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溫故:第一個登上埃菲爾鐵塔的中國人
2019-03-30 08:41:30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蔡輝

  “西報雲:法都巴黎擬造一鐵塔,高一千尺,以誇耀于天下,不知能竣工歟?抑半涂(途)而廢歟?目下尚難臆斷也。”1888年2月,《申報》率先報道了埃菲爾鐵塔的消息,此時開工已一年多,並非“擬造”。

  1889年3月31日,埃菲爾鐵塔正式建成,距今恰好130周年。

  1905年,康有為到巴黎逗留10余天,三登埃菲爾鐵塔,撰文稱:“自遠望之,如天際雲中,玲瓏檔閣,幾疑蜃樓海市焉,其宏觀大起,傑構千尺,未有若巴黎鐵塔之博大恢奇者,天下之大觀偉制,莫若巴黎之鐵塔矣!吾當首登之,以望巴黎焉。”

  康有為喜冒險,在巴黎,他還乘坐了熱氣球,但所謂“首登之”,卻非事實。

  埃菲爾鐵塔落成後,1890年春季號的《格致匯編》已有報道,稱:“前年法京大博物院前造一鐵塔,其高莫倫,計有千尺,俱以熱鐵為之……塔內有起落架,容客數人,以壓水法起落,數分時即可上下,大省人步,塔內有賣食物飲物之處,並有憩息遠眺之處,最為方便。”

  《格致匯編》是上海最早的科學雜志,時任主編為英國人傅蘭雅。此文記述生動,恍若親歷,此時至少已有4名中國人登過鐵塔。

  1890年,清政府派著名外交家薛福成出任駐英法意比公使,薛于1月31日啟程,3月13日,薛福成登上了鐵塔,他在日記中寫道:“乘機器而上,凡四換機器而至頂。每高一層,則下見川原廬舍人物車馬愈小一倍,俯視巴黎,全城在目,飄飄乎有淩虛禦風、遺世獨立之意。”

  與薛福成同時登塔的,還有黃遵憲和世增。

  世增是名將祖大壽的後裔,漢軍旗人,畢業于同文館,通法語,曾譯《西伯利亞鐵路圖》等,後任雲南布政使,辛亥革命時被推為都督,世增堅拒,因而遇難。

  黃遵憲被譽為“近代中國走向世界第一人”,曾掀起“詩界革命”。時由薛福成薦任駐英二等參讚,與薛同船赴歐,他專為埃菲爾鐵塔寫了一首長詩,稱“一覽小天下,五洲如在掌”。此外他還寫過《今別離》,也以鐵塔為主題,稱:“並世無二尊,獨立絕依傍。即居最下層,高已莫能抗。”

  然而,晚清明臣張蔭桓比他們三人更早登上埃菲爾鐵塔。

  張蔭桓是廣東南海人,應科舉不利,靠捐納當上了知縣,頗受同儕輕視,但他做事幹練、認真,名臣丁寶楨曾説:“余子碌碌,能辦事者,惟張某耳。”後得到慈禧的青睞。

  張蔭桓年輕時便重視洋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面國旗——龍旗的設計者。

  1889年,清政府任張蔭桓為駐美國、西班牙、秘魯三國公使,轉道歐洲赴任,途經巴黎。

  在巴黎,張蔭桓曾到世界博覽會參觀,並“高步共登雲外塔”。張蔭桓登至鐵塔最高層,今天大多數遊客只允許到第二層。張蔭桓還寫了《巴黎鐵塔歌》,稱:“制為鐵塔垂百丈,玲瓏釘綴銖兩勻。中分三級下四足,地震不倒雷無神。絕頂飛箋達諸國,下層會食容萬人。”

  錢鍾書先生曾説:“張蔭桓的詩和駢文,都不愧名家。”

  張蔭桓寫過不少科普詩,如談到地球為圓形時,他寫道:“兩洲天線各崢嶸,海勢無風亦不平。大地如球颿與轉,候潮有信表同聲。”

  張蔭桓最早通過密折向光緒皇帝推薦康有為,並拉攏翁同龢共薦,被時人視為戊戌變法幕後的操盤手。後張、康關係破裂,張置身局外。戊戌變法失敗後,張蔭桓幾乎就戮,在外國公使幹預下,被發配新疆,1900年被慈禧下令秘密處死。

  以康有為和張蔭桓的關係,應知張早就登過埃菲爾鐵塔,為何還要自稱“首登之”?

  一方面,康有為個性誇張,好作大言;另一方面,他可能知道1896年李鴻章拒登塔事。

  1896年,因甲午戰敗,李鴻章失去了全部重要職位,被清廷派往歐美巡遊。恰好7月14日是法國共和國國慶,法國外交部設宴“百丈樓”(即埃菲爾鐵塔),宴後請李鴻章登塔,但李表示“傷于風”,拒絕登上頂層。

  李鴻章為何不肯登頂?時人多有猜測,或因此前中法戰爭,法國民間對李鴻章態度冷淡,法國政府為爭取軍火訂單,安排李鴻章住豪華賓館,一時輿論大嘩,政府只好公布細賬,表明全部招待費不超8萬法郎。

  李鴻章拒登頂事影響甚巨,可能給康有為以錯覺,以為自己做到了李鴻章未做的事,就算“首登之”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安徽黟縣:油菜花開景如畫
安徽黟縣:油菜花開景如畫
河南信陽:春日茶香
河南信陽:春日茶香
非遺風箏有傳承
非遺風箏有傳承
斑海豹洄遊棲息遼河入海口
斑海豹洄遊棲息遼河入海口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10094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