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熱播劇收官,十二沉思送給長安十二時辰
2019-08-13 09:15:2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8月12日,《長安十二時辰》收官。從6月27日開播到收官,這部網劇用了近一個半月的時間,形成了一個“現象級”收看熱潮。

  這部網劇無論從制作、商業運作,還是其所帶來的其他社會影響,都給人留下了很多思考的空間。在收官之時,站在文化事業發展的層面,站在文化産業和文化市場的層面,探討一下這部劇所帶來的啟示,遠比僅僅去宣傳或者“包裝”幾個演員,乃至于宣傳一個企業,更具有意義。

  子 用48集講“24小時”

  是否冗長?

  對于藝術創作而言,“冗長”是一個相對概念。如果每集都非常精彩,懸念叢生,那麼拍58集、68集,也未必不可。顯然這部戲還不能達到這樣一個水準,劇中的何孚、徐鶴子、葛老這些人物脈絡以及第八團這條線等都可以更加凝練。甚至于當李隆基流落長安街頭所遭遇的那些事情,與主題無關的,其實都可以做減法,盡管這些內容起到了改變李隆基頭腦的作用。

  不過當人們説起“冗長”的時候,還必須考慮這部劇的成本核算。精致的場面、眾多一線影星,這部戲的成本之高是可以想象的。如果劇集過少,成本很難回來。

  而集數過多還意味著宣發成本的增長,顯然讓觀眾始終保持較高的注意力,如果只靠開播時的宣傳是難以為繼的。這就意味著在播放時,宣傳部門要花大心思去尋找運營熱點來維持熱度。

  當導演自己往裏搭錢拍攝的時候,就已經説明,這樣一出大劇其實是在“賭博”。從文化産業的角度來説,降低這樣的風險還是要靠一個科學的制片體係,而不是靠經驗和導演在成本層面的“掌控”。

  醜 如何讓場景和道具

  “循環”起來?

  宏偉的長安城,精致的大唐服裝服飾,甚至唐朝婦女臉上的“花黃”都成為《長安十二時辰》這個大IP下被宣傳的熱點話題。但是隨著這部劇的結束,這些東西以及它們所帶來的社會效應是否就要“馬入南山”了呢?

  事實上,除了可以生産後産品、用于其他影視劇的服化道以外,是否可以利用它們去拍攝《長安十二時辰》的後續劇集呢?或者在主線以外開辟支線呢?就像上文所説的那些人物故事,可以在《長安十二時辰》這個大IP下繼續深挖。

  寅 怎麼將傳統文化

  與現代文化結合?

  《長安十二時辰》所帶來的一股唐朝文化流行風,是值得我們思考的。我們需要思考的不是唐朝文化本身,而是這股風是如何刮起來的。基本上説,就是唐文化作為元素搭載現代敘事。

  《長安十二時辰》的敘事套路很容易讓人想到美劇或者英劇,它的回溯、懸疑都不是中國傳統敘事模式,而在影像風格上,人們還能看到黑澤明的影響——李隆基流落民間的化粧風格、表演風格基本復制了黑澤明《亂》裏的“老國王”。

  更重要的是,這樣一部戲,其核心思想也是現代的。它的本質是傳統文化包裝下的現代城市生存“寓言”。這種表達從根本上説是具有國際化視角的。

  這給予人們的啟示就是,傳統文化的繼承發展並不是僅靠修舊如舊,還是讓它在一個現代話語體係發揮作用,讓傳統具有現代性,可能更為當代的年輕人所接受。

  卯 “套路”與“類型”

  該怎麼看?

  無論電視劇還是電影,中國的影視工作者總有一種拒絕“套路”與“類型”的習慣。但是人們不能否認“套路”與“類型”的強大生命力,而隨著好萊塢電影的全球化,隨著互聯網影像産品的盛行,“套路”與“類型”越來越被人們所接受,它們是影視工業化的必然結果。

  “套路”與“類型”並不意味著限制藝術工作者的創造力,而是對藝術工作者創造力的考驗。實際上,導演和編劇需要考慮的是如何讓不同的套路和類型實現“蒙太奇”。如何在既有的套路和類型上做“加法”和“乘法”。

  就像《長安十二時辰》,人們固然關注“懸疑”,但真的以為觀眾不知道這些懸疑的套路嗎?實際上附著于這個套路上的人物命運、主創思想、觸及靈魂的畫面乃至于場外的種種話題都可以為大家所津津樂道。這也是互聯網時代人們觀影的特點,這與在電影院或者電視上看一個故事是完全不一樣的。

  辰 演藝圈如何擺脫

  “流量”束縛?

  固然易烊千璽的表演並不像宣傳的那樣完美無瑕,與劇中老戲骨相比也有一定距離,但是他在表演上給予人們的驚喜是不可否認的。不得不説的是,在這部戲裏,易烊千璽的舞蹈才能、“鮮肉”氣質完全沒有發揮出來,而這恰恰是他能在這部戲裏成功的因素。

  在“鮮肉”保鮮期越來越短的時代裏,演員如何真正的通過劇集讓自己保持常青?最簡單的法子就是放棄皮囊,融入到作品之中。從藝術創作角度來説,影視永遠是導演的藝術,表、美、攝、錄永遠是導演所調度的元素。

  當“流量”已經逐漸讓觀眾所嘔吐的時候,當腦殘粉大肆吞噬著人們對鮮肉的信心的時候,影視藝術回歸導演本位,讓流量明星變成實力派,才能擺脫人們對演藝圈“流量”的偏見,也才能發揮他們最大的“引流”作用。

  巳 網絡小説改編為何

  命運不同?

  《九州縹緲錄》紅了開頭,但逐漸為人們所忽視,《上海堡壘》沒有贏票房,贏的是道歉。這都説明並不是紅的網絡小説就能改編為口碑好的影視作品。

  文化産業的核心是“創意”,《長安十二時辰》最大的創意就是“以唐文化的元素包裝現代性話語”,具有文化的可延展性,這是《九州縹緲錄》《上海堡壘》所不具備的。

  午 AI時代的

  “制片”怎麼做?

  阿裏巴巴集團副總裁、阿裏大文娛CTO兼優酷COO莊卓然就《長安十二時辰》在接受採訪的時候提到他們計劃要開發一款“制片管理軟件”,從而在大數據的基礎上實現制片的科學管理。這無疑是AI時代下,影視工業化的進步,至少是思維上的。根本上説,制品的核心是“時間管理”。

  但是更大的“制片”是什麼?是項目管理,而不是攝制組管理。在這裏,資源的最大化配置是最為關鍵的。過去總是認為大制作出精品,但今天來看這句話,並不是非常科學。就網絡劇而言,符合資源合理配置而生産出來的作品才有可能成為“精品”。美國奈飛砍掉的很多劇並不是因為質量問題,而是成本問題。

  實際上這意味著影視藝術創作回歸導演本位,而影視生産必須要遵從科學的管理,這也是投資者所希望看到的。今天總有人悲觀地認為投資人遠離影視行業,而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從影視行業內部來看——如果什麼片子都要靠導演貼錢,精神固然可嘉,但並非是可持續發展之路。

  未 形成文化産業發展的

  經緯線模式?

  盡管大文娛作為一個獨立的業務線長期盤桓于阿裏集團裏,但是長期以來,如同唐朝的藩鎮,各自為政。而《長安十二時辰》則無疑向人們宣告了阿裏大文娛從一盤散沙的狀態走向了資源整合之路。

  實際上不光是阿裏大文娛內部,包括阿裏的購物平臺、訂餐平臺,各種大數據全都充分的利用起來。包括優酷在內阿裏大文娛負責整部劇的運營,諸如會員的培養等,而後者則負責各種後産品的運營和銷售。

  在愛奇藝、優酷和騰訊視頻的較量中,“優酷”的最大優勢也莫過于斯。而這背後也説明一個問題,就是一個文化項目內部分工的精細與相互的合作會越來越加強,從而形成文化産業發展的經緯線模式。

  申 “文化+旅遊”方式

  或可借鑒

  “長安”隨著“十二時辰”火了,相應的“水盆羊肉”“火晶柿子”也火了,這也勢必會給涉及的地區旅遊帶來商業機會。

  當前,“文化+旅遊”方興未艾,成為推動地區經濟發展的一個新思路新模式。而地方政府如何能夠借《長安十二時辰》之勢推廣當地旅遊資源,反過來企業如何將文藝作品下沉,幫助地方政府拓展旅遊資源,這是文化工作者和旅遊工作者應該關注的。

  一段時間裏,個別地區把“文化+旅遊”變味成“用文藝作品吹捧本地”或者“用文藝作品演繹本地偽歷史”,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夠增加本地區的文化附加值。但其實本末倒置,反而結果不如預期。

  而現在文化企業也好,科技企業也好,都有下沉的需要。在文化+旅遊上,地方政府與這些文化企業不如進行真正的合作,以文化市場的繁榮來引領旅遊市場的繁榮,這要比一些命題作文強。

  酉 獨立于商業的藝術批評

  重要嗎?

  《長安十二時辰》的背後,人們可以看到強大的商業因素。而其商業運作的背後,更是強大的資本話語。資本顯然是逐利的,“資本話語”也必然躲不過逐利性。顯然,這對于老百姓來説,特別是老百姓的審美來説,具有誤導的可能。

  實際上,這不僅是《長安十二時辰》,也存在于其他的一些商業文化作品中。因此,社會需要獨立于商業或者資本的藝術批評體係,對過于強大的資本話語進行糾偏。從美學、藝術學、社會學等角度,從公益性的角度,從藝術普及的角度,無功利地幫助老百姓分析藝術作品,提高藝術品位。而這樣做也有利于文化企業不斷校正自己,讓文藝作品的審美性和社會性更為發揮。

  戌 《長安十二時辰》走紅

  能否復制?

  《長安十二時辰》的走紅未必能夠復制。它的走紅更不能意味著古裝片春天的到來。

  但是《長安十二時辰》的商業運營思路是可以復制的,只不過是具體執行層面的不同。從文化産業長期發展的角度來看,應該把這種思路應用到常規作品的生産之中。盲目追求爆款反而容易被“爆款”所累,忽視老百姓對文藝作品的真實需求,忽視時代對文藝的真實需求。

  此外,商業模式只能是運營層面,在創作層面,精品也好,爆款也好,是需要創作者真正地走入到老百姓生活之中,做自己最熟悉的東西。

  亥 人們更需要現實題材

  還是《長安十二時辰》?

  從長期的社會發展和人們的需求來看,現實題材更具有活力。當然,這裏的現實題材是真正能夠反映社會生活、百姓需求的作品,而不是穿著“現代外衣”的“沒譜片”。

  《長安十二時辰》這樣的作品除了故事本身能夠吸引人以外,其所體現的現代人的思想,所體現的當下人們需要的時代精神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藝術創作者就是老百姓,生活在現實中,反映自己熟悉的生活,就能有所收獲。一旦離開自己熟悉的生活,過于為流量創作,為金錢創作,最終常常是適得其反。(文/滿羿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生態中國·七彩雲南四時春
生態中國·七彩雲南四時春
古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
古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
百年“老江橋”成哈爾濱旅遊“新名片”
百年“老江橋”成哈爾濱旅遊“新名片”
河北靈壽:暑期快樂學舞蹈
河北靈壽:暑期快樂學舞蹈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239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