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古書裝幀“顏值”有多高
2018-11-02 07:50:34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經龍裝《紅樓夢》

 

   唐代龍鱗裝《刊謬補缺切韻》,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蝴蝶裝

  在剛剛閉幕的第十三屆中國北京國際文化創意産業博覽會上,朝陽分會場展出的一套八函、總高1.23米的“經龍裝”《清·孫溫繪程甲本圖文典藏版紅樓夢》格外引人注目。該書融合了“經折裝”和“龍鱗裝”兩種中國傳統書籍裝幀形式,後者始于唐代,是裝幀最為復雜的一種。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古代書籍都是線裝書的樣子,其實中國古代書籍的裝幀樣式豐富多樣,經歷了漫長的發展過程,體現了中國古人的匠心智慧。那麼,古代書籍究竟長什麼樣?“顏值”究竟有多高?都是怎麼做出來的呢?

  書籍裝幀始于竹木簡冊

  連編諸簡乃成“冊” 先秦時已有“封面”和“頁碼”

  中國古代早期文字的書寫載體有好幾種。殷商時期,人們在甲骨上書寫佔卜結果。《墨子》中提到,古代聖賢將治世之道“書之竹帛,鏤之金石,琢之盤盂,傳遺後世子孫。”也就是説古人將文字書寫在竹簡或縑帛上,刻寫在玉石、金屬器皿上。玉石、青銅器當然不可能進行裝訂,有些甲骨雖然也有鑽孔,可能曾用繩子串聯,但主要目的應是為了排序,也很難算得上是裝訂。真正的裝幀,應當濫觴于簡冊。

  《尚書》中有“惟殷先人,有冊有典”的記載,簡冊是否真的起源于殷商時期,目前還不確定,但至少到了東周時期,在竹木簡上書寫文字已相當普遍。寫有文字的竹木簡叫“札”,再用繩子編連起來叫“策”,《春秋左傳正義》有“單執一札謂之為簡,連編諸簡乃名為策”的説法。“策”又與“冊”相通,從“冊”的字形上可以看出,就像是連綴在一起的竹木簡,如《説文解字注》:“冊,象其札一長一短,中有二編之形。”用于編連竹木簡的繩子稱為“編”,絲質的稱為“絲編”,皮質的稱為“韋編”。《史記》記載,孔子讀《易經》“韋編三絕”,意思就是讀書讀得用心,把竹木簡的皮繩都磨斷了很多次。

  竹木簡的編連方式有兩種,較常見的一種類似于編竹簾,根據竹木簡的長度不同,用二到四根繩子並排編起來。另一種則是在竹木簡的上端鑽孔,用繩子穿孔把竹木簡串連起來,竹木簡下端垂著,像梳子的齒一樣,如《釋名》“札,櫛也,編之如櫛齒相比也。”“櫛”(zhì)就是梳子的意思。

  為了防止文字磨損,古人會在正文的前面留一條或多條空白簡,稱為“贅簡”,可以算是書籍封面的起源了。竹木簡上能夠書寫的文字畢竟有限,一部書往往需要多冊竹木簡才能寫完,這時就需要把書分為多篇,每篇都有篇名,一冊簡對應一篇,如《孫子兵法》分為十三篇。為了便于查找,還會在贅簡的背面上端寫上篇名,下端寫上書名,類似于現在的書脊。

  簡冊書寫完畢後,有時還會在簡冊的背面用筆或刀斜斜地畫上一條線,這樣就簡單方便地標識了簡冊的順序,即便遇到孔夫子這樣“韋編三絕”的讀者,也能夠很快地重新排列好,好比有了“頁碼”。收納簡冊的時候,以最後一根簡為軸,自左向右收卷,卷成一束,寫有書名和篇名的贅簡正好露在最外邊,成為“封面”。卷好的簡冊用繩子捆扎好,裝入帛布囊中,或盛放在筐篋裏,這樣一卷簡冊就算是“裝幀”完畢了。

  古人做書好“倣古”

  紙書倣帛書做成卷軸 還有豪華精裝版

  帛書中的“帛”指縑(jiān)帛,是一種白色的絲織品。用縑帛制作書籍,大約起源于春秋時期,曾在很長時間內與簡冊並用,合稱為“竹帛”,如《説文解字注》“著于竹帛謂之書。”從出土的帛書實物來看,上面多有邊界欄,或用筆畫成,或用彩線織成,根據顏色不同,分別稱為“朱絲欄”或“烏絲欄”。《後漢書》中説于吉“于曲陽泉水上所得神書百七十卷,皆縹白素朱介青首朱目,號《太平清領書》。”“白素”就是白色的縑帛,“朱介”通“朱界”(朱絲欄),也就是邊界欄。這些邊界欄很可能是對竹木簡冊的模倣,上下兩條邊欄是簡冊編繩的象徵,而豎直的邊欄則是竹木簡的再現。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了大批的帛書,其中有些帛書像簡冊一樣卷成帛卷,這應該就是“卷軸裝”的雛形了。

  帛書雖然有質地輕薄、易于攜帶等優點,但畢竟制作成本太高,因而古代勞動人民在實踐中發明了質優價廉、便于書寫的紙張。考古發掘中多次發現西漢時期紙張的實物,有的上面還寫有文字,只是這些紙的質地較為粗糙,其主要作用大約是包裹物品。東漢蔡倫改進造紙術後,解決了“縑貴而簡重,並不便于人”的問題,因而“天下莫不從用焉”。

  有趣的是,紙書在出現初期,也倣照簡冊和帛書的樣子做成卷軸。西晉傅鹹所作《紙賦》稱讚紙張“攬之則舒,舍之則卷。可屈可伸,能幽能顯。”證明當時的書籍是成卷的。唐代《續高僧傳》中多次提到隋唐時期的佛經採用卷軸的樣式裝幀,如唐玄奘上書皇帝,請求其對翻譯好的佛經評價時説“所獲經論奉敕翻譯,見成卷軸,未有銓序,伏惟陛下睿思。”敦煌莫高窟藏經洞中曾發現大量的寫經,也大多為卷軸裝。

  卷軸裝的方法是將寫好文字的紙張按順序粘接成一幅長條,在長條的末尾粘裹一根圓木棒,即“軸”。長卷的卷首粘貼一張質地較為堅韌的紙張或絲織品,稱為“褾”(biǎo),也叫“包首”或“玉池”,上面接有帶子。卷的時候用軸從左向右將紙張卷起,卷好後用褾包在最外層起到保護作用,最後用帶子捆扎好即可。當然,古人的卷軸書籍也有豪華精裝版,如《隋書》記載,隋煬帝時期,秘書閣藏書“上品紅琉璃軸,中品紺琉璃軸,下品漆軸。”可謂是華麗至極了。

  線裝書的前世今生

  “龍鱗裝”誕生與唐詩有關 宋代出現“蝴蝶裝”

  “龍鱗裝”誕生與唐詩有關 宋代出現“蝴蝶裝”

  卷軸裝的長卷紙書閱讀翻看起來不太方便,因而後來又發展出冊頁形式的裝幀方法,從經折裝、旋風裝、蝴蝶裝、包背裝,一直到線裝。

  較早出現的“經折裝”,是簡單地將長卷從頭至尾按照一定寬度連續左右折疊,使之成為長方形的一疊,再在前後用厚紙粘接上封皮,從外形上看已經有些類似于現在的書本了。元代吾衍《閒居錄》中説:“古書皆卷軸,以卷舒之難,因而為折。”如今在影視劇、文化衍生品中常見的奏折,就是經折裝的典例。

  唐代是詩歌發展的鼎盛時期,詩歌創作往往有嚴格的韻律要求,進而催生了韻書的發展。韻書類似于現在的字典,需要便于翻閱查找,因此出現了介于卷軸和冊頁之間的“旋風裝”,也就是“龍鱗裝”。歐陽修《歸田錄》中提道:“唐人藏書,皆作卷軸,其後有葉子,其制似今策子。凡文字有備檢用者,卷軸難數卷舒,故以葉子寫之。”這裏説的“葉子”即為旋風裝。旋風裝較為復雜,要先將書卷按照經折裝的方式折好,再取一張比書葉略寬的長條厚紙做底,將折好的第一頁全部裱粘在底紙的右端,然後將其余冊頁的右端依次粘在底紙上。旋風裝書籍收藏時將底紙卷起,外表就是卷軸的樣子,打開時則每頁都能隨意翻看。又因冊頁鱗次相錯粘貼,打開時形似龍鱗,故也稱“龍鱗裝”。

  宋代雕版印刷技術的空前發展引發了書籍裝幀技術的進一步變革,于是“蝴蝶裝”應運而生。《疑耀·古裝書法》中記載:“今秘閣中所藏宋板諸書,皆如今制鄉會進呈試錄,謂之蝴蝶裝,其糊經數百年不脫落。”“蝴蝶裝”需將書頁沿中縫線把有字的一面向內對折,再把每頁的折邊部位按順序用漿糊全部粘連起來作為書脊,最後取一張較硬的紙張粘在書脊上作為封面和封底。書籍打開後,書頁向兩側展開,恰似展翅的蝴蝶,因而稱為“蝴蝶裝”。

  與蝴蝶裝類似的還有“包背裝”,區別為書頁是有字的一面向外對折,裝訂時折痕朝外,為了牢固,還會在書脊處打孔穿上紙捻。包背裝克服了蝴蝶裝會將無字的紙背示人的缺陷,因而著名的《永樂大典》《四庫全書》都採用包背裝。

  現在我們常見的線裝書究竟起源于何時,還沒有定論,至少在唐代的敦煌文書中已出現了用線繩穿釘的書籍,這種稱為“縫繢裝”的書籍可以看作是線裝書的前身。線裝書的普及是在明代,其裝幀方式類似于包背裝,只是裝訂時不需紙捻固定,書皮也裁成和書頁同樣的大小,一起打眼穿線裝訂,最後裁齊書頁即可。線裝書裝訂牢固、便于翻閱,是中國古代書籍裝幀技術發展成熟的標志。(劉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紐約舉行萬聖節大遊行
紐約舉行萬聖節大遊行
失事獅航客機的首個黑匣子已被成功打撈出水
失事獅航客機的首個黑匣子已被成功打撈出水
醉美秋色
醉美秋色
京張高鐵開始全面鋪軌
京張高鐵開始全面鋪軌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839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