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商場兒童遊樂區暗藏多種隱患
2019-03-18 09:40:5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遊樂區域不消毒 兒童專用設備大人隨意攀爬 預付費退款難

  商場兒童遊樂區暗藏多種隱患

位于北五環某商場內的一家兒童遊樂場裏,夜晚仍有不少家長帶著孩子在裏面玩耍 攝影/本報記者 趙婷婷

  時下,北京正值冬春交替之際,風沙大、霧霾多的氣候特點,讓出門“溜娃”成為很多家長最頭疼的事情。不受天氣影響、家長又能有地兒休息的商場兒童遊樂區因此成為“溜娃”的熱門選擇。然而,商場的兒童遊樂區真的安全可靠麼?北京青年報記者日前走訪多家兒童遊樂區發現,看上去很美的兒童遊樂區其實暗藏諸多問題,衛生、安全等隱患突出,費用不低的同時還存在收費不規范等問題。

  調查

  場地散落紙屑和灰塵

  “消毒”僅用拖把擦拭

  北青報記者連日來走訪多家商場的兒童遊樂場時發現,不少兒童遊樂場確實存在衛生隱患。兒童遊樂區大多要求孩子和大人穿襪子進場,但在遊樂場內,北青報記者看到了不少光著腳跑來跑去的孩子。即使家長和孩子按要求穿了襪子,有時也會有難聞的異味,這一點在天氣炎熱的時候表現得更為明顯。

  家住南五環西紅門附近的冉女士告訴北青報記者,自己某次帶孩子去附近商場的兒童遊樂區玩,孩子出門剛穿好的白襪子,僅在裏面玩了兩個小時後,就沾滿了灰塵,“雖然沒有完全變黑,但是變成了很明顯的灰褐色”。冉女士説,自己還在遊樂區的角落裏發現了大塊的紙屑、果殼等垃圾。自從有了這次經歷後,她每次帶孩子去遊樂區玩耍都要隨身帶著消毒液。

  此外,兒童遊樂區雖然大多要求兩歲以下的孩子穿尿不濕入場,但北青報記者發現,入場時並沒有人詢問或檢查孩子是否穿戴了尿不濕。不僅如此,北青報記者還親眼看到有小朋友在海洋球裏玩耍時尿濕了海洋球,而隨行的家長只是把孩子抱走清潔,並沒有通知服務員清理海洋球上的尿液。

  不過,當北青報記者詢問天通苑附近一家兒童遊樂區的負責人,遊玩設施設備是否會每天清理時,得到的回答都是肯定的,“我們每天都會清理消毒,都有記錄的”。

  然而事實上,北青報記者多次蹲守後,看到所謂的設備清潔,只是幾個員工拿著大拖把,對兒童攀爬區的外觀做簡單的擦拭,不僅沒有進一步的消毒,甚至連設備裏面都沒有進入。

  隨後,北青報記者以商家身份向一家專門生産兒童遊樂設施的廠家進行了咨詢。其客服人員表示,室內的遊樂設備都是需要定期清理的。對于定期清理是否意味著要雇專人,而海洋球數量那麼多該如何清理的疑問,其客服人員表示,廠家有專門的清理機器售賣,但大多數商家都沒有購買,建議“您那邊自己簡單清理即可”。

  設施標明只許孩子使用

  家長攀爬無人勸阻

  在兒童遊樂區,所有設備都明文標注著:禁止成人乘坐。然而在兒童遊樂場裏,追著孩子在攀爬區肆意攀爬、在泡泡區和跳床上踩踏的成年人並不在少數。

  “兒童遊樂設施只供兒童遊樂使用,請各位家長不要在兒童設備上長時間停留。”在東三環一家大型商場的兒童遊樂區裏,廣播正在循環播放著類似的提示信息,然而仍有不少家長置若罔聞,抱著孩子從兒童滑梯滑下;在繃帶制成的爬行穿越區,也有不少家長陪著孩子一起攀爬。

  面對家長和孩子一起在遊樂設施上爬行的場景,遊樂場的工作人員雖然就站在一旁,但卻選擇視而不見,並沒有任何上前勸阻的行為。北青報記者就此向工作人員咨詢時,對方表示:“我們只能盡量提醒,這個主要還是靠家長自己的自覺。”

  兒童設備成人是否可以乘坐?一位遊樂設施制造商告訴北青報記者,兒童遊樂設施的承重是有限的,成年人體重過大,經常在上面攀爬,會加速設施老化、破損,導致意外發生幾率大幅增加。比如,對于一些繃帶編制類兒童穿越設施,成年人多次使用會導致繃帶之間的空隙變大,兒童被卡住或掉落的風險也因此變大。按照生産要求,成年人不能使用兒童專用的遊樂設施。

  “孩子太小,不在後面跟著,萬一卡住了怕不安全。”帶著小孫子在窄窄的過道中一起爬行的市民孫女士説,自己其實也不想跟著孩子爬來爬去,但遊樂場並沒有專人幫忙引導和看護孩子,為了孩子的安全自己只能跟著一起爬。

  人均收費近百元

  預付費退卡遇難題

  北青報記者查詢發現,兒童遊樂區的消費著實不低。商場兒童遊樂區的消費方式主要有兩種:單次消費和會員卡充值消費。單次消費的收費標準一般在80元左右,貴的可以達到200甚至300元。充值辦理兒童遊樂園的會員卡後,消費者大多可以享受一定的折扣優惠,平均下來,便宜的每次也要近百元。

  在某點評網站羅列的朝陽區兒童樂園人氣榜排名前12的遊樂園名單裏,標價最貴的遊樂區人均386元,最便宜的人均122元。比如頤堤港三層一個適合2歲-3歲孩子的兒童遊樂區,周末票價120元,限時兩小時,套票550元六次。

  收費不菲的同時,商家對于消費規則的制定卻顯得十分隨意。由于孩子酷愛乘坐旋轉木馬,劉女士在立水橋附近的一家兒童遊樂園裏辦理了充值500元的會員卡,每次乘坐可以享受大約八折左右的優惠。

  不過由于充值是以購買遊戲幣的方式進行,劉女士被告知遊戲幣一旦購買將無法退費。前幾天,當劉女士帶孩子乘坐木馬時發現,遊樂場售票處貼出了當月充值必須在月底前消費完成的通知。“説改就改,而且根本沒有人通知你,要不是我自己看見,可能過期了都不知道!”劉女士説。

  此外,退卡難也是商場遊樂場被不少媽媽吐槽的一大弊病。市民錢女士向北青報記者講述了她的遭遇。去年底,西北四環某商場內的兒童遊樂區就曾出現過商家易主後充值無法退還的情況。“當時我們去找商場理論,商場卻説之前已經貼出了公告,盡到了提醒的責任,儲值卡退費還得去找商家。”她説,由于卡內剩余金額並不多,此事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北青報記者梳理發現,類似的退卡難問題並不少見。據媒體報道,2018年底有消費者在銀座和諧廣場悠遊堂辦了一張價值1500元的會員卡,但只用了兩三次後門店突然閉店,也無法聯係到商家退款。此前,北京西紅門薈聚中心的悠遊堂和翠微凱德mall的悠遊堂門店均以此種方式閉店。文/本報記者 趙婷婷

  延伸

  室內兒童遊樂場存在監管空白

  兒童遊樂設施不僅使用量大,而且孩子在玩耍時還容易啃咬設施,因此設施設備的質量以及定期清洗、消毒就變得十分重要。然而,北青報記者了解到,商場內兒童樂園的衛生問題似乎面臨“三不管”,而僅靠商家自覺。

  我國《公共場所衛生管理條例》明確規定將7類28種場所納入監管,但室內兒童遊樂場並未被納入,這使其衛生管理缺乏明確依據。在實際監管方面,商場一般只對遊樂場的消防安全提要求,對衛生等問題則很少理會,也很少有衛生部門對室內兒童遊樂場做實地監督檢查。

  除了衛生問題,商場內兒童遊樂場的安全監管也面臨同樣的困境。據了解,商場內的遊樂場所大多既有小型遊樂設施,也有電子遊藝設備,在性質上往往既不屬于純粹的文化娛樂場所,也不屬于體育健身場所,監管主體並不明確,因此缺乏明確的強制性安全標準。

  根據我國《特種設備安全監察條例》的相關規定,質監部門只負責對大型遊樂設施的安全進行監管,如過山車等設施。而海洋球、滑梯、攀爬等小型的兒童遊樂設備並不在特種設備安全法標注的特種設備范圍內。

  業內人士表示,商場內兒童遊樂場的監管需要多個部門共同努力,這裏面既包括對設備生産、銷售的監管,又有對經營者的檢查監督,只有各部門多管齊下協同管理,才能確保兒童遊樂設施的衛生和安全。

  文/本報記者 趙婷婷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春花爛漫映峽江
春花爛漫映峽江
春季花爭艷
春季花爭艷
北京:春意盎然
北京:春意盎然
鄉村文化禮堂舉辦春季“蘭花大會”
鄉村文化禮堂舉辦春季“蘭花大會”

0100300915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84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