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回望孤獨的《小王子》
2017-12-27 19:30:5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本文為孤獨的《小王子》再版序言)

  文/王以培

  回望十幾年前,自己翻譯的《小王子》,感觸良多。當初,在中國,《小王子》還沒那麼多譯本,小王子的世界,也遠沒有今天那麼熱鬧。可今日重讀《小王子》,我驚訝地發現:小王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孤單。

  回想《小王子》誕生之日(1942年),二戰還沒結束,整個世界炮火連天,朋友還在被德軍佔領的巴黎“忍饑受凍,正需要安慰”;小王子正是在這樣的嚴酷背景下,空降撒哈拉沙漠,不聲不響,牽著他的羊,捧著他的玫瑰,約上他馴養的狐狸,悄悄來到人間,將自己擁有的全部唯一,與孩子們分享,無論現在或曾經的孩子 ——“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孩子,只是很少有人還記得這一點”。

  其實,很多人都還記得,就像記得自己曾養過一只狐狸,擁有一朵玫瑰,只是不小心將她丟在了時光裏——讀、譯《小王子》都需要時間與歲月。時至今日我才體會到,《小王子》中的一句話,或一個詞語(尤其是動詞,如 perdre, apprivoiser),就好像一種不知名的動物或植物,一直在荒涼沙漠中緩慢生長演變;你以為“時過境遷”,她卻在夜深人靜時,或從紛繁、忙碌的生活裏,忽然找上門來,“糾纏”你一輩子;直到有一天,你發現原來不是她纏住你不放,而恰恰相反,是你自己被世俗糾纏而不自知,關鍵時候,她救你來了;至少來探望你,或彼此探望,像個老朋友,看看這麼多年過去,彼此都變成什麼樣了。

  放了十幾年看過去,我才發現,原來在《小王子》的世界裏,沒有“時過境遷”——

  人類社會千變萬化,千姿百態,玫瑰還是一朵,狐狸還是一只,小王子只有一個;你的靈魂,永遠孤單。

  在《小王子》的世界裏,人與人,人與動物、植物,乃至星辰宇宙,永遠是一對一的:沒有抽象,只有具體。沒有噪音,只有心聲。沒有詆毀,沒有讚譽。沒有第三者,只有我與你。而你是誰,我是誰,仍有待彼此發現,深入探尋,並互相撫慰。

  一句話,活在人世間,人都是孤獨者,人類世界也是如此 ——

  從前是清冷的孤單,如今是熱鬧的孤單。

  當滿世界都在談論“小王子”,我看見小王子背轉身去,重新返回他的出生地,荒涼無垠的撒哈拉沙漠;在那裏,荒沙更冷,狐狸更孤獨,蛇更陰險,玫瑰更虛幻;小王子則從孤單、孤寂,走向孤絕;絕處逢生,方能發現未知,創造未來。

  正如一位靈性導師所説:“想做高人是一種罪過。你看,這一朵花從太陽中汲取的能量,把美獻給眾人。”當年的《小王子》,其實是對希特勒《我的奮鬥》的回應。

  如今,高人又開始“奮鬥”了;而我的朋友,那個曾經是孩子的大人,曾經是大人的小孩,仍生活在佔領區,又冷又餓,正需要安慰……

  我的朋友,“想要傳神就得編故事”;“是你在玫瑰上虛度的時光,讓她變得如此重要”,無可取代。

  既然如此,不如滿懷虔誠之心,迎請小王子回來,去荒漠深處,澆灌心中的玫瑰。

  (王以培 ,當代旅行家、遊吟詩人,長年獨自一人沿長江採風、創作。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師,教授《法語詩與歌》、《説文解字》。代表作“長江邊的古鎮係列”:《白帝城》等。長篇小説《煙村》、《大鐘亭》、《幽事》。詩集《敦煌繁露》、《立體幾何》。童話集《布谷鳥》、《小貓菜花》。譯著《蘭波作品全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加拿大多倫多遭遇強降雪
加拿大多倫多遭遇強降雪
利萬高速公路即將開通運營
利萬高速公路即將開通運營
霧裏漁夫
霧裏漁夫
2017軍旅影像:這一年,中國戰機很忙
2017軍旅影像:這一年,中國戰機很忙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7769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