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怎樣説才好,中國人和樹木
2018-10-13 07:50:56 來源: 中華讀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蜀山兀,阿房出。

  唐人杜牧離秦之世遠矣。他的眼中,阿房一臺荒土,蜀山鬱鬱蔥蔥。憑什麼去推測“阿房出”就要“蜀山兀”?

  這恐怕源于中國人的思維定勢:房子是樹木造的。很多的房子就要很多的樹木。

  是啊,西方人離開洞穴,便把洞穴背到了平原,在平原建起了石屋。中國人離開洞穴,卻就地取材,建起了木屋。

  斬木為兵,是亂,是動,斬木為屋,是治,是安。從此,中國人就在這一亂一治,一動一安之間,開啟了文明的循環往復、螺旋上升。

  “楚人一炬,可憐焦土。”阿房宮火未冷,長樂、未央即成。劉邦“吾今日始知天子之尊也”的得意之聲尚在梁畔,曹操已在漳水岸邊“建高門之嵯峨,浮雙闕乎太清”。

  而“銅雀臺荒又幾年”?蜀山依舊鬱鬱蔥蔥。

  怎樣説才好,中國人和樹木。這是中國人的生態,這是中國人的文明。金風振葉落,春來發新芽。

  老邁的常樅張開口問老子:“吾舌存乎?吾齒存乎?”老子答:“舌存齒亡。”“這是什麼道理?”老子開悟:“舌之存以其柔。齒之亡以其剛。”常樅喜:“天下之事盡矣!”

  天下之事自然包括建築之事。一幢中國人傳統的木建築,由少則百計,多則萬數的榫卯相挽相連。受到的壓力越大,就越牢固。可歷經千年間多次強震,看著搖搖欲墜,轉瞬安然無恙。柔弱的木頭勝過了剛強的石頭。

  中國人不是不會修造石料建築。長城今天仍然蜿蜒在崇山峻嶺之巔。然而那是抵禦烽火硝煙的堅牙固齒。行止起居,還是習慣于舌頭的軟款溫暖。

  中國現存最古老的木建築南禪寺大佛殿是中唐遺物,躲過了多次地震、山洪不是奇跡,躲過了歷代法難、兵燹才是奇跡。因其地處荒山僻嶺,隱藏在五臺深處。

  怎樣説才好,中國人和樹木。這是中國人的藝術,這是中國人的哲學。退讓以養生,柔弱勝剛強。

  想了解中國傳統木建築,想了解中國人和樹木和房子的恩怨情仇,不妨讀讀新近中華書局出版的藝術學者趙廣超先生的《不只中國木建築》一書。趙廣超先生以飽蘸詩性和暖意的筆墨,從中國人最依戀看重的“家”開始,引領讀者帶著閱讀的快感,共同走入中國傳統木建築的門闕,穿越伐木、文字、高臺、標準、結構、鬥拱……四合院、風水、園林、裝飾等廳堂,閒談雜論間,追溯和描摹一幢幢木建築背後的藝術、哲學和文化。

  在我看來這無疑是一本精彩的書,精彩不僅在于正文的學識與文採,更在于嵌刻在書中的400余幅插畫和圖表,與正文渾然一體,互相呼應,互相闡發,“參互成文,含而見文。”它們在“意”上如同木建築的榫卯,嚴密扣合,缺則有失;在“形”上又如同中國畫的留白,疏落灑脫,盡得風流。

  可能由于多次再版的緣故,該書正文前有三篇序言,我想以每篇序言的最後一句話拼湊起來,總結這本書:“中國人本就徑將一生托喬木”,“木頭之外,當然有著另外的故事”,“哪裏止于木建築呢”?

  怎樣説才好,中國人和樹木。如《不只中國木建築》那樣説,就好吧。(紀陶然)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
金秋
牧羊
牧羊
奔跑的鹿群
奔跑的鹿群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677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