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就在夢裏來去》看新生代散詞之美
2019-10-24 10:32:02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就在夢裏來去 前衛 著 新華出版社 2019年7月

      很多人都知道,詞是詩歌的一種。五代時曾稱為曲、雜曲或曲子詞。後來從詩歌中分離開來,萌芽于南朝,形成于唐代,盛行于宋代。因句子長短不一,也被稱作長短句。歷經歲月洗禮,形成了固有的樣式,包括音韻、格律、文字結構等。這些定式,經過分類編排,成為《詞譜》,作為作者填詞的依據。到清代,産生了《詞律》《欽定詞譜》等。

      近年來,一些作者欲尋求突破,試圖跳出格律、音韻的束縛,但又鐘情于詞的表現樣式,于是大膽跳出巢臼,創造了“散詞”樣式。

      大凡中國當代文學,都從傳統文化的高天厚土中得到滋養,也從古詩詞中尋求借鑒。

      最惹人眼目的當屬臺灣作家瓊瑤。其好多作品都幻化于古詩詞。比如,《煙雨濛濛》就來自歐陽修的“重陽暗鎖青樓,煙雨濛濛如畫,輕風吹旋收”;《月滿西樓》來自李清照的“雁字回時,月滿西樓”;《庭院深深》來自歐陽修的“庭院深深深幾許”;《在水一方》來自詩經《蒹葭》“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作為《就在夢裏來去》一書的作者,前衛先生的散詞作品中同樣接受著詩蹤詞影的關照。《寅夜歸途》一詩中的“欲飲琵琶馬上催,調笑癡語美人笑”,可見王翰的影子;《靜夜入小夢》中的“轉朱閣,過雲亭,白墻紅瓦留佳影”,似有東坡意境;“行來春色三分雨,睡去巫山一片雲”暗藏元稹詩意;《小年》中的“燒豆腐,剁羊肉,磨九霍霍宰肥豬”、《緬懷南國先烈》中的“青春年少赴戎機,唯求百戰生死以”、《出徵令》中“昨夜中軍帳,丹墀親點兵”“將軍本應百戰死,士卒理當赴從容”等,都能見到《木蘭詞》的蹤跡;而《世間只有情難訴》中的“折翅比翼鳥,枯褪連理枝”,則有白居易的詩情……

      王國維在《靜庵文集續編·文學小言》中提到,“文學中有二原質焉,曰景,曰情。前者以描寫自然及人生之事實為主,後者則吾人對此種事實之精神的態度也,故前者是客觀的,後者是主觀的;前者知識的,後者感情的也。”

      學界都認為,詞以境界為上,有境界自成高格。散詞更應如此,讀《就在夢裏來去》,可得出一個結論,散詞中的寫景寫情,都是為表現某種境界服務的。作者通過散詞,切入生活、感嘆人生、不忘鄉愁。

      情和景都是生活的現實寫照,作者在詞中,寄景抒情,抒情狀物,對某種景象或某種客觀事物有所感觸時,把自身所要抒發的感情、表達的思想,寄寓在此景物之中,通過描寫加以借景抒情或借物抒情。

      前衛的中華散詞創始于2015年,至今已經創作了600余首作品,通過公眾媒體平臺廣為流傳。作為資深的地理記者,出身軍旅的前衛長期工作在測繪地理、地質勘探、戶外探險、越野運動等行業採訪一線,足跡遍及人跡罕至的沙漠、戈壁、江河、海洋,在各類自然環境下的工作經歷,為創作提供了豐富的積累。

      前衛表示,《就在夢裏來去》雖然集結出版,但中華散詞能否為中國古典詩詞的傳承起到拋磚引玉的積極作用,還需要讀者和市場來檢驗。(雷收麥)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雪芹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暢遊“粉色海洋”
暢遊“粉色海洋”
紅葉秋景
紅葉秋景
第126屆廣交會第二期開幕
第126屆廣交會第二期開幕
遙望滇池天水色
遙望滇池天水色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24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