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運河書》:一位詩人對古老河流的深情回應
2019-10-24 16:20:30 來源: 中國作家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北運河書》 谷禾/著 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2019年10月出版

圖書簡介

      《北運河書》是詩人谷禾的最新詩集,收入了他移居北京通州北運河畔十三年以來所創作的一係列詩作。在書中,北運河有時作為現實的河流在詩中顯現,沿岸的風物、景色盡收于作者筆下,通過纖毫畢現的雕刻,倣佛都生出了詩的靈性;有時又作為徵象而顯現,精神性的存在和日夜流淌,也帶上了詩人獨特的氣質,並和北運河的歷史構建起了微妙呼應。詩人和北運河,融為一體,血脈相連,共同見證著時代和大地。

作者簡介

      谷禾,本名周連國,1967年生于河南。20世紀90年代初開始寫詩並發表作品,2003年至今,移居北京通州北運河畔。著有詩集《飄雪的陽光》《大海不這麼想》《鮮花寧靜》和《坐一輛拖拉機去耶路撒冷》和小説集《愛到盡頭》等多種,部分作品被譯成英語、韓語、葡萄牙語等。獲“華文青年詩人獎”“《詩選刊》最佳詩人獎”“揚子江詩學獎”“劉章詩歌獎”,被評論界譽為“嬗變的現代進程中鄉村靈魂寄居于城市文明的典型代表,他立足于城市和鄉村的反差,殫精竭慮地探詢現代精神的出口,是當下不斷超越自我的少數優秀詩人之一”。

《北運河書》自序

谷禾

      從2004年移居北運河邊,算起來已十五年了。這十五年裏,我在不同季節沿河行走,關注著它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的變化和遷延。

      北運河上接通惠河,是古運河漕運的起始地,它的從繁盛到凋蔽,也是一條運河和我們民族命運的隱喻。時間來到二十一世紀,時代對北運河的再次召喚,所彰顯的又何嘗不是它渴望走向世界的精神場域,以及文化意義上的尋根和再出發?

      作為一個新通州人,我與古老而簇新的運河朝夕相處,它日夜流淌的濤聲早已融入我的血管和呼吸。我在河邊行遊、長坐、尋覓、追索,所書寫和見證的不唯河流本身,也是一個漢語詩人的命運。

      從這一向度來看,這些詩章,無論是呈現、沉思,還是回憶、玄想,都應該是北運河的濤聲在我身體裏的喧響,河水的閃光對我內心的照耀。

      我理當把這些詩章獻給沿岸棲息的眾生,獻給這條至今仍涵養著我們民族精神的不息長河。

《北運河書》節選

明亮的事物

      明亮的事物升起來——

      迎春花和薺菜。河岸邊的老柳樹

      把發辮解散在波浪裏。

      雨水落向街頭和原野。傘在路上移動。

      我聽見蝴蝶的喊叫,

      從黑暗中,昆蟲旋轉的翅膀。

      少女們一次次彎腰——

      她粉紅的耳朵,和水銀的眼睛。

      明亮的事物

      在升起來……

小春天

      馬鞭草有劈啪的綠眼睛。馬蹄花

      有變幻的表情:黃。橙。藍。紫。白。紅

      春風過:三千裏江南,三千裏江北

      大路上奔跑的少男和少女

      歌唱吧。舞蹈吧。用你桑葚的嘴唇

      用夾竹桃的香氣和毒舌子

      用露水點燈,照亮返城的腳步

      用轉動的風車,喚醒沉睡的蛇和農夫

      溪澗裏的蝌蚪,路上的蝸牛

      繼續你們的緩慢吧。羊群把叫聲還給草原

      春雨落在春樹上:沙沙,沙沙沙……

我愛

      我愛過平靜的鄉村

      ——炊煙,槐花,起伏的麥浪,

      熱烘烘的牛糞

      兩只鳥兒搭著翅膀從頭頂飛過

      麥子的河流在夜色裏流遠

      我愛早起的毛驢車,

      微風搖曳的夜露和幹草,

      我愛村頭小學的古鐘,羊群,

      一只螞蟻爬過紅葉背面的光陰

      但在今天,我愛上了另一種生活

      水泥,鋼筋,塵埃滾滾,灼熱的

      汽車尾氣。閃亮的鋼軌

      掘入地底。我愛上了

      它的浮華、冷漠、孤單

      夜幕下的燈紅酒綠

      精疲力竭的螞蟻被車輪撞碎,

      飛濺的鮮血,打在後半夜的疼痛上。

      北運河繼續流遠,倣佛我一如既往地愛著——

      我遼闊的心啊,比米粒還小

      比一枚鋼針還細……

沿河而走

      午後噴薄的寂靜。黃楊木

      的焦綠在移動,農婦憔悴的眼睛裏

      逼仄街道一點點轉暗——

      青黑屋瓦切割著陽光,載重卡車

      轟隆隆開過來

      過街的綿羊咩咩叫喚著,幾只灰雀

      斜穿過河上冰層的閃光

      ……對岸的麥苗綠過去年

      河岸邊彎腰的農民

      從春天運來樹苗,在樹坑裏注滿清水

      被骯臟遮蔽的背陰處

      殘雪還沒舍得把最後的白丟棄

      ……多美啊,涼從指縫間

      滑走之後,我摸到了水草下漂浮的村子

運河邊

      我知道冬天是如何搖晃著身子

      移上快速路的。結冰的運河

      被轟鳴的挖掘機推向更遠的霧靄深處

      從城裏飛來的鴿子

      在折斷的白楊樹上盤旋

      風帶走風箏,也把散步的老人帶入一片漆黑

      我知道夜深人靜,心碎的枯草

      將獨自起舞。輪滑少年

      乘風歸來。他的身後跟著無數鋼藍的蝴蝶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雪芹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霜降時節 水鄉百姓熏豆慶豐收
霜降時節 水鄉百姓熏豆慶豐收
暢遊“粉色海洋”
暢遊“粉色海洋”
紅葉秋景
紅葉秋景
第126屆廣交會第二期開幕
第126屆廣交會第二期開幕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25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