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悅聽】開花吧,那是生命的邀約

2020-06-29 10:30:26 來源: 新華網

【新華悅聽】開花吧,那是生命的邀約
-

  大家好,這裏是《新華悅聽》。我是本期主播劉麗,今天給大家分享的文章是成都女詩人王驪雯的新作《開花吧,那是生命的邀約》。

  幾天以前,我家陽臺的白百合花開了。清幽撲鼻的香味,彌漫在我讀書寫作的窗前,我舍不得關窗,也舍不得出門,就想默默地凝視著她,感受她的芬芳,讀她無言憂傷的味道。

  2020年,本是期盼中的“六十年一循環”的金鼠之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卻在全球肆虐。為響應宅家抗疫,在成都上班的我與在都江堰的親人便兩地相守。平素我算是一個“宅女”,可以幾天不出家門還非常愜意,此時因未知疫情走向而心生緊張。一個人在家,為排遣難以遣散的苦悶壓抑,一邊瘋狂打掃衛生,一邊不斷清理雜物。兒子偶爾回家看到我的落寞,他説:“媽媽,你種花吧。陽臺上光照不是很好,但多肉這樣的植物應該還是比較好種。”

  還好,在發達的物流業和網購盛行的時代,人民的生活並未受到太多影響。種子,植物,花盆,土壤,花架……網上購物緩解了精神壓力,隨著一個個訂單、一份份期盼從天南地北快遞回家,我的心情平靜安寧下來。這盆白百合花,就是我從兩顆種球開始種植的。當時種球很小,我只用了半盆土來栽種它們,每天清晨給它們一些清水,大約兩、三周後就發出了綠色的幼苗。這一天天成長的幼苗,在一片矮矮的多肉植物襯托之下,愈發顯得英姿蔥蘢。伴隨著它們一起長高的,還有我用紙巾催芽生長出來的番茄、薄荷,以及開著藍花的叫不出名字的花卉。

  其間也買了一些花卉植物,它們是已種植至開花的杜鵑、長壽花、太陽花、梔子花。花朵開得爛漫,各有各的花期,她們就像遠方而來的故人,陪我走過小小的一段光陰便就分離。我投入最多精力來打理的,是多肉這種植物。幾十個不同品種的多肉,盛裝在形形色色的花盆器具中,帶來搖曳多姿、百看不厭的美的延展。我家兩個陽臺是陽光最充足的地方,一個朝東一個朝西,所以我需要把多肉調整到不同的光照之下,並小心翼翼的給它們澆水,既不能澆得太多也不能讓水浸濕皮膚。因為多肉的皮膚既是花又是葉,且非常怕水。除了喜陰的少量多肉外,很多種類的多肉都需要紫外線為它們賦色。

  白百合花也是需要日曬的植物,我在朝東陽臺光照最好的位置擺放她。那是離我書桌最近的地方。三、四個月後,她開始挂朵了,慢慢的彎下腰身,卑微的低垂著頭。看著微露小半張臉龐的她,緩慢的抽芯、緩慢的打開純白的花瓣,我心歡喜又莫名憂傷。是花盆太小了,土壤太瘦弱了,六樓的陽光不夠充足,總之感覺她為這場盛開極為痛楚。又加了半盆土,可能是補救得太遲,她軀幹的腰身還是那麼纖細,幾乎支撐不起花朵的分量。“開花,是這麼痛楚的過程麼?”我凝視著她,宛如看到陌生的她孤絕而艱難的在時光中分娩。終于等到白百合花全然盛放的時刻,那是一種直入心靈的純白,且具有視覺震撼力的高潔。但她太羸弱了,需要一根竹竿扶助花幹才能幫她昂首直立。我為沒有將她培植好而心生難過,便固執地想要守護她短暫的花期。

  她在窗前孑然站立,碩大而靜寂。此刻天已黑,我舍不得關窗。如果玻璃把空氣過濾,多麼可惜,連同窗臺上白百合花的清香!這清香陣陣撲面而來,紅塵之中的雲裳仙子,盡管一襲白衣與塵世格格不入……我散漫地想著,隔著紗窗與花朵渺渺相望。拉下窗簾的時候,我的眼睛微微濕潤了,為白百合花全力趕赴生命邀約的倔強。(王驪雯)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1743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