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劉心武:從未因研究《紅樓夢》而拋棄作家身份

2019年10月23日 17:06:43 來源: 新華網

  10月20日,著名作家劉心武攜新書《畫梁春盡落香塵:劉心武妙解紅樓》《一切都還來得及:劉心武經典散文》,做客北京中關村言幾又書店。此次活動由北京新華先鋒出版科技有限公司與言幾又書店聯合舉辦。

  年逾古稀的劉心武先生精神矍鑠,2個多小時的分享會妙語頻出。話題從此次活動的主題“《紅樓夢》是很好玩的”開始:“這個主題很好,我們沒必要做成專業的學術講座。”

  被問及為何從作家身份走上了研究《紅樓夢》的道路時,劉心武説,自己自始至終都是一個作家,從未因《紅樓夢》而拋棄了作家的身份。“之所以研究《紅樓夢》是想向它學習寫作的方法,我們中國有這麼好的作品,何必去學習卡夫卡、博爾赫斯呢。”

  黛玉葬花是行為藝術

  劉心武在現場回憶起20多年前與87版電視劇《紅樓夢》林黛玉扮演者陳曉旭,一起錄制央視節目的往事。他們曾談到林黛玉、薛寶釵誰更適合職場的話題,在大家都説薛寶釵更適合職場時,陳曉旭提出了不同觀點。她認為從葬花一節可以看出,林黛玉是個具有創新精神的人,這正是職場所需要的。

  劉心武説自己“聽後心中大暢!”,他説“黛玉葬花就是一場最早的行為藝術。”關于寶黛孰優孰劣是一個讓廣大紅迷朋友爭執了很久的問題,劉心武也通過試舉書中的例子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妙玉身上的許多特質和我相符

  聊到最喜歡的《紅樓夢》人物,劉心武毫不吝嗇地表達了對妙玉的欣賞。在他看來,妙玉一路捍衛著自我尊嚴,賈家請她入住大觀園櫳翠庵,她要求賈家下請帖,並不為權貴折腰。賈母來櫳翠庵喝茶,她敢不漏聲色地“頂撞”。

  劉心武舉書中例子加以佐證,被問到“身上是否也有妙玉這些特質”時,劉心武笑説:“沒錯,今天被你揭穿了!”他談到自己其實是個“邊緣人”,各大筆會、文學論壇上幾乎都見不到他,研究多年《紅樓夢》,也從未加入“紅學會”。所以妙玉的性格為他所喜歡、欣賞。

  研究《紅樓夢》靠“原型考據+文本細讀”

  劉心武談到了自己研究《紅樓夢》的兩大方法——原型考據和文本細讀。《紅樓夢》是一部具有自傳性質的小説,所以做原型考據很有必要,但他強調,並不是對每一個人都要做這番考據。

  而講到文本細讀時,他説自己通過文本細讀有所貢獻,以前讀者們只知黛玉葬花,而他提出了迎春串花,是一幅不可多得的美景。迎春本是個被忽略的人,但即使再渺小的人也有生存的尊嚴,從這一場景中可以得到體現。

  兩位紅學家間惺惺相惜

  《畫梁春盡落香塵:劉心武妙解紅樓》一書中除了學術論文、學術隨筆和三篇別開生面的紅樓探佚小説外,還特別收錄了從未公開過的劉心武與“紅學泰鬥”周汝昌先生的往來信件若幹,成為本書的一大亮點,現場觀眾都對兩位紅學家的學術往來很感興趣。

  劉心武説,周汝昌先生是他的恩師,他繼承了周先生的考據派,許多紅學觀點也引自周先生。當年周先生視力很差,每次給他寫的字都有核桃般大,字跡相互重疊,他每次讀來都非常感動。兩位紅學家間惺惺相惜、君子之交的情誼,令讀者們唏噓不已。

  同期推出的《一切都還來得及:劉心武經典散文》收錄了劉心武不同創作時期的代表性文章,是一部很有可讀性的溫暖的散文集。“這裏面的文章我現在讀來都很感動。”劉心武説,談到散文創作心得時,他表示自己都是在生活中有所觸動,才會寫散文隨筆,當然,寫散文也要講究技巧。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323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