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鮫在水中央》出版:生活是文學的源泉
2019-05-17 09:06:56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日前,由博集天卷、言幾又書店聯合主辦的“世界上所有的道路——孫頻《鮫在水中央》新書首發式”在京舉行。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評論家張莉,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作家梁鴻就小説《鮫在水中央》與作者孫頻一同展開討論。

 

孫頻《鮫在水中央》新書發布會現場

  《鮫在水中央》是“80後”作家孫頻的新作。作者孫頻談及創作心得時説,這是她多年來一直想寫的一部作品。雖説是虛構類作品,但是所有創作素材都來源于自己生活過的家鄉,是這個世界上真正與自己有血肉相連的東西。小説無論是無人的深山老林還是那座廢棄的工廠,都源于她兒時的記憶,那座工廠的變遷凝聚了很多人世間的滄海桑田,是她一直以來渴望表達的東西。書中的人物被時代裹挾,他們是見證者,也是旁觀者,更是探尋者。他們在尋求生存的同時,又不斷尋求精神救贖,保持精神上的潔凈。“生活是文學的根本源泉,這不是一句過時的話。我更希望《鮫在水中央》這本書的底蘊鋪著一層希望之光,如穿透水面而來的光。”

  看完《鮫在水中央》之後,梁鴻覺得《鮫在水中央》與孫頻之前的作品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孫頻不再以一貫的女性視角創作,而是嘗試通過男性的第一視角講述故事,將現實生活與那些充滿詩意的廢墟交錯在一起,人物內心深處的荒涼感和孤寂感消解在詩性的山林、廢棄的工廠,人物又在孤寂與荒涼中執意為自己點著一盞心燈照路,這些要素構成了《鮫在水中央》最鮮明的色彩。正是這種對“現實感”精準而詩意的把控,才沒有讓人最本真的那些東西被湮沒,這是孫頻在文學創作中最可貴的地方。書中那些不起眼的小細節都異常扎實,似乎能讓人觸摸到最真實的生活肌理,扎實的細節築起了整部小説,正是這些不起眼的細節使小説最後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時候,卻是那麼的觸目驚心。

  張莉表示,一個作家必須得有現代性,有許多人説孫頻和張愛玲相似,她們作為女性作家,都能具備直面現實社會冷酷、決絕的勇氣,深入到人性的黑暗中去,但是張愛玲有張愛玲的現代性,孫頻也有著她自己的現代性。她認為,寫作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作為當代作家,怎麼來處理那些不能觸及的東西。這種處理不是四兩撥千斤,而是你把靜寂、空白卻充滿力量的東西通過什麼樣的聲音傳達出來。這特別考驗作家,作家可能都要面臨這個考驗,但有的時候它也可能形成新的藝術的聲音、藝術的特質。

  在張莉看來,孫頻的小説有許多地方和賈樟柯導演的電影有相通之處,可能因為孫頻和賈樟柯的家鄉都是山西呂梁的小縣城,作品元素多取材于當地的廠礦、廢墟,作品中的那些小人物都是廢墟之中的堅守者。這是一種現實感,而《鮫在水中央》就是這樣一部深具現實感的作品。更難得的是,孫頻將現實感與藝術感平衡把控,書寫出了人們平時難以言説的幽微情感。

  談及這次作品視角改變的時候,孫頻説,當你一直用單一角度創作就會慢慢産生一種“厭倦感”,想要有所改變,所以我在《鮫在水中央》中嘗試換一種視角來創作,我不想把自己一直困在某種局部裏,想拓寬自己的視野,而不是單單只用女性視角來看待世界,想嘗試一種去性別化的寫作。梁鴻表示,當代社會對于女性意識的態度的確是非常復雜的,女性作家也漸漸地意識到寫作過程中存在著諸多缺陷和迷障,但是女性意識同樣也是非常重要的,不必去回避女性精神。而女作家們經過一個思考和成長的過程後,或許可以打開女性文學審美的另一扇窗,給讀者開辟出另一種閱讀體驗。

  張莉認為,現在的女性意識寫作的確進入了一個低徊時期,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它的終結。相反,在這個環境下能夠繼續深具女性意識的創作,其實是上天的饋贈。女性意識現在是女作家們要刻意回避的東西,在文學史的寬闊洪流中,它也是微茫而且很不起眼的,但不可否認,女性意識仍然是是文學寫作中最四通八達的一種力量,如果誰能意識到自己深具女性意識的力量,她的寫作就可能會有顛覆性。

  大家都認為,《鮫在水中央》這本書中有一種深沉而強大的力量能夠擊中人心,書中這三部小説的美是飽含深情、波瀾壯闊的,同時也是靜水流深、層層遞進的。(杜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福建莆田木蘭陂
福建莆田木蘭陂
南寧:南湖岸邊花飄香
南寧:南湖岸邊花飄香
亞洲文化嘉年華在京舉行
亞洲文化嘉年華在京舉行
山東濟南:初夏泉城美如畫
山東濟南:初夏泉城美如畫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36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