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圖片首頁 最新熱圖 高層動態 新聞聚焦 顯影中國 光影課堂 七日圖燴 專題策劃 
圖片頻道

阿來:網絡文學的命名包含盲目的技術崇拜

2019年11月19日 09:45:36 | 來源: 新京報

    近日,作家阿來做客南京大學,就“文學的生命與未來”這一主題談了談自己的看法。在當下,文學既要面對多變、激蕩與復雜的社會現實,亦要應對媒介、傳播與技術革新所帶來的挑戰。對于這些問題,阿來在講座現場分享了自己的觀點。

    

阿來,當代著名作家,四川省作協主席。曾獲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等。

    除了人,文學還應包含更廣闊的世界

    從《塵埃落定》到《雲中記》,阿來在創作題材上似乎正在經歷著從“社會現實”向“人與自然關係”的轉變。面對這一問題,阿來回應,他的變化更多是循序漸進的,而這種轉變更深層的原因,則來自于他對于“天人合一”這一古老命題的思考。

    他指出,在人以外,文學還應包含更廣闊的世界,包含自然界。在中國古典詩歌中,自然界常常是很重要的組成部分,“托物言志”、“托物抒情”的文學傳統都是通過自然事物進行抒發,杜甫這句著名的“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便是例證。然而,敘事文學興起後,“自然”卻消失了,無論是《水滸傳》、還是《三國演義》,書寫的重點都是人與人。

    

2011年戛納金棕櫚獲獎電影《生命之樹》劇照,該電影講述了人與自然之間的玄妙

    “為什麼《詩經》、《楚辭》中的自然在小説家筆下消失了?”阿來在講座現場提出了這一問題。他認為,某種程度上,這也是中國文學缺少科學精神的體現。從新文化運動以來,胡適、陳獨秀等人便提出了“民主”與“科學”的口號,然而直到今天,科學仍然沒有進入文學。另一方面,當下生態環境的惡化也值得引起文學更多的注意。他並援引盧梭、利奧波德等美國自然文學作家的作品表達他對這一問題的關注。

    在文化上,新與舊的辯證思考

    在活動現場,阿來以日本漢學家《中華的崩潰與擴大》一書為例,指出中國文化的包容與強大。在他看來,文以載道、抒情言志是中國文學的偉大傳統,使人向善向美。然而鴉片戰爭後,求新求變成為主流。直到當下,“新的便是好的”某種程度上成為一種共識。

    阿來卻認為,在文化上,未必新比舊好。他以當下流行的短視頻為例,指出這實則並不是一種全然的創新,因為在文字出現以前,圖像閱讀便已有之。同理,網絡文學未必全然都好。他更尖銳地提出,“互聯網只是一種媒介,但直接以網絡文學命名,包含了一種盲目的技術崇拜”。網絡文學貌似很新,但骨子裏是很舊的東西,所謂霸道總裁、寵妃這些題材,與傳統文化中的至善至美正完全相反。

    面對這種現狀,阿來提到,在新文化運動時,當時的知識分子便討論了中國人的信仰問題,他們認為詩學中美的教育、美的熏陶,或許可以構成中國人的信仰。阿來認為,這不失為一種可能。當下的中國文化所面對的,正是“拆了舊房子、新房子還沒建起來”的特殊時期,因而不能只做拆房子賣瓦的事。

    

講座現場圖

    在死亡中,是否有美的東西?

    在阿來新作《雲中記》中,他將焦點對準了汶川地震後的雲中村。小説講述的是,震後擁有上千年傳統的雲中村集體移民到平原。祭師阿巴卻穿過山林田野,來到村裏每一戶人家的廢墟前,焚香起舞、訴説過往。張光芒認為,在這本書中,阿來有意回避了災難文學中常見的災民心態與苦難情結。

    面對這一問題,阿來回憶起汶川地震後,他在災區擔任志願者的那段經歷。在他所去的小鎮,二十多秒的地震帶走了一半的人口。而幸存者面對一具具腐爛的屍體,大多報以痛哭。這也讓阿來開始思考,面對死亡,中國人是否只有痛哭一種態度?在死亡中,又是否有美的東西?

    阿來由此想到了莫扎特面對死亡而作的《安魂曲》。在他看來,《安魂曲》中包含著一種面對死亡的期望與希望。當肉體不能維係時,人便常常會渴求靈魂的存在。這是一種自尊的哀傷、一種美麗的期待,這當中既有對自我的同情,亦是對天下眾生的悲憫。

    換言之,面對死亡與災難,眾生平等。而中國的災難文學、戰爭文學卻往往只停留于個人記憶、民族記憶,缺乏一種普世的人文關懷。《雲中記》所做的,正是在災難文學中,注入更為寬廣與普遍性的關懷。

    1992年伊朗電影《生生長流》劇照

    在講座的最後,阿來再次回到“文學的生命”這一主題。他提到,文學對他而言永遠是一個不會終止的啟蒙過程。他並以福克納、海明威等作家為例,講述文學為他帶來的強大的人道主義的洗禮。他進一步指出,未來的文學將會是歌德所言的“世界文學”。文學將不再局限于民族與國家,而站在全人類的立場上。在他看來,科幻小説與自然文學正代表了這種方向。

    此外,他認為,文學之特殊性,不在于故事,而在于語言。中文正是一種擁有很強音樂性的語言,因而中國文學也不應僅僅滿足于敘事,更應進行語言之美的探索。面對當下個人的語言的消失與套話的盛行,他希望,文章之美與修辭之美能夠滲透到人的精神生活與情感生活中。(王一平)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勉]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8564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