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1000萬字,見證他傾盡畢生傳遞文學魅力
2019-07-12 08:56:34 來源: 文匯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著名俄羅斯文學翻譯家草嬰先生留下了太多傳奇——他以一人之力完成托爾斯泰小説全集的翻譯,這一壯舉在全世界獨一無二;他在高産的同時保持嚴謹和精致,幾十年來每天只譯一千來字……匠人匠心、畢生打磨,22卷約1000萬字《草嬰譯著全集》新近由上海文藝出版社推出。

  距草嬰離開我們近四年後,他生前的最大心願終于達成。草嬰曾説:“我做了一輩子翻譯,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成功的經驗。我平生只追求一點,那就是:堂堂正正做人,認認真真做事。”如今再度重溫,這套全集恰是草嬰翻譯理念與人生追求的最佳見證。業界專家認為,這套《草嬰譯著全集》不僅一展翻譯家畢生心血全貌,對于俄羅斯文學文化研究也具有一定學術價值。

  為中國讀者搭建通往俄羅斯文學的平坦橋梁

  草嬰女兒盛姍姍透露過,父親之所以將筆名取為“草嬰”,寓意將自己比作小草的嬰兒——看似渺小,卻生命力頑強,每年開春都會再次茁壯成長。學者謝天振評價:在求知若渴的年代,作為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批專職翻譯俄羅斯文學的翻譯家,草嬰孜孜不倦,讓更多人感受經典魅力。

  這份持久的文學魅力讓草嬰甘做擺渡人,他傾畢生精力,憑著百折不撓的韌勁和精益求精的追求,歷盡艱辛坎坷,為中國讀者搭建了一座通往輝煌的俄羅斯文學的平坦橋梁。從肖洛霍夫《一個人的遭遇》《新墾地》,到花費20年獨自譯出400萬字《托爾斯泰小説全集》,草嬰力求將文學泰鬥筆下的苦難意識、人道主義,展現于廣大讀者眼前。最新全集中,22卷收錄文豪列夫·托爾斯泰小説翻譯全集;七卷收錄諾獎得主肖洛霍夫、萊蒙托夫等作家作品譯本;一卷收錄關于俄蘇文學和文學翻譯問題的個人著作;一卷《俄文文法手冊》;一卷搜集歷年來在各報刊雜志中發表的個人翻譯文章。

  而他翻譯的托爾斯泰,被稱頌最多,草嬰的中譯文幹凈、簡練、不拖沓、有韻味,讀草嬰的譯文感覺“就像在讀托爾斯泰原著”。著名作家馮驥才曾為此由衷感慨:“他叫我看到翻譯事業這座大山令人敬仰的高處。”

  高度背後,是日積月累的不懈攀爬。好友、96歲任溶溶追憶道:“早期草嬰尋師學俄文,跟一位俄羅斯老太太學,非常認真,真的學到俄文竟像一個俄羅斯人那麼好。看看他幾十卷譯文集就知道,功夫是可以練出來的。”

  譯者不是“傳聲筒”,更需情感共鳴

  在持續一甲子的翻譯生涯中,草嬰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無論身處何種境遇,草嬰不改初心。上世紀80年代學習俄文條件那麼艱苦,沒有甘坐冷板凳的精神與幾十年如一日的勤奮,草嬰不可能取得現有的成就,《戰爭與和平》《復活》《安娜·卡列尼娜》《頓河故事》《拖拉機站長和總農藝師》等譯著影響了一代人。積累了豐富翻譯經驗後,他將其概括提升為獨特的翻譯理論,為譯界留下寶貴遺産。

  誰能説翻譯家只是文字的搬運工,拼的是體力或蠻力?草嬰用一個個方塊漢字,將俄語字裏行間的人文情懷與雄渾氣場,傳導至中國讀者心中。草嬰曾直言,譯者不是“傳聲筒”,也不是“翻譯機器”,文學翻譯更需要感情共鳴,只有感情被打動了,才能融入原著氛圍中。為了讓自己完全沉浸在托翁構築的人物世界裏,他將《戰爭與和平》出現的所有559位人物梳理成559張卡片,將每個人物的姓名、身份、性格特點寫在上面,他本人就像導演一樣,今天誰出場,要翻譯哪一段,每個出場人物相互之間的關係都爛熟于心。因為他期待用譯筆傳遞經典的深邃與美妙,培養人和人之間美好的感情。

  上海翻譯家協會副會長徐振亞在《復活》幾種漢語譯本中,最為推崇草嬰的譯本,“他吃透了原著,用詞準確傳神,也更簡練”。草嬰翻譯的工序從通讀幾遍開始,使人物在頭腦中形象清晰;接著逐字逐句翻譯;然後對照原文,看看有無脫漏、誤解的地方;接下來從中文角度審閱,常請演員朋友朗讀,改正拗口之處;最後根據編輯意見作些調整。草嬰堅信,好的翻譯應該是讓異國讀者讀譯文的感受,與本國讀者讀原文的感受相當。這也就不難理解,1987年獲頒高爾基文學獎時,授獎辭中有這樣一句話:“草嬰這兩個漢字,代表著難以估計的艱苦勞動、文化上的天賦以及對俄羅斯心靈的深刻理解。”(許旸)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北京玩博會開幕
2019北京玩博會開幕
醉美阿尼瑪卿
醉美阿尼瑪卿
奧克蘭大霧彌漫
奧克蘭大霧彌漫
“樂”動喀什古城
“樂”動喀什古城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91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