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讀李耀宗《中華節日名典》札記:節日意味著什麼
2019-05-29 07:50:00 來源: 中華讀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中華節日名典》,李耀宗編篡,北師大出版社2018年8月,定價280.00元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三百內人連袖舞,一時天上著詞聲”;“塵世難逢開口笑,菊花須插滿頭歸”……

  每當我們讀到這樣的詩句,心裏總會泛起對某種時日的浮想和期待。

  四季周行、歲月流轉,在無止無終的光陰驛道中,人們孜孜行走不息,而其中總有那麼一些特殊的驛段光影斑斕、別有景色,讓奔勞中的人們感到親切溫暖、歡慰欣悅,或者是由于其不同尋常的意義,令人們不能不脫帽致禮、鄭重以待,這些妙異的時序驛段,就是生活中大大小小、各色各樣的節日。

  玄奧的節日源自于追懷和紀念,源于人們對某一日子重要性的集體認定。這些認定,大多源遠流長,傳統綿厚,其或是來自于對大自然的感悅應和,或是來自于原始信仰和宗教情愫,或是來自于對某人或某事件的景仰和重視,多彩的節日衍生出各個不同的節日行為,凸現並雕鏤、維係了內涵深邃的民俗風習,為年輪往復中的人間塵世注入了溫煦的色彩和集體儀式。豐縟多樣的節日存儲了一個民族最深層的文化記憶,隱藏著幽復的民族文化基因譜係的密鑰,其共趨的儀式行為,擎托起人們尋求民族認同和文化歸屬的內在情感,從而構成了一個民族歷史文化重要而獨特的組成部分。

  中華民族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共同體,由漢族和55個少數民族共同組成,各民族姿彩紛呈的節日構成了一個龐大、滋繁的節日體係,既自成流脈,又相互交織、融匯,檢視、梳理、鉤沉、厘清這一豐龐的體係,無疑是一件相當繁難的任務,而李耀宗教授的近著《中華節日名典》,則在這方面以一人之力給了我們一個驚喜。

  《名典》恢恢上百萬字,收錄了2700余個節日,近5000個節日名目,是迄今為止收錄、汲集中華民族節日最為豐蔚和全面的著述。尤為難能的是,《名典》在長期的資料累積和考訂的基礎上,更融入了編纂者多年田野調查的成果,不僅意在囊盡漢民族的各種節日,對競相繁麗的各少數民族節日也進行了縱深的梳爬、探幽,力圖求全。《名典》的編纂宗旨是“科學性、全面性、文獻性、實用性”,而此“立卷四原則”也折射出《名典》的突出特色。

  在各民族的節日係列中,歲時節日構成了其主體部分,其中蘊含的文化傳統、盈溢的民俗風情也最為煥目顯揚。《名典》追循這一節日體係的特徵,大膽拓新,在體例上不再採用以往的節日辭典多以筆序、音序來編列條目的方式,而是代之以“周期時序”的原則,以時間順次統攝全局,從而使得紛紜錯疊的節日在年輪移動的軸線上變得清晰有序起來,同時也使節日辭典的體例構成具有了自身的內在邏輯。

  在多元一體的文化格局中,中華各民族的節日文化存在著大量的相互汲引交滲的現象,其源流關係交縱繁復,不易辨析眉目。而《名典》將這種交滲現象,置于由時序的經緯線所構成的坐標之中,從而使得多民族節日間的內在文化聯係、主輔關係,以及其總體既異彩紛呈又不乏同聲共唱的全貌,更為明晰地彰顯了出來。另外,有諸多節日存有或多或少的異名別稱雜混的現象,《名典》在考訂廓清的基礎上,以主條目後列舉參見條目方式,一一予以歸納整合,傾力做到每一條目枝幹分明,其梳理辨析之艱,不難想見,非積年之力,不足以淬成。

  對于古今的各種節日,《名典》的原則是不論“見在、已泯”“大小、厚薄”“精華、糟粕”,一律“並蓄兼收”,力求反映出中華節日的全貌,從而使《名典》既成為一部面目出新、詳盡實用的工具書,又具有厚重的文獻價值,其中貫穿了編纂者探本求實的學術追求。在《名典》中,凡是在中華文化史上留下足跡的節日,幾乎都能檢索、查閱得到。例如人日節、千秋節、中和節等等,都曾是古代的重要節日,曾經喧盛一時,然而隨著物換星移,時過境遷,已長久地煙消火滅了,對此《名典》存而不漏。但中華兩千多年的節日生發,蘊積極豐,浩若江海,收錄中有零星涓滴的遺落,亦在所難免。比如晦日,亦曾經是古人重要的節日,胡震亨《唐音癸簽》記述唐人“尤以晦日、上巳、重陽為重”,《唐六典》和復原的唐《假寧令》中亦規定,逢晦日休假一天,而此著述的節日條目中尚未見其蹤。但此等細微之憾,對于厚重的整部《名典》來説,似乎並不足以稱瑕。

  傳統深厚的節日民俗,實在是一只無形之手的神奇剪裁,其內在的本質,無不盈溢了人們對于自身情感、精神向往、生存逢遇和重大行為的謳唱,其內在話語,大都不約而同地趨歸于同一指向——內心的歡愉。節日風情是蕩起人們諸多歡樂的風馬雲車,潛藏著對于生命的自我關愛,為人們的生存賦予了許多的意義。清末民初學者尚秉和在《歷代社會風俗事物考》中論説,歷來百姓大眾借民間節日以求取歡欣,這是由于“蓋無論士、農、工、商,終歲勤勞,無娛樂之時,則精神不活潑,古之人于是假事以娛樂”。而《名典》的條目中對節日文化尤其是對傳統節日文化的梳理和闡釋,疏密得當,詳略有致,所突出的也正是這一本質內容。

  為歷史存照,為文化拂塵,為傳統揚輝,為遺誤正名;歸流為海,爍古博今,這些,都是《名典》在編纂中所持有的一份企願和堅持不懈的初衷吧。 (李紅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張家界雲海
張家界雲海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45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