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誦讀經典:人家不必論貧富,惟有讀書聲最佳
2018-11-05 14:53:0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未名湖畔好讀書:北大中華經典名篇誦讀文本》

楊虎 主編

北京大學出版社2018年9月版

  

誦讀經典:人家不必論貧富,惟有讀書聲最佳 

文/聶震寧

  一個全民閱讀的熱潮正在我國形成。各行各業各地區,乃至眾多家庭,正在散發出濃濃書香。閱讀正在豐富著人們的生活,閱讀正在激發著人們的創新激情,閱讀正在悄然改變著國民的氣質,學習型社會建設正在成為我們看得見的現實。

  一個閱讀經典名篇的熱潮也正在形成。這是全民閱讀順理成章推動而成的。為了有價值的閱讀,人們要麼回顧既往,尋找光彩永在的經典名篇,要麼立足當下,迎接激動人心的創新篇章,二者相輔相成,不可或缺。相比較而言,作為更為可靠的閱讀,經典名篇往往受到更多讀者的親近。經典名篇經受過漫長歷史的檢驗和汰洗,業已成為中華民族共同的文化符號和集體的精神記憶,在大眾性閱讀活動中,是最能受到廣泛接受的閱讀內容。記得在一次閱讀論壇上我説過這樣的意思:當有人説不知道讀什麼書時,那麼,告訴他:“讀經典”;當有人説一時沒有好書讀時,那麼,告訴他:“讀經典”;當有人説書讀完了怎麼辦時,那麼,告訴他:“讀經典”——因為經典是讀不完的,因為“好書不厭百回讀”,經典是常讀常新的。

  隨著經典名篇閱讀熱潮的到來,經典名篇的誦讀也正在蔚成風氣。《未名湖畔好讀書:北大中華經典名篇誦讀文本》的編選出版,正是在閱讀經典名篇的熱潮和熱烈的誦讀風氣中應運而生。

  誦讀經典名篇,當今有的讀者或許以為這是閱讀活動為了壯聲勢、振精神、造影響的一種表演形式,其實不然。雖然大眾集會,登臺誦讀,不無表演成分,可是,其緣由和意義,遠不是所謂表演形式可以涵蓋的。在人類閱讀史上,誦讀是早于默讀的,或者説,人類的閱讀是從誦讀開始的。有文獻記載,在古希臘和古羅馬時期,圖書館裏人聲嘈雜,閱讀的人都在出聲朗讀,並沒有人為此發出埋怨。至于通常的默讀,作為一種閱讀方式,一直到公元10世紀才在西方普及。而我國早在先秦時期也是一片誦讀之聲,直到唐宋,依然誦讀成風。中國的孔子與遠在希臘的蘇格拉底,所處時代相近,不約而同地都是“述而不作”。典故“述而不作”的釋義是只敘述和闡明前人的學説而自己不創作,竊以為從這一典故亦可窺見彼時大聲誦讀的情狀。只有一部、幾部竹簡或羊皮書,老師不大聲念出,更多學生如何閱讀?

  我國唐宋時期,文學相當繁榮,讀者閱讀量陡增,卻也依然以誦讀為主。唐代詩人翁承讚,詩作遺存不多,其中有《書齋謾興二首》因為寫讀書,卻有些名氣。其一:“池塘四五尺深水,籬落兩三般樣花。過客不須頻問姓,讀書聲裏是吾家。” 其二:“官事歸來衣雪埋,兒童燈火小茅齋。人家不必論貧富,惟有讀書聲最佳。”其中“讀書聲裏是吾家”和“惟有讀書聲最佳”兩句流傳較廣,應當正是當時平常人家誦讀成風的真實寫照。

  唐宋時期的文人自然過的是熟讀成誦的讀書生活。唐宋八大家之首的散文家、詩人韓愈“口不絕吟于六藝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編”。南宋教育家朱熹,十七八歲時讀《中庸》《大學》,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誦讀十遍。晚年退居山林,依然堅持讀書誦咏,和他的學生一起挾書而誦,大聲誦讀《詩經》《楚辭》。《朱子讀書法》中就有朱子教授誦讀的章句:“讀詩之法,須掃蕩胸次凈盡,然後吟哦上下,諷咏從容,使人感發,方為有功。”正因為是誦讀為主,古人讀書便有多種誦讀方法,大約有歌、唱、誦、讀、吟、咏、哦、嘆、哼、呻、諷、念,等等。這些方法或有旋律,或無旋律,但都是發聲而讀。那麼,試想,倘若要把古人的書讀懂讀活讀出感覺,是不是今人也應當如此這般地去誦去讀呢?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古人寫作詩文,原本就預備與人誦讀,在寫作中對誦讀效果也就會有所預設,不作誦讀如何體會得到古詩文中那些內容、意蘊、審美、語言、音韻、節奏等?古人説“書讀百遍,其義自見”,認為誦讀過程就是理解的過程。現代語言學家呂叔湘曾經指出:“講到讀書,中國的傳統是講讀的,特別是古文,有一定的説法,一定的腔調。”當代編輯家周振甫也發表過類似的見解,認為誦讀可以“使我之心與古人之心契合于無間,然後能深契自然之妙”。

  很長一個時期以來,我一直是非常讚成在全民閱讀中更多開展誦讀活動的。開展誦讀,不僅可以讀好經典古詩文,而且能讀好中外現代文化文學名篇。誦讀可以振奮精神,誦讀可以愉悅心情,誦讀有助于閱讀理解,誦讀有益于身心健康,誦讀可以激發我們的想象力,誦讀可以帶動更多人參與到閱讀中來。2008年3月,在全國政協十一屆一次會議上,我曾提出過一份關于開展大學生晨讀活動的提案。盡管我知道這樣的提案是不可能得到真正有效的接受和落實的,但我相信還是會對閱讀社會産生良好影響。為此,我還寫了一篇隨筆《青年日新從晨讀做起》,發表在《人民日報》(海外版)上。後來,我在2017年3月出版的拙著《閱讀力》一書中,更是專節講述了“朗讀早于默讀”和讀書要“動口”的道理和好處。我相信,一個開展全民閱讀的社會,誦讀是最為值得提倡的閱讀方法,全民閱讀的“廣場效應”可以在大眾誦讀的朗朗書聲中得以實現。這些年來,眼見得在各地全民閱讀活動中有了越來越多的經典誦讀,微信公眾號“為你讀詩”下載量驚人,央視一套的“朗讀者”節目創下很高收視率,不用説,誦讀正在我們社會蔚成一種良好風尚。

  前面我們説到,《未名湖畔好讀書:北大中華經典名篇誦讀文本》是在閱讀經典名篇的熱潮和熱烈的誦讀風氣中應運而生,而事實上,更值得注意的是,此書的編選出版,還是在我國最著名的高校北京大學對經典古詩文誦讀方法的充分認識和重視的基礎上,而且付諸實踐多年後得以實現。據此書主編、北京大學繼續教育學院副院長楊虎博士介紹,2013年以來,北大繼續教育學院在培訓班上推廣晨讀經典活動,每天清晨在開課前15分鐘,全體培訓學員放聲誦讀一篇經典詩文。瑯瑯書聲,在未名湖畔形成一道別樣的人文風景。培訓班學員多是在職的公務人員、企業高管和各界專業人士,這項活動受到學員們空前的歡迎。活動甚至還得到了授課老師的一致好評,很多授課老師主動參與到活動中來。此書就是在這項活動中,經過多年的實踐,反復編選、搜校、誦讀、修改、增補、完善而編成。

  對于《未名湖畔好讀書:北大中華經典名篇誦讀文本》的編選工作,自然有不少值得稱道之處。譬如選文分類,不是拘泥于古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自然順序,而是反向以“平天下、治國、齊家、修身”為序,列出“家國天下”“官箴政道”等十個專題,足可看出編選者立足高端人才培養的北大氣象。又譬如,為了所選文章便于今人誦讀,編選者對于過長的古文採取節選的辦法,控制篇幅于千字左右,顯得相當務實認真。因為是古詩文誦讀本,對于文中較為生僻的字詞,編選者隨文標出讀音,著實方便了許多誦讀者。凡此種種,無不看出編選者的匠心獨運。在全民閱讀特別是經典閱讀的熱潮中,我國出版業已經出版過一些經典閱讀選本,可是相比較而言,北京大學出版社的這部《未名湖畔好讀書:北大中華經典名篇誦讀文本》,因為突出了誦讀的主張,尤其值得讚賞,又由于編選頗具匠心,更讓我讚佩。

  作為一位較早提出開展全民閱讀活動提案的全國政協委員,我還特別要表達一份感激的意思,感謝北京大學和北京大學出版社,它們並不以我國最著名的高等學府自居從而對全民閱讀活動有所輕視,恰恰相反,它們對這一活動寄予了很大的熱情。北京大學不僅在大學生閱讀方面已經做出表率,還努力讓未名湖畔的瑯瑯讀書聲傳向全社會,以此激發全民族更大的閱讀熱情,從而又一次表現了北大學子以天下為己任的家國情懷。《未名湖畔好讀書:北大中華經典名篇誦讀文本》的出版就是這樣一個讓我們感到親切、值得人們稱道的例證。

  (本文為《未名湖畔好讀書:北大中華經典名篇誦讀文本》一書序言,作者聶震寧為韜奮基金會理事長、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朝鮮版歌劇《白毛女》在平壤上演
朝鮮版歌劇《白毛女》在平壤上演
碧水和流線畫出美麗巴丹吉林
碧水和流線畫出美麗巴丹吉林
曼德拉山:岩畫和怪石編織的秘境
曼德拉山:岩畫和怪石編織的秘境
探訪廣西融水苗族亮布制作工藝
探訪廣西融水苗族亮布制作工藝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977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