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童年”藝術作品:定格純真一刻
2020-06-01 09:26:20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絳紗影中搖童年(中國畫) 任藝

鴿子(版畫) 阿鴿

種子(中國畫) 方偉傑

睡眠(油畫) 熊莉鈞

  “童年”是美術作品中經常出現的主題。作為生命的初始階段,童年代表了新生和希望,激發了人們對活潑、稚嫩、天真等積極意象的聯想。在新中國美術的發展歷程中,我們可以窺見藝術家們對兒童形象的寫實再現和對童年記憶的意象表達。如阿鴿的黑白木刻作品《鴿子》,塑造了一位手捧白鴿的少數民族女孩,細密、利落的刀法刻畫出她如朝陽般靦腆的微笑,充滿樸實純真的情感,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吳凡的中國畫作品《蒲公英》描繪了一個跪姿鼓嘴吹著蒲公英的鄉間女童,人物造型生動,筆法簡練,構圖空靈,具有濃鬱的抒情氣息。老一輩藝術家的經典作品,深深刻下了一個時代關于童年的視覺記憶。

  在新時代的藝術形態中,我們可以看到藝術家在直觀視覺呈現基礎上的靈活表達和多維度思考。他們以個性化的角度觀看世界,筆下的作品既囊括了對傳統文化中“童年”元素的延續與創新,也包含了藝術家個體關于童年的經驗,這兩方面共同勾勒出作品質樸而不失趣味的藝術境界,呈現出現在與未來、個人與社會的生長共性和精神共鳴。任藝的中國畫作品《絳紗影中搖童年》以如夢似幻的色調描繪了幾個身著現代服飾的小朋友正在學習和觀看傳統皮影戲的場面,形式新穎,張力十足。方偉傑的中國畫作品《種子》則捕捉了小學運動場上的有趣瞬間,讓人耳目一新。藝術家們以傳統媒介為載體,並在原有的程式中尋求突破,體現出當代的審美追求。

  生活永遠是藝術的源泉,“童年”題材美術作品的創作與藝術家個人的人生經歷密不可分。童年的記憶作為個人審美感知的開端,通常決定了藝術家的創作基調和底色。如劉斯博的油畫作品《禮物》,以細膩的寫實技法追憶了自己兒時與心愛的生日禮物——紅色玩具車開心合影的一幕。作為藝術家和母親,筆者在近年的創作中一直關注“童年”題材作品形式的拓展與創新,油畫作品《睡眠》以蒙太奇的視覺語言,將紛繁的色彩和圖像進行並置,表現了孩子在玩具的守護和陪伴下進入夢鄉的溫馨場景,體現出母親對孩子的脈脈溫情。

  在“童年”題材美術作品的創作過程中,藝術家反觀自我,並將對未來的期盼寄予其中,通過對作品藝術形式的發掘以及多元視角的探索,使得生命從時間性意義延展到空間和精神之維。眾多佳作以藝術的方式串聯起過去與未來,展現了生命循環往復、生生不息的活力與價值。(熊莉鈞)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然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1029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