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杜牧眼中的清明:除了愁緒一腔,還有歡樂滿懷
2019-04-04 07:02:07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清明小長假即將來臨,市民除了祭奠祖先,還忙著出門踏青。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楊耀燁 攝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杜牧是個“騙子”,給了我們一個灰色的清明。傳統節日是有屬性的,似乎我們沒有越軌的資格,因為父親和父親的父親們一直是虔誠的傳承者,于是,我們願意被杜牧欺騙,而且很享受這種“濕漉漉”的心情和季節。

  文/徐雲方

  關于“清明節”,我們一直停留在杜牧設置的情境裏,千百年來,每逢清明,必是吟誦那“雨紛紛”的斷魂絕句,以為那就是杜牧的清明。在我們看來,清明節似乎就該淒風苦雨,就該行人斷魂。因為,在那樣的季節,在那樣的天氣,你怎好去把心情交給歡快來打理,不近人情,也不解天意。于是,在杜牧的指引下,我們就進入了一個千百年的“圈套”,只知愁苦,不明歡快,清明節就該是哀怨的海洋。事實是這樣嗎?其實,杜牧的清明,我們都不懂!

  在詩人眼中,清明除了“雨紛紛”,清明還有“杏花村”。一春的愁雲,一路的風雨,這個季節恐怕是對江南雨季最好的詮釋了吧。三四月的江南,的確如杜牧所説,屬于憂愁的。在詩人眼裏,形單影只遇上了江南的清明,于是才有前半句的“雨紛紛”和“欲斷魂”。而很快,詩人話鋒一轉,節奏就變得明快起來,如果我們理解為詩人要借酒澆愁的話,那你將永遠在憂愁的狀態裏不能自拔。詩人是有意為之的,把牧童引進來,再搭上“杏花村”,這不是一個非常休閒的生活狀態嗎?

  然而,北方的春天總是幹燥,“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雖是成都的春雨甘霖,但正是杜甫經歷了陜西旱災之後的萬千感慨。當我們沒有春雨醞釀感情時,你怎麼去調配你不太發達的感覺神經,讓它生出愁與苦的味道來?

  不必牽強地去灰暗你的清明世界,除了“雨紛紛”,還有“杏花村”,除了愁緒一腔,還有歡樂滿懷。掃墓、踏青、插柳等是清明節的主要活動,但以掃墓祭祖為重。感念先人是理所應當的,孝是百善之首,該哭就得哭,但清明不應該全是淚水。還是先輩們太聰明,總能夠協調陰和陽的關係,即便是在這樣一個去探望祖先的路上,也會生出和煦的念頭。

  杜牧的清明是灰色但不憂鬱的,是清朗但不嘈雜的,是“雨紛紛”的敬意,又是“杏花村”的愜意,杜牧的清明是“中庸”的,它應該給我們的生活帶來啟發。

  幽山一僻處,杏花開正濃,一壺清茶,或一壇老酒,一對戀人,或三五摯友,休息,只是休息。撣去鬧市裏的灰塵,放下條條框框,還自己一片晴朗的自由世界,讓身心愉悅,豈不是杜牧在隔空指點迷津嗎?(中國文明網)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094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