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悅聽】重陽:人生莫過一杯菊花酒

2020-10-26 10:51:03 來源: 新華網

【新華悅聽】重陽:人生莫過一杯菊花酒
-

  新華悅聽,值得一聽。大家好,這裏是《新華悅聽》。我是本期主播海平,今天給大家分享的文章是選自《歲時書》一書中的《重陽》……

意常多

晉·陶淵明

余閒居,愛重九之名。秋菊盈園,

而持醪靡由,空服九華,寄懷于言。

世短意常多,斯人樂久生。

日月依辰至,舉俗愛其名。

露淒暄風息,氣澈天象明。

往燕無遺影,來雁有餘聲。

酒能祛百慮,菊解制頹齡。

如何蓬廬士,空視時運傾!

塵爵恥虛罍,寒華徒自榮。

斂襟獨閒謠,緬焉起深情。

棲遲固多娛,淹留豈無成。

《九日閒居 並序》

  首四句開篇即議,由人世之短引出人們渴慕生世久長。人生在世,亦不過數十寒暑。生命短暫,人是過客,不過一彈指、一晃神,便去了此生。于是,人們心中總有欲念,企慕長壽永生,自生諸多煩擾。

  眼下即是如此。倏忽之間,重陽節便已依序順時而至。因重陽乃九月初九,總覺九九暗含久久之意,所以,人們便甚愛重陽這節日。

  中間十句寫景抒情。是日,露水淒清,暖風已止,秋高氣爽,是難得清明的好天氣。深秋的時令,空氣中有一種沉厚之感,令人心境漸寧。這時節,南飛的燕子未曾留下蹤影,北來的大雁卻尚有余聲。

  陶淵明彼時是清苦的離群之人,心中總有一些清悠的鬱悒在。于是,逢這重陽日,他便難免想飲酒去憂。又想到,坊間説菊花可防年衰歲老,有養生之效。

  只可惜,他自己不過是個隱居的貧士,竟只能讓思親團聚的喜悅之節白白過去。又見面前因無錢沽酒而空空如也竟似蒙塵的酒器和身旁獨自榮枯無人問津的秋菊,心中更是有一番説不出的蕭索,悲涼上心頭。

  末四句寫得真是好,語詞簡靜淡遠,又著實大氣。“斂襟獨閒謠,緬焉起深情”二句,王鎮遠意譯為“整斂衣襟,獨自閒吟,而思緒遼遠, 感慨遙深”。大約是他隱居時日太久,心中鬱結之思終于可以借機表達, 于是便忽自起身深思,蒼涼感慨之情溢出。

  句中的“深情”二字,雖未言明“深情”為何事,但我理解為,是懷想起一些都已折戟沉沙的青年理想。于是,才又寫下結尾二句“棲遲固多娛,淹留豈無成”,説自己隱居山林多年,怡然歡悅,樂趣不少,卻也疑惑,難道滯留這塵世間只是為了得到一無所成的終年?

  這首詩應當作于陶淵明晚年。依照詩序當中所寫,“余閒居,愛重九之名。秋菊盈園,而持醪靡由,空服九華,寄懷于言”,與《宋書·陶潛傳》中的一段記載十分吻合:“嘗九月九日無酒,出宅邊菊叢中,坐久,值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後歸。”

  上文是説,陶淵明歸隱後閒居家中,某年重陽,他家貧無酒,只是在自家門前賞菊良久。但正巧,彼時任江州刺史的王弘派人送來了酒。因有人身著白衣,親送美酒上門,他也不覺得自己寒酸落寞,便不推不拒,坦然接過美酒,暢飲至醉。他的天性裏有一種隨性、自然的態度,絲毫不為世俗所束。

  但也真的是生活無奈。世事沉浮,他雖匿居多年,卻到底還是有些東西難以徹底放下。他也曾是壯志盈心的青蔥少年,也有過激情四溢的青年、壯年。慶幸的是,他是一個有著清醒的自我認知的人。他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需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應當做出怎樣的選擇。

  他是凜然的男子。知道自己生性恬淡,終不願為俗世濁氣所染,到底還是執迷于山水簡淡。于是,他過了這麼多年淡潔如水的時光。正如陶淵明在《五柳先生傳》裏的自我摹寫,是在低微淡泊處怡然自樂的人:閒靜少言,不慕榮利。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嘗著文章自娛,頗示己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

  又想起那一篇傳世的《桃花源記》,多念幾遍後,便驚覺胸中有股清氳之氣,由內而生,緩緩漫出。似是自己便成了那腳蹬木屐,飄然若仙的世外之人。也似見,近處是美人噙花在口,遠處是山水依約,恍若剎那就如臨仙境。

  讀陶淵明,有那麼一刻,對“生”這件事,心中燃起了從未有過的無限冀望。人生莫過一杯菊花酒,非釅即淡。

  這是屬于他的重陽。

《歲時書》/化學工業出版社

  內容簡介:

  本書是一本主題明確,風格明媚的古典詩詞賞析書。以中國傳統節日為經,歷代經典詩詞為緯,漫談古今人事滄桑。作品繼承了作者以往清麗雅靜的風格,將帶領讀者沿著古典詩詞溫柔曼妙的軌跡走進中國傳統文化的錦苑之中,感受中國傳統節日裏的煙火之味與繁盛之美。

主播|海平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4675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