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石語綠水青山
2019-04-19 17:41:03 來源: 兩個建設徵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石語綠水青山

寧夏青銅峽市回民中學 郭孟媛(女,回族)

  我是寧夏青銅峽黃河大橋下的一塊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鵝卵石。我身形渺小,其實我已經老了。老得連我自己都記不得我是幾百萬歲,還是幾千萬歲。我老了,很多事情我都記不清了,但有幾件事我是記得的,比如我的童年,我童年的夢想,我幾次上岸的經歷。

  我的童年生活在母親河邊茂密叢林中的一塊巨大岩石上,飽受著雨雪風霜。漫長的時光讓我厭倦了這種平凡的生活,我有了一個簡單的夢想,就是去嘗一嘗腳下母親河的味道。可能是我的誠心感動天地了吧。一次地動山搖之後,我隨山體的倒塌落入河中。我嘗到了,河水味道清涼、甘甜。那時的我是個不規則圖形,棱角分明。為此我付出了慘重代價,但我從來沒後悔過。時間改變著我的容顏,河水滋潤著我的心田,我變成現在這樣——一塊圓潤的小鵝卵石。

  我是個有夢的人,沉在河底久了,我又想上岸,哪怕當個鋪路石。但那次上岸經歷卻成了我人生的一場噩夢。

  那些年間,沉在河底的我常聽到,兩岸千年古木們倒地時發出的沉重的呻吟聲,他們説,皇家貴族們要建造宮殿,就需要他們這些棟梁之才。我不明白,這有什麼不好。英雄就應該有用武之地啊,這是我的夢想。可等到他們被一棵棵運走後,我明白了……

  那年夏天,連降幾天暴雨,山洪爆發了。我連滾帶爬地上了岸。我以為自己死了。無數雙腳搓碾著我,讓我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我聽到震天的哭喊聲,連我這樣心如鐵石的人都體會到了撕心裂肺之痛,難道還有人比命更淒苦。我努力掙扎,但無濟于事。

  這是我第一次上岸。日出月落,潮漲潮退。幸運的是,我一直還在母親河的岸邊,她用溫柔的手掌日夜不停地將我輕輕撥攬入懷。記不得又過了多少年,河底平靜的生活又打動了我不平凡的心。

  我第二次上岸是在不久前,大約是半個世紀前。一天我聽到轟隆隆的巨響,緊接著我身邊的許多同伴不知被什麼一把撈起,統統帶走了。正在我心有余悸時,只聽“撲通”一聲,剛被帶走了的一個小同伴竟成了漏網之魚又落到了我身邊,他緊張地告訴我:“外面正在建造大橋,到處在喊‘為社會主義添磚加瓦,建設美麗青銅峽’,你想不想去?”還沒等我説完“想去”時,我也被從河底撈了起來,驚慌之余我不忘興奮地吶喊了一聲:“我要做一個有用的小石頭,為社會主義添磚加瓦。”糟糕的是,可能我太過興奮,我竟然成了另一塊“女媧補天”遺落的石頭,我又掉到了母親河岸邊。

  命運弄人,之後十多年,我過上了生不如死的生活。我掉落的地方正對著一張魔鬼的大嘴,他不停的向外噴吐著令我窒息的污水毒液,我被浸在了“五彩池”中,這比多年前死亡的血流更讓我害怕。我無數次向母親河發生求救的信號,但她無動于衷,慢慢我發現不是她不救我,而是她也自身難保。我被浸在惡臭的命運水波中,任憑擺布,但我心有不甘。

  近年來的一天清晨,我又聽到轟隆隆的巨響。啊!是誰封堵住了這張魔鬼的大嘴!是誰救了我!救了母親河!河長制開始實施了,從那天開始一切都慢慢變了。溫暖的陽光下,母親河又煥發出她昔日金色耀眼的光芒,兩岸道路寬廣,稻香四溢,綠樹成蔭,魚躍鳥鳴。

  一日,正當我沉醉在夏日夕陽的波光裏時。我被一個稚幼的聲音驚醒,“媽媽,你看這小石頭多漂亮!”是一個小男孩在説話:“你摸摸它多光滑!”我心中好激動,被人誇讚的感覺真好!“是啊,摸起來真舒服。扁平橢圓的身形,青藍的底色,血紅色的紋路,確實很漂亮!”小男孩的媽媽説。“媽媽,我想把它帶回家,用水彩筆在上面畫一張臉譜。”小男孩説。太好了,我總算英雄有用武之地了。正當我幻想著被收藏,甚至被送到奇石館受眾人觀瞻時,我聽到男孩的媽媽説;“那是個好主意,不過你不要心血來潮畫完就把它像其它玩具一樣扔了。”聽到這兒,我心一下揪了起來。啊!我的命,好苦。

  我的命握在小男孩手中,只能靜等他的裁決。

  “媽媽,你會打水漂嗎?”男孩問,媽媽説:“我們小時候常玩。”男孩説:“我也想試著打一下水漂, 我不想把它帶回家了,它的家在黃河。”“這個主意好。”媽媽的話強烈表達了我的心聲。

  我的心緊緊貼著小男孩的手心,弧線劃出時,我深情回望了一眼黃河金岸。

  “撲通!”

+1
【糾錯】 責任編輯: 董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春風綠草暖洋洋 小長假裏樂融融
春風綠草暖洋洋 小長假裏樂融融
海南陵水:浪漫海島見證美麗愛情
海南陵水:浪漫海島見證美麗愛情
書香伴假期
書香伴假期

0100300915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13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