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唐風華茂 得與茶事親
2020-06-03 10:42:48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唐)鎏金鴻雁紋銀茶槽子

(唐)鎏金鏤空飛鴻球路紋銀籠子

  5月21日,是聯合國確定的首個“國際茶日”。有道是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現代人可能難以理解古人為何將粗茶與淡飯並列,視茶為生活必需品。若能沿著歷史的脈絡溯流而上,來到風華正茂的大唐,與彼時的人們一道比屋皆飲,或許就會發出理當如此的感慨。

  如今就有一個親近大唐宮廷茶具的機會,只需登錄國家博物館雲展覽之“大唐風華”,便能一窺盛唐最有特色的兩件事兒——詩與茶。

  唐人盧這樣描述飲茶後的感覺:“碧雲引風吹不斷,白花浮光凝碗面。一碗喉吻潤,二碗破孤悶,三碗搜枯腸,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靈,七碗吃不得也,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蓬萊山,在何處?玉川子乘此清風欲歸去。”一碗“濁茶”不僅潤喉破孤,還飲出了兩腋生風、飄飄欲仙的浪漫主義情懷。

  與吃茶緊密相關的自然是茶具。唐人的茶具種類繁多,各專其途。貯茶的有盒、罐;碾茶的有碾、拂末、羅合;焙茶和煮茶的有爐、籠、鍑、匜;飲茶的有碗、盞、杯、托……社會上層使用的茶具自然比較奢華,多用金銀鏤刻之器。最有名的當屬陜西扶風法門寺出土、唐僖宗時期的一套集制、儲、飲于一體的金銀茶具——金銀絲結條籠子用來盛放茶餅,既能保持平日通風幹燥,又方便煮茶時隨時炙烤。堪稱世界上發現年代最早、等級最高的宮廷茶具。

  “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説的是越窯的瓷器釉色碧翠,堪比山色。邢窯的白瓷“類銀類雪”,潤白細膩,純凈皎潔,不僅暢銷國內,還漂洋過海遠銷國外。黃釉、黑釉、絞胎等各種釉色裝飾的茶具,或圓形或葵口形或多曲圓形,富于變化的潤滑曲線,加上動物、植物、雲氣、幾何等紋飾,賦予茶具渾圓豐滿的造型和靈動多變的裝飾,伴著濃鬱醇厚的茶湯,飄香千年。

  唐代以降,飲茶之風上達王公貴族,下至黎民百姓。一片片茶葉跨越社會地位、階級差別、器具材料,引領了一種自上而下的共同生活方式。宮廷不僅設茶宴,還有鬥茶之戲。玄宗與梅妃鬥茶不勝,顧戲諸王曰:“此梅精也。”文宗召見學士論經作文,常賞賜茶湯之飲。德宗每年賜“新茗”等物于翰林學士,以示恩寵。文宗時期的宰相李德裕為飲茶,不遠千裏運來惠山泉水煮茶。文人將茶納入詩歌吟咏主題,創造了新的文化空間——茶詩。

  《全唐詩》中,白居易關于茶的詩作竟多達幾十篇,應該是“盡日一餐茶兩碗”後引發的感慨吧。對于老百姓來説,茶不僅是解渴良品,饋贈佳品,還是為數不多的娛樂和消遣。隨處可見的茶肆、茶棚、茶寮、茶亭等煎茶賣之,方便來往行人的同時,也成為百姓的談天説地、了解世情的場所。

  更有善茶者在茶湯上繪出須臾就散的花鳥魚蟲之屬,謂之“茶百戲”。當然,唐人對茶葉的喜愛也影響了周邊區域。吐蕃、回鶻等少數民族通過茶馬互市換取茶葉,朝鮮、日本飲茶之風也日趨盛行。難怪唐穆宗時李鈺曾説:“茶為食物,無異米鹽,補人所資,遠近同俗。”

  文物是有形的文化遺産,回望長安,亦是找尋盛唐特有的文化之魅。

  與茶相關更多好展

  常州博物館線上展覽之“古韻茶香——鎮江博物館藏歷代茶具精品展”,集結了歷年來在墓葬、窖藏、城市文化遺址中出土的制茶工具和飲茶用具,這些遴選而出的歷代具有代表性和不同品種、不同質地的茶具,讓觀者窺豹一斑,領略中國古代茶具之精美。其中,唐、五代茶具,不僅有陶瓷質茶具,而且有銀質茶具。尤以鎮江丁卯橋唐代窖藏出土的銀器為最,這批銀器制品多供奉皇室,並鏨刻“力士”二字,其對宋元金銀器工藝的發展産生了較大影響。(李彥平)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然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1102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