逐漸增多。這幾乎是一種共同的規律。

  如果説這樣的變化不足為意,那麼需要重視的是,在這一過程中,也的確有一部分年輕人的擇業觀念正走向功利化、庸俗化。青年群體的觀念之變,很大程度上源于環境的變化。毋庸諱言,有的家長認為不做公務員就是不務正業,不早挖“第一桶金”就是庸碌無為;有的高校教師用社會叢林法則替代知識的講授,甚至説出“畢業後如果你賺不到4000萬,就別來看我”的雷人之語;有的大學一味追求就業率,大量縮減基礎性學科課程……流風所及,成長于其中的年輕人很難不受到影響。

  鼓勵獻身科研、探索真理的價值觀,並不是苛求每一位年輕人都投身學術、從事基礎研究,而是倡導刻苦鑽研、寂寞堅守、努力奮鬥的精神。如果失去這些特質,青年人在追求夢想的其他道路上,一樣不會成功;如果陷入“金錢就是力量”“地位才是王道”的執念,只會讓思考淺薄,令生活浮躁,消解著更具價值的選擇。因此,重築科學夢想,激發學術能量,不僅要在教育層面改變思路,更要對功利化的社會風氣保持警醒。調校乃至重塑走偏的價值,無疑是打開科研大門、觸發理論創新的鑰匙。

  然而僅靠“情懷”去紓解科研學術的夢想焦慮,是不現實的。科學試驗、理論思考向來是“持久戰”,科研人員在信守“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同時,也離不開必要的物質條件作為支撐。如果“攢稿費啥時能買房”的無奈長期存在,持之以恒的研究的確難以很好地開展。去年11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分配政策的若幹意見》,首次提出“允許科研人員和教師依法依規適度兼職兼薪”,就不失為正視現實、增強激勵的有益嘗試。

  社會的進步,少不了多元化的職業選擇。但科學發展、理論創新,依然是推動歷史車輪滾滾向前的根本動力。在這一點上,看看牛頓、康德對西方文明的塑造,再反觀孔子、老子對中華文明的奠基,就不難得出結論。“一個民族要想站在科學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沒有理論思維”。讓年輕人有能力有意願追求更高遠的夢想,矢志投身科研、理論工作,才能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插上翅膀。(彭 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新聞評論
    泥塑雞鬧新春
    泥塑雞鬧新春
    天津靜海區查處非法調料造假窩點
    天津靜海區查處非法調料造假窩點
    墨西哥發生槍擊事件至少5人死亡
    墨西哥發生槍擊事件至少5人死亡
    埃及法院終審裁決“歸還”沙特島嶼協議無效
    埃及法院終審裁決“歸還”沙特島嶼協議無效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24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