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魯迅編印版畫全集》近日出版 收錄889幅版畫
2019-07-16 09:12:42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魯迅編印版畫全集》書封 資料圖片

  魯迅版畫收藏:蘇聯版畫家岡察羅夫所作的《慈洛賓作詩集》插圖,出自《蘇聯版畫集》 資料圖片

  張勝迅速翻開新書樸素的牛皮紙封面,映入眼簾的書籍第一頁印有各式彩色古典圖案,説不清是中是西。“這就像魯迅,外表看起來是一個嚴肅的先生,其實他的內心是絢麗的。”

  作為《魯迅編印版畫全集》的裝幀設計師,張勝與魯迅生前收藏及編印的版畫打了五六年交道。編輯和設計過程經歷過多次推倒、重來、修改,這讓他對魯迅有了更為深入的理解。不久前,北京魯迅博物館主編的《魯迅編印版畫全集》由譯林出版社正式出版,共收錄了889幅魯迅收藏的版畫,除魯迅生前出版過的作品外,還有一些他已編好卻因故未能出版的,可以説是目前較全的魯迅編印版畫集。

  “魯迅既有嚴父般的威嚴,也有慈母般的愛心。”北京魯迅博物館常務副館長黃喬生説,編印這套書是為了給中國現代版畫史留下一批材料,為魯迅先生的藝術收藏體係作一個證明,讓讀者看到一個形象更為豐滿的魯迅。

  1.一場跨越90年的出版接力

  從1929年到2019年,這是一場整整跨越90年的出版接力。起跑者不是“文學家魯迅”,而是被稱為“中國新興版畫之父”的魯迅。

  1929年,一本名為《藝苑朝華》的藝術叢刊問世,拉開了中國新興木刻運動的帷幕,叢刊由魯迅倡導成立的美術團體朝花社出版。此後的8年中,他陸續編印出版了《引玉集》《蘇聯版畫集》等10余種版畫集,他為每一集寫小引、設計封面,甚至自費出版。黃喬生説:“魯迅當時編印這些版畫集,是趕緊做、立刻辦。”

  然而,這也是魯迅一項未竟的事業。

  除了書籍,魯迅最大宗的收藏品就是版畫。魯迅一生收集了中外版畫超4000幅,其中外國版畫2000多幅,涉及16個國家的300多位版畫家。目前,這些魯迅版畫主要收藏在北京魯迅博物館和上海魯迅紀念館。

  1936年10月17日魯迅生命中最後一次會客時,他贈送友人兩本雜志及兩本書,書名叫《凱綏·珂勒惠支版畫選》,交談中,他提到中國木刻藝術“進步很快,超過了我的預期,不過,缺點還不少。”兩天後,魯迅病逝,他的版畫出版計劃也戛然而止,留下幾本剛編訂好的版畫集,成了後人口中的“因故未能出版”。

  接過魯迅版畫出版接力棒者並不多,遠不能與魯迅文學作品出版相比。

  2014年,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過《魯迅藏外國版畫全集》,2017年,南開大學出版社出版了《魯迅編輯版畫叢刊》,這些出版物都以魯迅的收藏為基礎,選取一部分進行出版。

  “80多年後,摩挲著這些形態各異、古色古香的圖冊,我們仍能感受到魯迅心靈的脈動。”黃喬生介紹,《魯迅編印版畫全集》中的原版原作魯迅博物館均有收藏,全集側重還原魯迅原初的編印思路,這套書一共12冊,收錄了魯迅編印的中外版畫集,除他生前已編印的畫冊之外,還最新編印了《拈花集》和《城與年》等他生前未及出版的畫冊。

  跨越90年的出版,接力的不只是書籍,還有魯迅傳播藝術的精神,這精神是魯迅自費出版《凱綏·珂勒惠支版畫選》時,寫在扉頁上的那句話——“有人翻印,功德無量”。

  2.一個魯迅研究者的豐富寶庫

  2001年第一次在魯博看到魯迅的版畫收藏時,天津美術學院教師王頃內心“震動極大”,在他的印象裏,魯迅原是課本裏那位“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老先生。“我驚詫魯迅怎麼會有這樣的眼界和這麼多的藏品,比照之前我印象中的魯迅先生,這些版畫所流露出的意趣,判若兩人。用現在時髦的話來説,魯迅在買西方當代藝術。”

  在魯迅豐富的版畫藏品中,有富有力之美的德國版畫、反映十月革命的蘇聯木刻、獨特的日本浮世繪版畫、風格秀麗的英國木刻。魯迅對版畫收藏付諸了極大的熱情,他曾經委托在德國留學的徐梵澄、美國記者史沫特萊等朋友幫他購藏德國、比利時、蘇聯等國家的版畫。

  今天再看魯迅收藏,學者們認為,魯迅的美學思想就體現在他的版畫理論中:

  “青年木刻家刻人物就不如刻靜物,往往把中國人的臉刻得像外國人。”

  “精力彌滿的作家和觀者,才會生出‘力’的藝術來。”

  “有地方色彩的,倒容易成為世界的。”

  近年來,魯迅研究界開始注意到魯迅的美術世界是一個豐富的寶庫。黃喬生説,過去我們只注意魯迅的文字世界了,現在應該把魯迅的美術世界和文字世界互相印證起來。

  魯迅為何對版畫收藏、傳播付諸如此熱情?魯迅研究專家陳漱渝認為,魯迅在30年代勉力復興中國版畫,提倡新興木刻,是基于木刻藝術的觀賞性、普及性和戰鬥性;中國魯迅研究會會長孫鬱説,魯迅主張一要擇取中國遺産,融合新機,使現代創作別開生面,一要引進外國作品,供青年美術工作者參考,使本土創作更加豐滿,兩翼並重;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董炳月則認為,魯迅等一代英傑“不但是文藝上的遺産的保存者,而且也是開拓者和建設者”。魯迅的版畫收藏為我們重新理解魯迅的現代性提供了一個參照。

  “魯迅在美術上的影響首推版畫。”黃喬生説,魯迅的藏品非常多,魯博現在還在做整理工作。魯博的魯迅生平展本來有兩層,今後想拿出一層展示魯迅的藝術世界。魯迅還收藏有數千張漢畫像拓片,下一步,魯博還要聯係專家學者,把魯迅的整個美術世界介紹給人們。

  3.一次對魯迅“較真精神”的學習

  《魯迅編印版畫全集》出版發布的那幾天,黃喬生的心情有些復雜,是激動興奮中又有些慚愧。“魯迅用幾年的工夫編印了十幾種,我們這套書搞了五六年才出來,比起魯迅的精神,有點落伍,感到慚愧。”

  “千萬不要把我們做的工作講得太完美。”張勝與黃喬生有著一樣的心情,説到這個的時候,他的神情從謙遜轉為認真,“實在是因為,作為一個出版者,我們較真的精神與魯迅差很遠。”

  魯迅在編印版畫上花費了極大精力,八年中,他聯係印刷、托人裝訂,請人作序,甚至自費出版。翻譯家黃源曾回憶,一個酷熱的下午,他看見魯迅“穿了一身短衫褲,正彎著腰折疊珂勒惠支版畫選集”。

  編書過程中,張勝按照魯迅生前未及出版的《拈花集》與《城與年》所開目錄,重新拍攝了魯博的版畫藏品,《小説士敏土之圖》《你的姊妹》等則是從30年代的原版圖書上掃描而來。這樣反復打磨五六年,張勝卻對自己的努力不甚滿意,“如果每一張畫都找到原版來拍攝,效果一定更好,這是我看到的卻沒有做到的,我們未用盡全力做到完美。”

  “魯迅1934年編輯了一本《引玉集》,今天我們推出這套書的意義還是‘引玉’。”張勝以是否推動了進步作為自己工作價值的判斷標準,他認為,整理編印魯迅的文化遺存,只是做到了保存。而魯迅不只是文化遺産的保存者,更重要的是開拓者、建設者,“希望有2019這個年代的‘魯迅’,把2019年代世界上最先鋒的‘珂勒惠支’們,介紹給美術界。”

   (記者 陳雪)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安:暑期探索昆蟲世界
西安:暑期探索昆蟲世界
探訪亞洲大陸地理中心
探訪亞洲大陸地理中心
溫網:焦科維奇奪得男單冠軍
溫網:焦科維奇奪得男單冠軍
客家土堡允升樓
客家土堡允升樓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197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