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北京人重陽登高上哪兒
2018-10-15 07:43:31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時近農歷九月,又快到重陽節了。在過去,古人們會在這一天賞菊、登高、飲酒,盡享秋日樂趣。到了如今,農歷九月九日已是中國的“老人節”,傳統與現代巧妙地結合,成為尊老、敬老、愛老、助老的節日。2013年,重陽節成為了法定節假日。

  “重陽節”又稱“登高節”,“九九登高”是重陽的主要活動。時至今日,重陽節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那老北京是何時有了重陽登高的風俗?歷代帝王在何處登高?平民百姓又會上哪兒過重陽呢?

  重陽“登高”傳統始于東漢

  明清時已是北京的重要民俗活動

  有關“重陽節”的來歷,説法不一,有的説始于戰國,有的説始于漢代,有的説始于三國,目前比較通行的説法是始于漢代“桓景避災”的傳説。據南朝梁吳均《續齊諧記》所載,東漢時豫州汝南(今河南汝南縣)有一個叫桓景的人,家鄉鬧瘟疫,他便上終南山拜仙人費長房學藝。有一天費長房説,九月九日他家中有大災,全家人必須“作絳囊、盛茱萸以係臂,登高飲菊花酒”方能渡過此劫,他照仙人指點舉家登山,果然躲過大難。從此,九月九日登高沿襲成俗,但經過千年的演變,重陽登高已不是為了辟邪,而是成為了集賞秋、祈福、思鄉、娛樂、健身為一體的民俗文化活動。

  重陽登高之俗,史籍中多有記述。西漢劉歆《西京雜記》載:“三月上巳,九月重陽,使女遊戲,就此祓禊登高。”隋唐名醫孫思邈《千金方·月令》也記載到:“重陽之日,必以肴酒登高遠眺,為時宴之遊賞,以暢秋志。酒必採茱萸、甘菊以泛之,既醉而歸。”唐朝將重陽節定為民俗節日,登高為主要活動,文人多有詩文咏嘆,如杜牧有《九日齊山登高》、李白《九日龍山飲》、鄭絪有《九日登高懷邵二》、皇甫冉有《登山歌》、杜甫有《登高》,而其中以王維的《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最為知名:“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宋代的重陽節更為熱鬧,據《武林舊事》記載,南宋宮廷會在九月八日做好布置,在殿中“分列萬菊”,並點“菊燈”,以待翌日隆重遊樂一番;宮外的人們則“飲新酒”、“泛萸簪菊”慶祝這一節日,並且互贈“菊糕”。

  明清時,“重陽登高”成為京城的重要民俗活動,帝王及百姓都會在九月九日這天登高望遠。明代史玄《舊京遺事》記載:“萬壽山俗雲煤山,聖上重九日登高于此。”《明宮史》亦雲:“殿之北則萬歲山,俗稱煤山……山之上,土成蹬道,每重陽日,聖駕在山頂升座,可遙望靡涯矣。”清代《燕京歲時記》稱:“京師謂重陽為九月九。每屆九月九日則都人提壺攜楹,出都登高。”清抄本《大興縣志》載:“(九月)九日,載酒,具茶爐、食盒,尋園榭丘阜為娛,曰‘登高’。”光緒五年(1879年)《通州志》載:“九日,蒸粉面,置棗、栗其上,曰‘花糕’。間有採菊載酒登高者。”民國時《房山縣志》、《順義縣志》等文獻中,均有九月九日老北京人“食蒸糕”、“相率登高”的記載,足見京城重陽節的盛況。

  明清帝王“重九登臨”為祈福

  常至兔兒山、堆秀山、景山、香山

  明代北京已有“重九登臨”之説,即每年農歷九月初九時節,帝王必登高拜佛,祈求福壽平安,也順便觀覽京城風光。帝王登高的地點多在禦園之中,最出名的幾處是兔兒山、堆秀山、景山、香山。

  兔兒山在西安門內(今府右街圖樣山胡同附近),明朝屬西苑。山為石築,又稱“小山子”、“小蓬萊”,東西分徑,可迂折至頂,山高約五十丈。站在兔兒山上四下俯瞰,整個都城盡收眼底。山的北邊有大光明殿等建築,既可觀景亦可小憩,故被明帝選為重陽登高之處。每到重陽節,宮監內臣要“著重陽景菊花補服,吃迎霜兔、菊花酒。”天啟五年(1625年)重陽節,熹宗朱由校攜帶宮眷來兔兒山登高、觀賞歌舞,以為同樂,《天啟宮詞》中有詩記錄此事:“美人眉黛月同彎,侍駕登高薄暮還。共訝洛陽橋下曲,年年聲繞兔兒山。”崇禎皇帝也曾在此登高,並寫下“重陽旋磨臺,共進菊花懷”的詩句。而今,該山已消失不見,形成街巷,後稱“圖樣山胡同”。

  堆秀山位于故宮禦花園東北部,為人工堆砌的假山,高約14米,明稱“堆繡山”,清乾隆年間改稱“堆秀山”。山下有路,拾級可至山頂的禦景亭,在此可俯瞰紫禁城,遠眺可望及西山。《故宮史話》稱:“農歷九月初九重陽之時,皇帝攜後妃在此例行登高賞景,黃色琉璃瓦在晴空下甚是耀眼。”據傳,乾隆皇帝曾多次攜令貴妃魏佳氏在此登高,且多有賞賜。

  景山(即萬歲山)坐落于北京城中軸線上,海拔約88米,站在山頂可俯視全城,清代帝王重陽之時多到此登高。據傳康熙皇帝曾連續六年在重陽之日率文武百官登臨山頂,祈福納祥,並禦題有《九日幸景山登高》詩曰:“秋色凈樓臺,登高紫禁隈。千門鳴雁度,萬井霽煙開。翠拂鑾輿上,雲隨豹尾來。佳辰欣宴賞,滿泛菊花杯。”

  京城西北部的禦園香山、玉泉山、萬壽山,峰巒挺秀,視野開闊,也是清代帝王重陽登高的好去處。自乾隆十一年(1746年)起,乾隆帝幾乎每年都要與皇太後在重陽節那天同登香山,並寫下“名山初試菊花筵,九日登高古所傳”的詩句。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重陽節,清末“兩代帝師”翁同龢陪同慈禧太後、光緒皇帝到頤和園西北的金山登高,隨後在日記中寫道:“飯罷遊樂氏園,坐北樓。因入遺光寺,與僧秀山登寺後小亭。亭在山麓,俯瞰昆明湖動蕩樹梢,亦雲高矣。”次年九月初九,他又陪同慈禧太後、光緒帝等由靜宜園梯雲山館爬上香山,登高祈福,後到十方普覺寺(即臥佛寺)拈香。

  京城百姓登高

  多到古剎禪林

  主要去五塔寺、天寧寺、

  法藏寺、燕墩等地

  在古代,北京城園林多為皇家禁苑,百姓不得入內,因此,人們只得于城外尋覓登高景點,多為寺院中的高臺、高塔及較高的崗丘、山地,可一覽秋日美景。京城百姓登高頗有講究,根據距離遠近,南北城人民各有自己的登高去處。

  北城居民多到京城西北的五塔寺、土城、釣魚臺、白塔寺登高。五塔寺原名“真覺寺”,位于西直門外白石橋以東長河北岸,“臺高5丈,緣石階可登,極目四望,長河蜿蜒如帶,亂葉飄丹,西山凝紫,斑斕景色一覽無余。”《帝京歲時紀勝》稱:“重陽日,北城居人于阜成門(實為西直門)外真覺寺五塔金剛寶座臺上登高。”至近現代,這裏仍是人們登高重陽之所。

  土城是元代城墻遺址,至清代僅剩崗丘。清楊靜亭《都門匯纂》中有《竹枝詞》曰:“土城關外去登高,載酒吟詩興致豪,遙望薊門煙樹外,幾人惆悵尚題糕。”楊靜亭生活于嘉慶、道光年間,而《都門匯纂》成書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可見那時北京人的登高之地首選北土城。

  南城居民則多至天寧寺、法藏寺、燕墩、陶然亭等地登高。天寧寺位于廣安門外,地勢較高,因金秋時菊花繁多而聞名,遂成為京城百姓登高、賞菊的好地方。清李靜山《增補都門雜咏》有詩曰:“天寧寺裏好樓臺,每到深秋菊又開,贏得傾城車馬動,看花猶帶玉人來。”清末民初夏仁虎所著《舊京秋詞》中,亦有《九月登高昔在天寧寺》詩曰:“天寧掃塔江亭醉,九日登高會己闌。踏過煤山來萬歲,瓊樓玉宇試高寒。”

  法藏寺位于天壇以東,有彌陀塔,俗名“法塔”,“高十丈,七級八面,面面有窗,每窗有佛,塔內有旋梯可登。”清末震鈞《天咫偶聞》載:“天壇之東有法藏寺,浮土(屠)十三級。登之,所見甚遠,都人以重九登高于此。”可惜的是,該彌陀塔已于1971年被毀。

  燕墩又稱“煙墩”,位于永定門外,是一座上窄下寬、平面呈正方形的墩臺,始建于元代,為舊京“五鎮”之一,臺上豎有清乾隆皇帝禦制碑一座。墩臺西北角有石門兩扇,入門後拾級可登,歷45級,通達臺頂,為城南地勢較高的地方,每至重陽日,便有南城居民到此登高祈福。

  清朝滅亡後,皇家園林相繼辟為公園,北海瓊島白塔和景山五亭、香山半山亭、萬壽山佛香閣及京西碧雲寺、法海寺、八大處、望兒山(即百望山)、石景山、櫻桃溝也成為北京人重陽登高祈福之地。(戶力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杭州舉行“彩繪錢塘”活動
杭州舉行“彩繪錢塘”活動
萌娃競速 樂享童年
萌娃競速 樂享童年
杭州:傳承敬老美德
杭州:傳承敬老美德
廬山西海秋意漸濃
廬山西海秋意漸濃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70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