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百萬民警培訓:規范執法將是“雙贏”

2017年01月11日 09:19:18 來源: 新京報

  在今後的執法中,警察只須“照章辦事”,就能妥善處理“醫鬧”等棘手問題。而這種更加嚴格的規范化執法,也是對執法者的“真保護”。

  又見百萬公安民警大培訓,“規范執法”又有了新動作。

  據新京報報道,公安部近日舉辦第二期全國公安機關規范執法視頻演示培訓會,對全國百萬公安民警進行集中培訓,針對民警執法中遇到的問題,包括查驗身份證時遇到被查驗人不配合、現場執法時有群眾圍觀拍攝等,作出了明確規范。

  相對來説,警察執法是容易“出岔子”的地方。盡管有《人民警察法》《治安管理處罰法》《公安機關人民警察現場制止違法犯罪行為操作規程》等法律規范作為“尚方寶劍”,但相較于現實生活中的多變形態,仍有規范不夠清晰的情況。比如,路上碰到了警察正在執法,能不能拿起自己的手機,來個“零距離”拍攝呢?

  對于這種情況,法律上只是規定了不得幹擾辦案,但具體如何操作,“自由裁量權”還握在公安機關手中。單純從警察執法的角度看,之前,不面對“攝像頭”已經成為習慣,往往是以影響辦案為名,把人趕得遠遠的,或是來個“一禁了之”。

  去年6月3日,四川平昌縣公安局的官微曾援引一些法律條文,稱“圍觀拍攝”屬于妨礙執法民警執行職務的行為,人民警察可以口頭警告違法行為人停止違法行為,並將違法行為人傳喚至公安機關處理。上述微博被轉發6300余次,評論近3000條,一度在網上引發熱議。

  但是,從公眾監督的角度看,還是希望手機成為監督的利器,畢竟權力需要制約,權利需要維護。事實上,作為更加弱勢的公民個體,只有通過手機與互聯網的“組合”,才能形成“無形群體”,擁有抗衡強大公權力的能量。

  一邊是警察執法權,一邊是公民監督權,當兩者“利益”發生衝突時,應當如何權衡?“規范執法”應是一種“雙贏選擇”。

  對于警察而言,這種視頻演示既是一種培訓方式,也是一種“自律規范”。那些最常見、最容易出問題的現場執法情形,通過直觀演示、示范指導,都有了較為規范化的處理流程。在今後的執法中,警察只須“照章辦事”,就能妥善處理“醫鬧”等棘手問題。而這種更加嚴格的規范化執法,也是對執法者的“真保護”。

  對于公眾而言,這種公安內部的視頻演示,既是一種“權力邊界”,也是一種“權利邊界”。警察執法的程序“一目了然”,不用擔心有“出格的動作”,戕害自己的合法權益,而不能影響正常執法辦案的權利界限,也更加易于掌握。

  比如,按照新規,交警道路交通執法、民警治安巡邏等三種公開執法,屬于自由拍攝的范圍;在不得幹擾民警執法情況下,拍攝距離不少于兩臂距離,也就是1.5米。這樣,也就在警察執法權和公民監督權之間,找到並確立了一個量化的“平衡點”。

  當然,警察執法規范很復雜,並不只有“圍觀拍攝”,如查驗身份證、處置電動車違法、處理“醫鬧”等,隨著社會發展,還會有更多“真空地帶”出現。故而,既需要行政規章、部門規章不斷“修正”,也需要上演更多培訓“續集”,讓警察執法權和民眾監督權互為益彰。(■ 社論)

【糾錯】 [責任編輯: 黃銳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6401120286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