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今天的歷史學不夠感人 中國史學關注人和人性的傳統不能丟
2018-11-13 07:11:42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漢書》,又稱《前漢書》,是中國第一部紀傳體斷代史,由東漢歷史學家班固編撰。《漢書》與《史記》《後漢書》《三國志》並稱為“前四史”。

  路新生

  史學發展到今天,已經引起了世界范圍的關注和反思。歷史學是人文學,它本身理應有一種人文關懷,歷史最本質的特點是它不能夠再現,和科學存在本質上的不一樣。但是在治學過程中,科學家的嚴謹細致,又是歷史學家所崇奉的。所以歷史學本身,我個人認為它應該是科學和藝術這兩門學科交叉以後的産物,它既不能像科學那樣用實驗來證明,又不像藝術那樣可以有虛構的成份。

  今天的歷史著作不感人

  但是今天的歷史學,我覺得有一點不倫不類的色彩。你説它是科學,它又不能通過實驗來驗證,你説它是藝術,它又沒有藝術的感染力。我們都知道,劉知幾好《左傳》,王國維好《漢書》,呂思勉曾經三讀《廿四史》,我們應當想一想這其中的原因。我想,這一定是傳統史學滿足了人的“精神饑渴”, 戳到了人心最柔軟的地方,這個地方就是人心和人性。但自從梁啟超“史界革命”這個命題提出以後,就給我們規定死了,歷史學的鐵律,就在研究歷史運動本身的公理公例,認為這才是歷史學最根本的職責。這就導致我們今天的史學界拋棄了中國傳統史學中一些最優良的傳統,走上了另外一條發展道路。如今史學界拿不出一部能夠讓人愛不釋手、百讀不厭的史著,病根就在當今史界將傳統史學關注人和人性這一優良品質拋棄了。它沒有中國傳統史學那樣一種關注人和人性的根本特徵,因此不能對人心形成震撼,也缺乏對人心趨善的鼓勵性。所以它不感人,今天的史學著作,特別是今天的通史和斷代史,在這方面的毛病我覺得特別嚴重。

  歷史學首先是人學

  那麼,今天中國的史學,有沒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回歸傳統?

  我認為,這要靠全體史學家們的覺悟、全體史學界同仁的努力。人們常説文學是人學,歷史學同樣也是人學,而且更加應該是人學。因此,現代史家應當從根本上擺正歷史學首先是人學的理念。如果不建立這樣一個觀念的話,歷史學恐怕很難重新找回傳統史學優良之長。歷史學畢竟是人文學科,它應該是為人之學,是為了“知人論世”,為了人更好地發展。它的研究對象是歷史,歷史的創造者是人,因此歷史學歸根到底應該去關注人。這裏所説的“人”是指有思想,有豐富的心靈活動,有語言,有“動作”的活生生的人。這樣的“歷史人”因為“動作”而形成歷史的“情景”,眾多歷史的情景組成歷史的“場景”。所以,史家不應該僅僅去關注人創造出來的表象、歷史的發展階段、規律。

  規律是可以重復、可以驗證的。中國史學界曾有社會五階段論,即從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到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最後到共産主義社會。因為五種社會形態理論的提出,探討這種社會規律就成了一種趨勢,産生了很多圍繞著這種規律的爭論,花去了史學界相當大的精力。今天看來,對于這些問題的探討,當然是有益的,至少我覺得它可以引起人們在理論上去思考,比方説什麼是封建社會?封建這兩個字的內涵究竟是什麼?什麼是奴隸社會?為什麼叫它奴隸社會?什麼叫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引導學界去思考這些問題。但是因為我們把大部分精力用在對這些問題的探討上,就導致人們對于實際上創造歷史的人的忽略,對于在歷史場景當中人所發出的動作、語言、思想、心靈狀況的忽略,更不用説歷史上的歷史人,他們的尊嚴、自由,他們的憎惡、善、美等這些問題。這些問題已經淡出今天史學家們的視野。這是值得我們反思的。

  (作者為華東師范大學歷史係教授)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洋六號”科考歸來
“海洋六號”科考歸來
埃及塞加拉古墓群新發現7座法老墓葬
埃及塞加拉古墓群新發現7座法老墓葬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江西:“臍橙之鄉”豐收採摘忙
江西:“臍橙之鄉”豐收採摘忙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9913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