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古代“落榜”名人 孟浩然未考取功名隱居鹿門山
2019-07-18 10:03:39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每到考試季,網絡上就會傳出一個段子。這個段子是兩份名單:

  第一份名單有傅以漸、王式丹、畢沅、林召堂、王雲錦、劉子壯、陳沆、劉福姚、劉春霖等人;第二份名單是顧炎武、李時珍、金聖嘆、黃宗羲、吳敬梓、李漁、蒲松齡、洪秀全、盛宣懷、袁世凱等人。然後提問,以上名單中,哪一組的人認識得多一些?

  答案揭曉,前者全是曾經的科舉狀元,後者全是落第秀才。的確,通過科舉考試,古代讀書人能夠改變自身的命運,但是順利通過科舉考試的是少數人。畢竟在考試中,除了實力,還有多方面的因素。因此,在“落榜”的讀書人中,依然有不少獲得了不凡的成就。

  孟浩然

  未考取功名 隱居鹿門山

  孟浩然(689—740),生于襄州襄陽(今湖北襄樊)的書香世家,唐玄宗開元年間孟浩然科舉落榜,加之仕途困頓,後不媚俗世,修道歸隱終身。孟浩然留下了諸多著名的詩篇,被譽為唐代著名的山水田園派詩人,與王維並稱為“王孟”。

  孟浩然坎坷的“功名”之路非常坎坷。孟浩然年輕時隱于鹿門山,一心苦讀詩書,弱冠之後,辭親遠行,廣交八方朋友,拜見公卿名流,以求有取士的機會。開元十二年(724年),因唐玄宗在洛陽,孟浩然便前往洛陽求仕,卻一無所獲。

  兩年後,孟浩然從襄陽出發去揚州,途經武昌,他與小他十二歲的李白約好在武昌相遇,兩人在短短的相處中,結下深厚的友誼。分別時,李白在黃鶴樓作詩為孟浩然送行,寫下了千古名篇《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開元十五年(727年),快要四十歲的孟浩然,第一次赴長安進行科舉考試。第二年初春,孟浩然在長安作《長安平春》詩,抒發渴望及第的心情,然而,那一年,孟浩然科舉不中。就在這一年,孟浩然與王維結交,王維為孟浩然畫像,兩人成為忘年之交。

  據《唐摭言》中記載,科舉未中後的一年,孟浩然遊長安,王維想推薦他做官,可是一直沒有機會。一天,王維在宮禁中當值,私自邀請孟浩然到當值處晤談。不料突然報説唐玄宗來此,王維慌忙讓孟浩然躲藏起來。等到玄宗來了之後,王維又覺得不把孟浩然在這裏的事奏明皇上很不妥當,説不定會引來欺君之罪,于是王維就奏明了皇帝,玄宗倒並不計較,他也是久聞孟浩然的詩名,于是當場召見了孟浩然。孟浩然向皇帝讀詩,可當讀到“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一句時,玄宗就有點不高興了,説:“卿不求仕,而朕未嘗棄卿,奈何誣我?”孟浩然雖然説自己“不才”,但皇帝聽得出來,這是以自嘲的形式發牢騷,所以玄宗不高興是自然的。

  唐開元二十二年(734年),孟浩然返回襄陽鹿門山隱居。唐開元二十五年(737年),當時有一位很有名的伯樂韓朝宗,人稱韓荊州,李白曾在《與韓荊州書》中寫道:“白聞天下談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萬戶侯,但願一識韓荊州’。” 韓荊州曾向朝廷推薦崔宗之、嚴武與蔣沇等人。

  韓朝宗約好了孟浩然一起去京師長安,孟浩然正跟朋友喝酒,家人催促他説:“別喝了,你跟韓先生約好的,你們不是要去長安面試嗎?”

  孟浩然説:“都已經喝成這個樣子了,還管他呢。”

  真性情的孟浩然錯過了又一次入仕的機會。

  唐開元二十八年(740年),大詩人王昌齡拜訪孟浩然,二人相見甚歡,由于孟浩然背上長了毒瘡,醫生叮囑他不要吃海鮮,可是,襄陽人接待客人必上一道菜——查頭鳊。由于飲酒過多,導致炎症病重,孟浩然最終病情加重去世。

  近一百年後,與孟浩然有相同經歷的詩人張祜不遠千裏到襄陽參觀孟浩然故居,並寫下了《題孟處士宅》:“高才何必貴,下位不妨賢。孟簡雖持節,襄陽屬浩然。”

  李賀

  因避諱而被迫遠離科舉

  説起科舉不仕的原因,不外乎成績不夠,不過,對于才華出眾的唐朝詩人李賀來説,命運給他開了一個大玩笑——他因為“避諱”而遠離了科舉考試。

  李賀(791-817),字長吉,河南福昌(今河南洛陽宜陽縣)人。李賀先祖是唐高祖李淵的叔父,他屬于唐宗室的遠支,因“皇室後裔”身份,他常被稱“唐諸王子李長吉”。

  李賀小小年紀就聰慧過人,才智出眾。21歲的李賀參加河南府試,並一舉考中,年底赴長安應進士科。可是“闔扇未開逢猰犬”,麻煩來了,競爭者認為李賀父親李瑨肅名字中的“瑨”與“進士”中的“進”字音同,而犯家諱應避諱退場。按當時的規矩,考生若發現試題中出現祖上的名字,便要告假説肚子疼,退出考場。李賀僅僅因早逝的老爸的名字而不能參加考試,他那黯然離去的背影,包含著多少委屈和無奈。後來韓愈憤而作《諱辯》,文中質問道:“父親叫瑨肅,兒子就不能考進士,那如果父親叫仁,兒子豈不是不能做人了嗎?”成為當時韓愈愛才薦才的佳話。

  “避諱”是中國封建社會獨有的文化現象,不同時代對避諱的要求有所不同。唐太宗李世民在唐高祖時曾做過宰相,高宗以後為了避諱,宰相更名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是避君王之諱。杜甫的父親名字叫“杜閒”,杜甫在詩中不用“閒”字,是為避尊親之諱。馮道(字可道,自號長樂老,歷仕後唐、後晉、後漢、後周四朝十君,拜相二十余年,人稱官場“不倒翁”)的一位門客在馮府讀《老子》時,將“道可道,非常道”讀成“不可説,可不可説,非常不可説”,也是為避府主之諱。

  一年後,李賀因病辭去職掌祭祀的九品小官奉禮郎,回到了老家。四年後,27歲的李賀鬱鬱而終。

  盡管一生短暫,在生前沒有考取功名,但並不妨礙李賀在詩歌上的成就。李賀給世人留下了“黑雲壓城城欲摧”,“雄雞一聲天下白”等千古佳句。後來,他與李白、李商隱合稱為“唐代三李”。晚唐李商隱、杜牧都曾為他寫序作傳。光化二年(899年),李賀亦被追贈為進士。

  值得一提的是,李賀被後世稱為“鬼才”詩人,有多方面原因。才子在大眾心目中自然貌好,可是李賀長相醜怪,身材細瘦,眉毛幾乎長到了一起,且手指長,這是其一;其二,他常年多病,多次踏入“鬼門關”,且思想詭異;三是文如其人,詩如其人,詩篇多神仙鬼魅題材,他在詩中經常使用“鬼”“泣”“死”“血”字。

  唐代還有一位生前沒有中進士,死後因為其成就被賜進士的詩人,那就是“花間詞派”的鼻祖溫庭筠。溫庭筠(812-866),本名岐,字飛卿,太原祁(今山西省祁縣)人,初唐宰相溫彥博的後人。在唐代文學史上,溫庭筠是位響當當的人物,詩與李商隱齊名,號稱“溫李”;詞與韋莊比肩,並稱“溫韋”。

  溫庭筠綽號“溫八叉”。史書上記載“溫八叉”綽號的來源有兩種説法,一種説法是:溫庭筠進科場從不打草稿,叉八次手即能作一篇八韻律詩,故有“溫八叉”綽號。唐代科舉考試重詩賦,這一説法不足為奇。另一種説法是:溫庭筠多次參加科舉考試卻屢次不中,但因科場經驗豐富,文才較好,卻經常被他人請做“槍手”。《唐才子傳》上記載簡略,説他“私佔授者已八人”,也就是説他曾為八人做過槍手,因而得名“溫八叉”。

  盡管溫庭筠文採飛揚,還經常給別人做“槍手”,但他自己的考試之路非常坎坷,屢試不第。

  溫庭筠精通音律,其詩辭藻華麗,秾艷精致;其詞更是刻意求精,注重詞的文採和聲情,藝術成就在晚唐諸詞人之上,被尊為“花間派”之鼻祖,對詞的發展影響較大。溫庭筠的代表作《菩薩蠻》,在當時風靡一時,高檔樓堂會館以唱《菩薩蠻》為時尚。溫庭筠若是活在當下,絕對是圈粉無數的“網紅”。溫庭筠去世34年後,韋莊請奏補錄,溫庭筠獲賜進士。

  唐代還有一位為詩壇做出極大貢獻的詩人,也沒有考中進士。他就是賈島。賈島(779-843),早年出家為僧。後受教于韓愈,並還俗參加科舉(宋太祖太平興國八年,即983年,朝廷直接下文,禁止僧道還俗應舉),但累舉不中。

  據《鑒戒錄》記載,賈島參加科舉考試時,常對一些先輩無禮,還旁若無人吟誦《病蟬》一詩,抒發他的滿腔憤懣,表達詩人有空前才華而無功名,並有諷刺王公大臣徇私舞弊之意,因此有人上奏,稱賈島與平曾兩人病狂,後以他們擾亂考場秩序為由,逐出關外。後來,因賈島的詩歌才華,被任命四川劍南道遂州長江縣(今四川蓬溪縣)主簿。843年,賈島由普州司倉參軍改任司戶,未到任上,賈島便病逝。

  賈島一生,如詩句所説“二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錘煉出許多精品。著名的“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就是其代表之作。後人稱他為“詩奴”,並與孟郊共稱“郊寒島瘦”,賈島對詩歌的貢獻並不僅僅在于推敲苦吟,晚唐時期,他的詩還形成一種特色流派,影響頗大。

唐伯虎

  要説科舉經歷坎坷者,不能不提唐伯虎。唐伯虎,吳縣(今江蘇蘇州)人,生于成化六年二月初四(1470年3月6日),按照天幹地支,這一年是庚寅虎年,他在家排行老大,名唐寅,字伯虎。

  唐伯虎16歲參加秀才考試, 29歲參加應天府試,考中第一名,後人也因此稱他“唐解元”。30歲赴京會試時,他卻受考場舞弊案牽連。

  當時,唐伯虎赴京參加會試,路上巧遇江陰“富二代”徐經(就是旅行家徐霞客的曾祖父),兩人一見如故,結為莫逆之交,一同赴京趕考。

  徐經、唐伯虎到京後,兩人多次前往禮部侍郎程敏政家“蹭飯”。程敏政為當年的主考官,由于那年出題偏,考生相顧失色,感嘆題目太難。閱卷時,閱卷官梁儲拿著唐伯虎的文章給程敏政品評。程敏政讀完後也覺得文章寫得十分精彩,情不自禁地説:“只有徐經、唐伯虎文章最好”。結果,這句話被平時忌恨程敏政的華昶聽到,于是華昶啟奏孝宗皇帝,程敏政利用職務之便,受賄泄題,若不嚴加追查,將有失天下讀書人之心。朝野上下議論紛紛。

  孝宗皇帝著令徹查,于是程敏政、徐經和唐伯虎被關入大牢。徐經入獄後經不起嚴刑拷問,招認收買程敏政的家童來獲取考題,並將試題泄露唐伯虎。後經刑部、吏部會審,徐經又推翻自己的供詞,説那是屈打成招。孝宗皇帝下旨“平反”,將程敏政、徐經和唐伯虎釋放出獄。唐伯虎出獄後,因為此案,不得參加科舉考試,徐經此事後,在家中發奮讀書,並作《賁感集》以表明自己的志向,程敏政則引咎辭職,解甲歸田。

  經歷這場不明不白的“牢獄之災”後,唐伯虎自然也對科舉心灰意冷,他以賣畫為生,其才華聲名遠揚。正德年間,唐伯虎應寧王朱宸濠的邀請赴南昌為其效力,但後來卻發現寧王有篡權不軌之心,宦海沉浮,實難久戀,唐伯虎只好裝瘋賣傻逃離寧王府。

  這些變故讓唐伯虎遊蕩江湖,埋沒于詩畫之間,終成一代名家。唐伯虎繪畫上與沈周、文徵明、仇英並稱“吳門四家”,又稱“明四家”。詩文上,與祝允明、文徵明、徐禎卿並稱“吳中四才子”。

  值得一提的是,影視劇中唐伯虎妻妾成群,他的真實生活卻並不像影視劇中所描述的那般風流,更沒有“點”秋香。唐伯虎19歲時,迎娶徐氏為妻,幾年後,徐氏因病去世。27歲時唐伯虎又續娶何氏,何氏看到他前途無望,決絕而去。36歲時,唐伯虎在蘇州桃花塢購買了一塊地産取名“桃花庵”迎娶沈九娘,或許因為這個名字的原因,後人才説他有九妻。

  蒲松齡

  因考試失誤而被取消資格

  蒲松齡(1640-1715),生于山東省淄川縣(現屬淄博市)蒲家莊,父親蒲槃因科舉不第而棄儒從商,賺得相當豐厚的家産後,仍不能忘懷于光復門庭,于是棄商歸田,教書教子。

  蒲松齡9歲開始讀書,19歲初應童子試。不過,此後蒲松齡在科場奮鬥數十年,屆屆都不中。

  清康熙二十六年(1688年)秋,山東鄉試正式開考。號舍內,年屆48歲的蒲松齡覺得很有把握,奮筆疾書,寫滿了好幾頁。古代科舉考試有嚴格的書寫規則,每頁寫十二行,每行寫二十五字,且必須按照頁碼順序書寫,不巧的是,蒲松齡匆忙間竟漏了一頁未寫,後來他發現時,自己被嚇得魂魄出竅,“驚損六葉連肝肺,唬壞三毛七孔心”。在當時越幅(俗稱跨頁,頁碼不相連接)須受處罰,甚至被黜落。蒲松齡也因越幅而被取消考試資格,還被張榜公布于世。此後,蒲松齡在家著書立説,晚年留下了一部洋洋灑灑數十萬言的《聊齋志異》,得到當時主政山東的學政施閏章的稱讚,“觀書如月,運筆成風。”自此,蒲松齡聲名大振,書未脫稿,便在朋輩中傳閱。蒲松齡72歲時,被破例補了個貢生。

  《聊齋志異》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名叫葉生的淮陽學子,他的文章詞賦首屈一指。一天,淮陽來了個新知縣丁乘鶴,他很欣賞葉生的文章,讓他住在縣衙內讀書,還經常用錢糧接濟葉生。縣裏預考葉生奪得第一後,丁知縣對葉生抱有更大的希望。誰知,葉生時運不濟,考試落榜。葉生很沮喪地回到家。後來,葉生面容日漸消瘦,神情也變得癡呆,不久葉生病逝。病逝後,他的魂魄竟然跟著來到丁知縣家,還教丁知縣的兒子考取了功名,丁公子考中一年後,自己也考中舉人。葉生得意地返回自己家時,他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蒲松齡借葉生的故事,講述了自己在科舉上落魄的經歷。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宇上演月偏食
天宇上演月偏食
“孤島”救援記
“孤島”救援記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20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