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弦讀詩:蟋蟀

2019-12-12 14:48:09 來源: 新華網

胡弦朗讀:蟋蟀
-

  胡弦,1966年生于徐州鄉村,現居南京,出版詩集《沙漏》(2016)、《空樓梯》(2017),散文集《永遠無法返鄉的人》(2016)等。曾獲詩刊社“新世紀十佳青年詩人”稱號(2009)、柔剛詩歌獎(2014)、《詩刊》年度詩歌獎(2014)、騰訊書院文學獎(2016)、花地文學榜年度詩人獎(2017)、《星星》年度詩人獎(2018)、十月文學獎(2018)、魯迅文學獎(2018)等。 

  ————《蟋蟀》————

作者:胡弦

  蟋蟀一代代死去。

  鳴聲如遺産。

  

  ——那是黑暗的贈予。

  當它們暫停鳴叫,黑暗所持有的

  倣佛更多了。

  

  ——但或者

  蟋蟀是不死的,你聽到的一聲

  仍是最初的一聲。

  ——古老預言,幫我們解除過

  無數黃昏濃重的焦慮。

  

  當蟋蟀鳴叫,黑夜如情感。或者,

  那是一臺舊靈車:當蟋蟀們

  咬緊牙關格鬥,斷折的

  頭顱、大腿,是從靈車上掉落的零件。

  

  ——午夜失眠時,有人採集過

  那激烈的沉默。

  “又一個朝代過去了,能夠信任的

  仍是長久的靜場之後

  那第一聲鳴叫。”而當

  

  有人從遠方返回,並不曾帶來

  勝利者的消息。

  但他發現,他、出租車的背部,

  都有一個硬殼——在肉體的

  規劃中,欲望

  從沒打算滿足命運的需求。

  

  據説,蟋蟀的宅院

  是廢墟和草叢裏唯一的景觀。

  但當你走近,蟋蟀

  會噤聲:靜場仍是難解的密碼。

  當你長久站立,鳴聲會再起,帶著小小、

  讖語的國向遠方飄移。所以,

  

  清醒的靈魂是對肉體的報復:那是

  沸騰的蟋蟀、掙脫了

  祖傳的教訓如混亂

  心跳的蟋蟀,甚至

  在白日也不顧一切地鳴叫,像發現了

  真理的蹤跡而不願放棄的人。

  

  而當冬天到來,大地一片沉寂,

  我們如何管理我們的痛苦?

  當薄薄的、蟋蟀的外殼,像一個

  被無盡的歌唱掏空的命題,

  我們如何處理我們卑賤的孤獨?也許,

  

  正是蟋蟀那易朽的弱點

  在改變我們,以保證

  這世界不被另外的答案掠取。所以,

  你得把自己獻給危險。你得知道,

  

  一切都未結束,包括那歌聲,

  那內臟般的樂器:它的焦灼、恐懼,

  和在其中失傳的消息。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6255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