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悅聽】孤獨的人,才能與靈魂相遇

2020-08-10 15:44:50 來源: 新華網

【新華悅聽】孤獨的人,才能與靈魂相遇
-

  新華悅聽,值得一聽。大家好,這裏是《新華悅聽》。我是本期主播崔冬,今天給大家分享的文章是來自程一的《孤獨的人,才能與靈魂相遇》……

  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作為人,我們終其一生都是孤獨的。

  它來去無蹤,卻一直感覺縈繞左右,它突然席卷,卻又轉瞬下落不明。

  當分手後擁擠的房間突然變得又空又大,當月亮被香煙暈染成模糊的光斑,當冷清的辦公室只剩倉皇又疲憊的打字聲,當陌生的旅途四處都是趕路人,我們也就被這瞬間的孤獨所擊中。

  這種難以名狀的情感有著不同的形態和寄托,顏色,氣味,形狀,場所,它們無法相容,所以,理解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個體,這才是生活的本相。

反正孤獨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馬爾克斯在《百年孤獨》裏説:“過去都是假的,回憶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無法復原,即使最狂亂且堅韌的愛情,歸根結底也不過是一種瞬息即逝的現實,唯有孤獨永恒。”

  從學生時代黯淡無光的晚自習,走出教學樓看見黑夜裏分外分明的鮮紅色LED考試倒計時,到工作了披星戴月,在擁擠的地鐵和公交的夾縫中回到自己的小小房間,默默地給自己煮了一碗簡單的面,對電話那邊遙遠的父母説一句晚安,漫無目的地刷著手機,看別人精彩紛呈的社交動態,好像不管發生什麼都是他人的故事,離自己蒼茫粗糲的生活終是很遠。

  等到垂垂老矣,皺紋爬上臉頰,我們逐漸與故人經歷長久而悲壯的離別,可這世界依舊和你14歲那年別無二致,老去的只有我們而已。

  其實每個人都是這樣的吧,像一座孤獨的島嶼,與海峽對岸的人間遙遙相望。

  房間一半自己,一半空氣,習慣一個人走夜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對著天發呆。

  孤單,當真是,一個人的狂歡。

  就像歌詞裏寫的那樣“也一個人看書寫信自己對話談心,只是心又飄到了哪裏”

  關掉燈的那一刻,心裏的空蕩感又增強了幾分,孤獨,從來都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一切都在孤獨裏成全

  王家衛的電影裏,匆匆往來的男女,忽然到來的愛情,還有夢一樣的獨白,深處人群最孤獨,曖昧的光影裏,些許城市男女締造的遺憾卻成了經典。

  或許孤獨是一場浪漫,一切都能在孤獨裏成全。

  人漸漸長大,笑點和淚點都變高,某一天回頭看看自己來時的路,竟對自己的堅強啞然失笑。

  那麼多艱難的時刻,我們一個人熬過來了。

  困境的方式一直在變,是讓人難以下筆的考試卷,是被推入社會江湖的箭在弦上,是忙著結婚生子生怕被人落下半分,是終于有一天看清,我們是一顆顆小行星,有條不紊地在自己的軌道上運行。

  其實一個人也蠻好的,賞花看月,消磨時間,健身冥想,烹飪廚藝,山高水長,擁有了一顆柔韌豐盈的心臟。

  我們在寂寞的分秒裏,逐漸與命運一笑泯恩仇,溫柔而有力量,是孤獨對我們的慷慨饋贈。

孤獨是一場戴發修行

  孤獨的境界,是為無用之事,遣有生之涯,時刻點亮一盞不熄滅的心燈,孤獨是一場戴發修行。

  修正容易被外界影響的心態,修正冒冒失失的性格,修正面向不確定的畏縮和抗拒,修正心裏總是發脾氣的小猛獸,修正一點耐心都沒有的急躁,修正人生不同角色的轉換。

  成年人最高級的態度,是與孤獨和解,也與自己和解。

  那些晚班到深夜的疲憊從來不會擊垮我們,那些無人問津也不會影響我們,在這場修行中,形成無堅不摧的人格和強大的積極面對一切的內心。

  玫瑰色的落日,碧藍無垠的海洋,清風拂過臉龐輕輕的安慰,是孤獨人們能夠等來的奇跡。

  “我有一塊田,北至滴水,南至街心。田上種春風,花開一樹明。”

  總有一些路要自己走,每一個孤獨的靈魂都有最堅定的寄托。

主播|崔冬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2729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