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種溫暖的現實主義寫作
2019-05-22 09:09:05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世紀60年代的長篇小説創作多以農村題材見長,這大概與小説作者的生活經歷和年代有關,他們可以從生活中源源不斷汲取經驗與智慧,成為創作的源泉。而吳克敬的小説卻巧妙地從女性視角出發,講述了一個個溫情的故事。從早期創作的《渭河五女》《初婚》《寡婆祠堂》等作品,到近期新作《分骨》(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這些作品都是以女性人物為中心。近些年在各種演講場合、散文創作抑或《分骨》後記中,作者都表達了自己的女性情結:自己成長于濃鬱的女性懷抱裏,充分感受到女性的溫馨、溫暖與溫和,寫作自然受到女性力量的影響。

  新作《風骨》中吳克敬用溫暖的筆調和現實主義手法講述了一群當代都市女性在現代社會中的奮鬥、孤獨、困境與掙扎。無論是外表光鮮亮麗的新聞人,還是個體服裝店老板,抑或是陜北信天遊歌手、女警察,他從心裏由衷地欣賞並讚美九位女性,讚美她們的美麗、青春,更難得的是文中塑造了一個正直的理想人物“鎖子”,默默地關注她們。

  有多長時間作家筆下的人物沒有理想人格了?作家們成了欲望抒發的鼓手,擅長披露黑暗,幾乎要取代新聞記者的職業!在《分骨》中,作者努力塑造這樣一個理想人物“鎖子”:他出身于貧困山村,失去父母後在表姐米細心的關愛和資助下成了省城一名乳腺疾病專家。他從沒有在大城市中迷失自己,也許是出于對表姐的感恩和愧疚,他“鎖”住了欲望和墮落,化身成為一個苦行僧般的理想人物而存在。他堅持著自己的審美與信仰,那就是相信靈魂、相信奉獻的力量。

  作者筆下塑造的女性們,承載了傳統與現代的美,她們是溫柔、美麗、青春、知性、奉獻等美德化身,這與許多20世紀60年代作家筆下的“厭女症”形成對比。正因為有內心對女性的尊重與熱愛,作者塑造的九位女性承載了改革開放過程中女性群體從內到外的變遷,她們體現的獨立、承擔、奮鬥等精神也是當下大多數女性的真實寫照。

  作為陜西西府人的吳克敬,近年來似乎著迷于陜北特殊的地域文化,《分骨》中不斷借主人公之口唱出的信天遊進一步強化了作品的地域特徵。作者耐心講述了幾位與陜北文化有關的理想人物的傳奇人生,讓我最感動的是作者寫作倫理的選擇。作者在後論中坦言,故事的源頭是一位朋友講述的“分骨”正面新聞,但他沒有即刻在新聞的刺激下寫出這個故事,而是選擇去慢慢尋找這個故事的內在情懷。無獨有偶,作者又碰上了一個負面新聞,兩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促使他對題材的再思考,最終促成了作品的誕生。

  這讓我想到了作家的創作倫理。作家不是一個描述事實職業,不是一個記載職業。生活中的經驗帶來的靈感固然重要,但作家的消化理解再加工能力決定了作品最後的質量。新時期小説創作的諸多詬病已經證明,只有思考才能賦予作品新的生命,任何僅以新奇、離奇、黑暗為噱頭的創作不但對小説敘事毫無貢獻,最終也會被讀者拋棄。經受苦難的鎖子最終病逝于自己擅長治療的疾病,那也不要緊,作者選擇讓鎖子的靈魂繼續關注那些愛他的人。

   (作者:李瑩,係西安財經學院副教授)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杜鵑花開峨眉山
杜鵑花開峨眉山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分水嶺上“山路十八彎”
分水嶺上“山路十八彎”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14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