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周大新:《湖光山色》獲茅獎是對鄉村生活的關懷
2019-07-16 15:28:1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從7月開始,人民文學出版社與SKP RENDEZ-VOUS聯合策劃推出茅獎作家沙龍係列,陸續邀請茅獎作家與讀者進行交流。7月12日,邀請到了第七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湖光山色》的作者周大新,文學評論家、《文藝報》總編輯梁鴻鷹以及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付如初,分享他們對茅盾文學獎的感受和對周大新先生作品《湖光山色》的解讀。

  茅盾文學獎設立于1981年,由時任中國作家協會主席的茅盾捐獻稿費設立,以此鼓勵和表彰最傑出的長篇小説創作。每四年推舉一次,此前九屆共推選出43部優秀長篇小説。今年恰逢第十屆開評,成為讀者關注的熱點話題。

  據悉,獲選作品中,僅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作品就有18部,他們曾于1998年起出版“茅盾文學獎獲獎書係”,收入該社出版的獲獎作品。2004年又編輯出版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全集”,成為讀者心目中“茅獎”獲獎作品的權威版本。2017年和2019年,人文社又推出新版精裝版和平裝版,以滿足讀者閱讀、收藏的需求。

  談作品

  《湖光山色》融入了對當代農村的思考

  周大新從1979年開始創作,《湖光山色》初版于2006年4月,曾榮獲第七屆茅盾文學獎,授獎詞是“周大新深情關注當代農村的巨大變革,關注著當代農民物質生活與情感心靈的渴望與期待。”

作家周大新(主辦方供圖)

  2016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周大新文集》共二十卷,其中包括長篇小説十卷(共八部),中篇小説四卷,短篇小説兩卷,散文集三卷以及電影劇本一卷,全方位對周大新先生四十年寫作歷程進行梳理和提煉。

  《湖光山色》以丹江口水庫為地點,描述了一個曾在北京打過工的鄉村女性暖暖與命運抗爭、追求美好生活的不屈經歷。生活在依山傍湖的楚王莊的她,在窮困苦痛中因一段楚長城的意外發現,而走上了一條新路。小説寫的是春種秋收、擇偶成家、生病離婚、打工返鄉、農村旅遊這些當下鄉村尋常的生活事件,展示的卻是對人性嬗變、歷史遺産和權力運作的嶄新思考。在這部充滿悲情和暖意的小説中,周大新以他對中國鄉村生活的獨特理解,既書寫了鄉村表層生活的巨大變遷和當代氣息,同時也發現了鄉村中國深層結構的堅固和蛻變的艱難。

  小説創作緣自2000年初,周大新到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水源地丹江口水庫走訪,北京河水源有三分之一是來自這個水庫。當時周大新接觸了很多農民,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看了他們當時的生活情況,聽了他們內心一些困惑,後來就想寫寫這段生活,寫寫丹江口水庫周圍老百姓的精神追求。

  作為從河南走出去的作家,周大新曾説,《湖光山色》是醞釀在他心中十幾年的故事,“每次返鄉看到鄉村的變化,我都在思考,中國的農村該向哪裏走?”“在今天城市化進程中,土地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周大新希望將自己對當代農村的思考融進小説中去。

  談創作

  一直尋求突破 對世界保持清醒和敏銳的觀察

  “‘湖光山色’這個書名就可以想象到周大新對鄉間或者大地和自己曾經生活的故鄉的鄉愁。他的創作有一個特點,他只要回到故鄉就有故事。”梁鴻鷹表示,自已很熟悉周大新的創作,他一直在尋求突破,對自己的創作始終不滿足。《湖光山色》得到廣泛認可,在于它更為直接的面對了當前劇烈變革的現實生活,特別是年輕人的生活,把整個城市的新與舊,人的內心與世道之間的矛盾,揭示的特別好。這是一部揭示劇烈社會矛盾對人的影響之作,也是一個引人向上、引人向善、引人向美好的作品。

沙龍現場(主辦方供圖)

  “如果我們熟悉茅盾文學獎的獲獎作品的話,就會想到有兩大題材佔的比重很大,一個是鄉土題材,一個是革命歷史題材。前者對中國作家來説創作難度非常大,因為鄉土題材的作品非常多,你如果沒有特色根本出不來。”付如初認為,《湖光山色》能脫穎而出,因為它最早寫到逃離北上廣的話題,暖暖從北京城回到鄉村,這種超前性、這種預見性都是這個小説特別值得讓我們閱讀和值得記住的地方。另外,在欲望面前你能夠守得住還是會迷失,其實是《湖光山色》想要探尋的重要方面,也是這個作品有生命力、能夠突破鄉土題材的題材限制的更廣泛的意義。

  而對于獲選茅獎,周大新則認為這是“對鄉村生活的一種關懷,對普通老百姓生活的一種關懷。”

  讓梁鴻鷹感慨的是,像周大新這樣年齡的作家,一般來説寫到一個階段,差不多會有一個停滯期或者有一個自我重復階段,但是他的創作卻總能給你意外。比如茅獎之後創作的《曲終人在》,他沒有按部就班的原原本本以第三人稱全知全能的視角來寫,而是設計了26個採訪者,以採訪體寫26個故事,來呈現主人公一生。還有《天黑的很慢》對口述體也進行了探索。“他總是在尋找一種新的路徑,能夠達到他對世界的理解,也能讓小説更好的走進讀者。他總在探索,説明他對這個世界保持一種清醒和敏銳的觀察。”

  周大新説,自己現在很關注鄉村,擔心農村的將來。“有的村子全村人基本都走了,孩子把老人也接走了,門前都是草,這種狀況讓人非常憂慮。我們現在鼓勵大家都到城市,如果70%的人都生活在城市,誰種糧食養活這麼多城市人?所以鄉村建設和發展的確應該引起我們的重視,不能盲目的相信城市化,應該思考怎麼把城市化和鄉村的現代化關係處理好。”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巴倫西亞:悠閒夏日
巴倫西亞:悠閒夏日
河北唐山:水鳥戲荷
河北唐山:水鳥戲荷
洪水來時,那暖心的民間救援
洪水來時,那暖心的民間救援
西安:暑期探索昆蟲世界
西安:暑期探索昆蟲世界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198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