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芒種,為花兒餞行
2019-06-06 17:27:29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清代畫家呂彤在《蕉蔭讀書圖》右下畫了一叢鳳仙花

  ▌管弦

  “東風染盡三千頃,折鷺飛來無處停。”芒種時節,稻秧嫩綠,麥穗低頭,田野煥發勃然生機。在這樣一個天下稼穡的物候節令中,因為“餞花神”,而更有了一番詩意。

  在古人眼中,花朝月夕,萬物皆有靈,唐代和宋代以農歷二月十二為“花朝節”,宮廷和民間一道,賞紅、護花,迎花神。及至芒種,花期漸過,群芳搖落,古人視為花神退位,為花神舉行餞行儀式,感謝她帶來的萬紫千紅,期盼她明年春再回。南朝學者崔靈恩在《三禮義宗》中記載:“五月芒種為節者,言時可以種有芒之谷,故以芒種為名。芒種節舉行祭餞花神之會”。

  清代曹雪芹在《紅樓夢》中展現的“餞花神”格外絢美大氣:“所以大觀園中之人都早起來了。那些女孩子們,或用花瓣柳枝編成轎馬的,或用綾錦紗羅疊成幹旄旌幢的,都用彩線係了。每一棵樹上,每一枝花上,都係了這些物事。滿園裏繡帶飄搖,花枝招展,更兼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讓,燕妒鶯慚,一時也道不盡。”

  曹雪芹對芒種的關注還遠不止此。在《紅樓夢》中,黛玉葬花、寶釵撲蝶、湘雲醉酒、妙玉傳帖等經典情節,都發生在芒種時節,寶玉的生日也與芒種有關。這一切,恐怕與他自己的也是芒種日這天出生不無關係。所以在一些紅學專家眼中,曹雪芹是賈寶玉的原型,這也許就是證據之一。

  作為芒種盛事,餞花的場面一般是充滿歡喜的。只是,相比“花朝節”,“餞花神”還是容易讓人生出傷感,其中尤以黛玉葬花為盛。

  林黛玉葬的是什麼花?在《紅樓夢》裏有過不止一回涉及,應該是包括桃花在內的多種。但“芒種葬鳳仙”卻是曹公特別著筆之處。第27回中言,“(寶玉)因低頭看見許多鳳仙石榴等各色落花,錦重重的落了一地……便把那花兜了起來,登山渡水,過樹穿花,一直奔了那日同林黛玉葬桃花的去處來。”

  鳳仙天然姿態優美、嫵媚悅人。因其頭翅尾足俱具,翹然如鳳狀,狀如飛禽,飄飄欲仙而得名。古人愛把鳳仙和鳳凰聯係在一起。唐代詩人吳仁壁《鳳仙花》中的“香紅嫩綠正開時,冷蝶饑蜂兩不知。此際最宜何處看,朝陽初上碧梧枝”,就是把鳳仙當作鳳凰的化身的,碧梧枝指的是梧桐樹枝,相傳鳳凰非梧桐樹不棲。

  鳳仙花也叫指甲花,“爛漫只教兒女愛,指甲裝點錦成紋”。古代美人常用鳳仙花花瓣染指甲,把或紅或紫的鳳仙花花瓣輕輕研碎,任花汁沁出來,將花汁涂在指甲上,再用鳳仙的葉子包裹,以棉質細繩固定,數十分鐘或幾個小時,清亮光潤的指甲就形成了。這樣染上的指甲,顏色不易褪落,既好看又環保。

  鳳仙還凜然不可侵犯。明代醫藥學家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説:“自夏初至秋盡,開謝相續。結實累然,大如櫻桃,其形微長,色如毛桃,生青熟黃,犯之即自裂。”成熟的鳳仙籽莢只要輕輕一碰就會裂開,彈射出很多籽兒來,能“透骨軟堅,最能損齒,凡服者不可著齒也”、“庖人烹魚肉硬者,投數粒即易軟爛,是其驗也。”所以鳳仙的花語是“別碰我”。特別激烈的一個詞兒,卻説明了一個最基本的道理,對于高貴優良的精靈兒,哪能隨便觸碰?

  鳳仙暗合了寶玉與黛玉的情愫與品質。“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閬苑仙葩”林黛玉的《葬花吟》由此成為絕響,“美玉無瑕”賈寶玉是唯一聽眾。脂硯齋的評語是:“《葬花呤》是大觀園諸艷之歸源小引,故用在餞花日諸艷畢集之期。”葬花吟是“萬艷同悲,千紅一哭”的開始。

  其實,《紅樓夢》中的葬花人,除了黛玉,還有寶玉,有時是單獨,有時是同時,對于兩人如何葬花,曹雪芹採用明寫、暗寫等手法,除了第27回,還分別在第23回、第28回、第62回中,加以描述和渲染。寶黛的惺惺相惜,始終徜徉在故事的長河中。

  據説,鳳凰每五百年都要背負著積累于人世間的恩怨情仇,投身于集香木燃起的熊熊烈火中,以生命和美麗的終結換取人世間的祥和與幸福,在烈火中經受巨大痛苦和磨煉後又以更美好的軀體得以重生,從此鮮美異常。可惜寶黛之戀,實在太過短暫。

  鳳仙,也許是曹雪芹內心深處的一道光,在那樣的餞花時節,以一種透骨的香,行過靜謐幽寂的街巷,越過風霜沉積的高樓,穿過一個個安寧恬淡的夜和萬千歲月,在舊事、殘夢、離愁、迷途和萬裏山河中,解讀世俗,找尋來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川藏線上的美麗風景
川藏線上的美麗風景
神奇“不凍河”
神奇“不凍河”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江西廬山:楓葉美景迎客來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53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