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當代知識分子畫像——讀李洱茅獎作品《應物兄》
2019-08-26 07:15:08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今年3月,我到北京參加《封面新聞》舉辦的活動,帶的書就是《應物兄》。恰好,作者李洱先生也來參加這個活動,于是,我們有機會作了簡短的交流。

  老實講,我開始是抱著試一試的目的讀《應物兄》的。沒有想到,一讀竟不能放下。剛剛揭曉的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印證了我的感覺,《應物兄》赫然在目。

  去年下半年,《應物兄》甫一問世,便引起強烈反響,進入各種文學排行榜,有時甚至還名列榜首。有的稱之為“百科全書式的作品”,有的稱之為“《圍城》升級版”,有的認為有《儒林外史》《紅樓夢》傳統。

  我的第一感覺是,《應物兄》在為當代知識分子畫像。《應物兄》的故事並不復雜,身在美國的新儒學大師程濟世葉落歸根,準備回到國內繼續他的研究。他的回歸,在國內特別是在他家鄉濟州和濟州大學引起連鎖反應。以應物兄作為軸心,上下勾連、左右觸及,相關各色人等漸次登場,一幅豐富多彩的當代社會特別是知識分子生活畫卷就此展開。

  “應物兄”來源于一次誤導,應物出書交稿時忘了署名,出版商季宗慈交代編輯説,“這是應物兄的稿子”,小編就以為作者是“應物兄”,便隨手填上,“應物兄”就以假代真了。

  小説描寫了濟州大學的三代知識分子。第一代是老一輩學人們,包括研究柏拉圖的哲學女教授何為,研究亞當·斯密的經濟學教授張子房,研究古典文學的文學教授也是應物兄的岳父、導師喬木,研究考古學的歷史學教授、聞一多的學生姚鼐,研究核物理的物理學教授雙林。第二代即應物兄這一代,包括濟州大學校長葛道宏、文學院長張光鬥,應物兄的同學同事費鳴、郟象愚、鄭樹森、鄔學勤、汪居常、華學明等,他們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成長起來的學者。第三代是應物兄的學生一代,包括易藝藝、孟昭華、范鬱夫及“儒學天才”小顏等人,他們是充分市場經濟的一代,講究實用,突出利己。

  除了這三代,小説還特意由姚鼐教授的一節課寫到了聞一多,又由聞一多寫到梁啟超,把中國知識分子的傳承譜係再往前推進了一兩個時代。書中通過姚鼐之口對聞一多那一代學人的風採傾慕之極,對其豐姿神韻的精彩描述令後輩晚生羨慕不已。

  儒家思想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主流思想,其核心在“仁”,關鍵在“忠”“恕”。在儒家看來,知識分子的人生道路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理想的人生選擇是“以天下為己任”。

  但是,以應物兄為中心的正在籌備的儒學研究院及其周邊的知識分子們的行為方式和情感方式,與儒家思想並不吻合,他們大多沒有情懷和理想,有的只是世俗的名利得失,與滾滾紅塵的世風沆瀣一氣。

  一群各懷動機的學者打著儒學的名號,撈取自己的利益。偷渡香港、後來又回到大陸的唐風,號稱“易學大師”,以算命招搖撞騙,卻又大言不慚地將理論源頭拉扯到儒學上來。

  程濟世在小説中是作為海外新儒學大師面目出現的。小説並沒有直接對他作出價值判斷,但不時在字裏行間、只言片語中閃現出程濟世的學術思想。在程濟世看來,儒學就是個筐,什麼都可以裝。他説,“我們的儒教文化強調實用理性。”

  小説對程濟世得意門生、讚助商黃興卻著墨頗多,他渾身銅臭,聲色犬馬,充滿市儈氣息,口頭上雖然打著儒學這個招牌,其行為看不到一點儒學的影子。

  如果只有嘲諷還不足以説明《應物兄》的深刻,它還描寫了一批傳承真正儒家傳統、胸懷家國的知識分子,這使得它與《圍城》和《儒林外史》有了質的區別。

  哲學教授何為是一個德高望重的知識分子,一生研究希臘文化,研究柏拉圖,一生追求完美。經濟學家張子房,上世紀八十年代就重譯了亞當·斯密的《國富論》,所以又被稱作亞當。他遠離車水馬龍的名利場,拋棄爭吵不休的各類圈子,沉入社會底層,住在城市待改造區,探討著中國經濟的未來走向,考慮著民眾的生存路徑。科學家雙林院士,五十年代,只身奔赴西北投身核彈研究,奉獻了自己的才智,因為長期離家,與兒子關係不好。但是,兒子後來卻漸漸地理解了父親的奉獻精神,也傳承了父親腳踏實地的治學傳統。

  除了知識分子,小説也還描寫了其他人物,如副省長欒庭玉、桃都山集團老板鐵梳子、戲劇表演藝術家蘭菊梅以及電視臺主持人朗月等。這些人物都與濟州大學、與應物兄有千絲萬縷的聯係。正是通過與社會各階層千絲萬縷的關係,知識分子們的面相才能得以完整塑造。從這個方面看,《應物兄》又不只是在為知識分子畫像,它畫出的是相關一幹人等的眾生相,通過知識階層寫到了整個社會。

  值得一提的是,閱讀《應物兄》需要一定的知識儲備,否則讀起來可能比較困難。據統計,小説涉及的典籍著作達四五百種,提到真實的歷史人物近二百個、植物五十余種、動物近百種、疾病四十余種,涉及各種學説和理論五十余種。同時,作者還不時穿插詩詞、書法、篆刻、繪畫、音樂、戲劇等元素,令人應接不暇,甚至可能望而生畏,以至于有人抱怨作者在“掉書袋”、在“炫技”。

  但讀得進去的人卻又因為小説充滿如此豐富的知識稱之為“百科全書”,認為這恰好是《應物兄》的特點和優勢。有人評價這是本“從任何一頁翻開都能讀下去的作品”,各種知識在作品中融會貫通,構造出一個繁復的體係,駐足欣賞如同置身一片“象徵的森林”,虛與實相映成趣。

  由于內心情感的豐富、思想的復雜和牽涉的廣泛,知識分子的像是很難畫好的。在我的印象中,關于知識分子題材的中國小説有一定深度者不過《儒林外史》《圍城》《第二次握手》《野葫蘆引》《黑駿馬》《廢都》《滄浪之水》等寥寥幾部而已。

  可以説,《應物兄》的出世,在描摹知識分子的歷史長卷中落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其拓展的廣度、掘進的深度雖然不是“無不及”,卻肯定“有過之”,摘得茅獎是預料中事。

  對《應物兄》出現的價值,完全解讀出來恐怕還有一個過程。正如頒給它《當代》長篇小説論壇第一名時的授獎詞所説:“這是我們期待已久的小説,它的巨大價值將在眾聲喧嘩的不同闡釋中逐漸得到揭示。”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你好,我是婦好!
你好,我是婦好!
“十萬大山”秋色美
“十萬大山”秋色美
生態中國·擁青攬翠三秦俊
生態中國·擁青攬翠三秦俊
俯瞰大哈爾騰河
俯瞰大哈爾騰河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56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