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烏合之眾”到“笑傲江湖”——讀《辯論我最強》
2019-05-15 16:06:4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文/薛賢榮

  打開許諾晨校園小説新作《辯論我最強》,便難以釋卷,雖只有四五萬字,故事卻講得引人入勝,令人産生強烈的閱讀願望和審美期待,是一本文學性與可讀性俱佳的好書。

  可讀性是小説的一個重要美學原則,校園小説更應如此。少年讀者對枯燥的故事本能地會産生抗拒。許多兒童小説家為了增加小説的可讀性,吸引小讀者眼球,常在校園小説的旗幟下,有意宕開筆墨,把主人公引出校園,讓他們在社會上歷險,或在自然界探險,以其奇特的歷險或探險經歷吸引小讀者關注。嚴格地説,這已不屬于校園小説了。校園小説中另一種“抓眼球”的方式,是把學校寫成江湖,有團夥,有恩怨,有義氣,有初戀。這樣寫來雖然熱鬧,但格調趣味不夠高雅,不是合格的校園小説。

  《辯論我最強》則是真正的校園小説。它的故事情節,人物活動,全都發生在校園內,或與校園密切相關。小説中呈現的校園生活,普通,平凡,既不轟轟烈烈,又不離奇古怪。它的魅力完全來自于濃鬱的文學性,來自于作者圓熟的創作技巧。

  這部小説入戲很快,開篇就描寫了一個大場面:光榮小學張校長在教師大會上發表了熱血沸騰的演講,號召在全校開展辯論大賽,還要把優勝者選送去參加全國大賽。老校長熱情高漲,志在必得,不料被五年級班主任小貝老師當頭潑了瓢冷水。班長左拉拉正好給老師送材料,無意中了解了整個過程。由此,中心事件確立,主要人物出場,故事拉開序幕。刪繁就簡,沒有任何枝枝杈杈,脈絡清晰,進展迅速,絕不拖泥帶水,一下就抓住了小讀者的眼球。隨後的發展、高潮和結局,全都異彩紛呈,給予了讀者一次又一次的期待和驚喜。

  在情節的展開過程中,作者設置了一個個“意外”,如小貝老師對校長的提議居然不讚同,所有人對此都不理解,老校長氣得質問他:“你一個年輕人,思想還沒有我們這些老人家開明?”那麼,小貝老師為什麼對大賽冷淡呢?隨著情節的推進,讀者驚奇地發現,原來,小貝老師在讀大學時不僅喜愛辯論,而且居然是辯論高手!他現在之所以對辯論不感興趣,與他的大學同學莫青青有關。這樣,自然而然的又引出了一個人物莫青青。等到莫青青出現了,誤會解除了,心理障礙消除了,“辯論高手”的能量立即釋放,故事也進入高潮。

  再如鄧等等的出場,也是一個意外。就在校長與班主任意見不合,左拉拉夾在中間左右為難,不知如何表態時,董咚咚和歐陽圓圓氣喘吁吁地跑來,告訴大家一個驚人的消息:鄧等等在班上暈倒了。這真是神來之筆!這個意外,起碼有三重作用:一是終止了張校長和小貝老師的爭論,這種爭論如果繼續下去,勢必會削弱讀者的閱讀興趣;二是推動情節快速進展,節省筆墨,增加作品容量;三是讓本書的主角之一鄧等等以不同凡響的方式出場,引起讀者關注,董咚咚和歐陽圓圓也借勢登場。隨之而來的組建辯論隊、訓練、競賽,等等,也就水到渠成了。作者給情節設置的因果關係,既順理成章,又匠心獨運,規范而嚴謹,完全符合亞裏士多德在《詩學》中所説的,“一樁樁事情是意外發生而彼此間又有因果關係”,由此差生了良好的審美效果。

  許諾晨汲取了中國傳統小説的成功經驗,熟練運用了意外、突轉、伏筆、發現、鋪墊等一係列寫作技巧,極大提升了作品的可讀性和藝術感染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幾乎貫穿全書,在小貝老師、鄧等等、左拉拉等身上都反復出現,使整個故事波折不斷,驚喜不斷。

  作者在人物塑造上是下了功夫的。作品中出現的左拉拉等人物,在作者的其他小説中都出現過,讀者對他們都已有所了解,但在新的故事中,還是給讀者留下新的印象。校園小説中的少年形象,由于生活在相同的環境中,必定有許多相同相似之處,如何將他們區別開來,始終考驗著作家的功底。當然可以通過外在的因素如相貌、服飾加以區分,但僅僅如此是不夠的,關鍵要在性格上加以區分。最能體現人物性格的,是特定環境中的人物行動和語言。而在作家心中,對自己筆下的人物性格,其實早已心中有數。

  許諾晨通過左拉拉之口説:“我看到了鄧等等的執著,將美麗的激情,董咚咚的勇敢和歐陽圓圓的努力……”這種通過某一人物之口,用一句話概括其他人物性格的方式,很獨特,很有意味,同時也很準確。以鄧等等為例,這個人物個性強,反差大,令人難忘。“執著”的確是他最核心的性格特徵。他的“執著”是如何體現的呢?他的家庭條件不好,身體也不好,語言表達能力不強,還不自信。他所在的“烏合辯論隊”的隊友們一直擔心他拖後腿。隨著故事的發展,表象漸漸隱去,他的另一面開始顯現,“貧窮的物質生活並不妨礙他精神上的富有,他有愛好,有熱情,也時刻準備著為這愛好和熱情付出”。他想找幾本關于辯論的書看看,提升自己,苦于沒錢買,就到夜市去給書商搬書,以出賣勞力為代價換取想看的書;他搜尋電視節目中辯論的場面,細細觀看認真揣摩;他認真記筆記,尋找對手的破綻,以便關鍵時給予對手決定性的一擊!這些“笨功夫”“死功夫”助他一戰成功,也就是説,“執著”,正是他克服一切不利因素最終實現理想的利器。果然,四辯時間一到,鄧等等大步上臺,妙語連珠,警句跌出,大放異彩,在一片歡呼聲中拔得頭籌。至此,鄧等等的“執著”性格塑造完成,獲得極大成功。蔣美麗、董咚咚、歐陽圓圓的“激情”“勇敢”“努力”,也在各自的行動和語言中得以展現。左拉拉是主角,形象最豐滿。作者寫了她作為班長的組織能力和溝通能力,寫了她敏銳的洞察力和一往無前的勇氣,同時也寫了她的失誤與自省。左拉拉不是完人,卻是血肉豐滿的成功形象。

  作者在塑造人物形象時,採用了多幅筆墨。在塑造鄧等等的形象時,用的是表裏對比的方法,表面的木訥和內裏的聰敏形成反差;塑造左拉拉的形象時用的是前後對比的方法,“烏合辯論隊”剛組建時,她輕視了隊員的實力,初戰告捷後,她認識到自己的失誤,立即做了誠懇的檢討並積極備戰決賽;塑造其他人物形象時,較多用的是相互比較的方法,讓人物做符合自己性格的事,説符合自己性格的話。金聖嘆在評析古典名著《水滸傳》時,對成功的人物形象提出如下要求:“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氣度,人有其形狀,人有其聲口。”《辯論我最強》中的人物形象,基本上符合這個要求。

  小説是語言的藝術,小説對語言有極高的要求。在這部作品中,許諾晨不僅一如既往地保持了小説語言的準確性、表現力和形式美,而且注入了輕快幽默的喜劇元素。最典型的莫過于左拉拉給她組建的辯論隊所取的隊名——“烏合辯論隊”。左拉拉在著手組建辯論隊時,對成員的水平嚴重低估,對辯論隊的前景並不看好,恰好“烏合之眾”這個成語從腦中一閃而過,便隨口取名“烏合隊”。由于其他隊員沒有學過“烏合之眾”這個成語,不了解隊名的真實含義,便對這個古怪的隊名議論紛紛。蔣美麗第一個站起來發問:“烏合辯論隊?烏合是個什麼東西?烏鴉的合家歡?烏雲也很合理?何首烏的合租房?”左拉拉不好説出真想,只好隨口胡謅道:“烏嘛,代表烏金,那可是這個古代對太陽的稱呼,象徵我們精神面貌昂揚向上,充滿陽光。合呢,代表合作,希望咱們大家齊心協力,合作愉快!”無論質疑或辯解,都呈現出語言的機智與美妙,響亮而明快。從隊名的提出,直到故事結局,圍繞隊名不斷掀起波瀾,唇槍舌劍的交鋒一波又一波,風趣幽默的話語令人忍俊不禁。“烏合”二字,在特定的情境中,已經被賦予了新的含義。

  從“烏合之眾”到“笑傲江湖”,“烏合辯論隊”從誕生到輝煌,一路走來,有動搖,有堅持;有矛盾,有和解;有拼搏,有成功;曾被無情挖苦,又獲由衷讚揚……校園裏杯水微瀾式的矛盾衝突,同學間孩子氣十足的喜怒哀樂,通過“辯論大賽”這一核心事件,表現得如此酣暢淋漓,如此趣味盎然,如此輕快幽默,無不得力于許諾晨筆下得心應手的成熟的語言藝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巴黎:香街點燈
巴黎:香街點燈
第二屆紐約花燈遊園會開幕
第二屆紐約花燈遊園會開幕
川藏線上的美麗風景
川藏線上的美麗風景
神奇“不凍河”
神奇“不凍河”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34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