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馬未都:點一盞屬于自己的南瓜燈
2017-10-30 18:34:0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本文選自《觀復貓:我想跟你過個節》,馬未都 著

  萬聖節,融合了這種讚美秋天、敬奉果神以及天主教紀念諸聖的文化習俗,越來越充滿樂趣。萬聖節(Halloween)辭典解釋為“The Eve of All Saints’Day”,中文譯作“萬聖節前夜”,是西方國家的傳統節日,被定在10月31日。這本來是讚美秋天的節日,但傳説在這個夜晚,鬼魂會造訪人世。為了嚇走鬼魂,為鬼魂照亮歸路,人們會點燃衝天明亮的篝火,同時還會在院子裏、門外邊奉上美食,盛意款待鬼魂,以使家人不受其害,因此,萬聖節就是西方的鬼節。後來,這天被孩子們作為正經玩鬧的節日。孩子們常常穿上鬼服,提著南瓜燈,喊著“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四處遊鬧。

  萬聖節發展到今天之所以有這麼多豐富多彩的活動,與一個已經差不多消失的宗教有關。據説,萬聖節節日,來自一個比天主教更早期的宗教——德魯伊教。在凱爾特神話中,德魯伊具有與眾神對話的超能力。德魯伊向人們傳揚靈魂不滅以及輪回轉世的教義。德魯伊教認為,在10月31日這天晚上,他們偉大的死神薩曼會把那年死去人的鬼魂統統召來,這些鬼魂因為前世罪業的不同,在地獄各有懲罰。受到懲罰的靈魂,會在這一夜來到人間搗亂。因此,在這一夜,人們要好好招待這些鬼魂,為他們奉上美食。

  近年來,國人也被這種文化氛圍感染,也學著過起了萬聖節。鬼怪的産生,往往離不開我們都不願思考人生的終極問題。這個話題敏感,且不讓人愉快。多數人怕死,而且這種怕隨年齡逐漸增大,回避,忌諱,迷信。總之,死亡是人生最大的惡魔,到目前還無法降服它。

  人類解決這個問題有幾條通道。

  一是信仰。我年輕時聽到的最多的口號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苦和死本是兩個相距極遠的感受,愣是被人為地生拉硬拽在一起,説得特別輕松。那年月,真的有人説到做到了,但多數人做不到。

  二是宗教。宗教是人類創造的最偉大的生存藝術,它對客觀世界存有戒心,對主觀世界順勢縱容。宗教相信人類所觀察到的自然之外,還有一種超凡的力量,這種力量足以讓人類寄托各類願望,達到永生目的。

  三是迷信。人有陰陽兩界,陽界有神,陰界就有鬼。不信神不代表不信鬼,解釋自然世界,人類有多條途徑。《聊齋志異》也是條路子,忽悠因果報應,咱上不了天堂,也別下地獄。古人強調前世今生來世,聽著合情合理。

  外國的鬼怪,通常形象恐怖,不是鮮血淋漓,就是口眼不正,有的甚至神經呆滯,極具攻擊性,甚至到喪心病狂的地步。比如僵屍文化,就有一種沾著死、碰著亡的驚悚。中國的鬼怪文化比西方鬼怪文化要豐富得多。比如《西遊記》《封神榜》,講的就是鬼怪,但這些鬼怪都滲透著人性,而且有人體作為依托。

  現在這種寫鬼怪的小説也很流行,但中國人的幻想跟外國人不一樣,更加天馬行空,比如寫飛就是騰空而起,孫悟空一個筋鬥就飛起來了;而外國人想到的飛的情況,一定要借助某種工具,需要騎個笤帚、坐塊飛毯。

  我們感謝古人創造了這些文化從思想上為我們救贖,讓我們不在中古時代的黑暗中盲目地摸索,讓我們在害怕時攥住一根文明的手杖,可以試探著前行。盡管對于人類,哲學意義的死亡話題沉重,但它畢竟超脫了自然意義的死亡。

  人活百年,上蒼為我們已安排妥當。我們一直試圖改變這一規律,至今無果。實際上,由于種種原因,百年對某個個體,或多或少;但對宇宙空間,不過一瞬,短到甚至可以忽略不計。

  如今萬聖節已經成為孩子們的狂歡節,孩子們不僅把自己扮成鬼精靈,還要帶上南瓜燈,挨家挨戶去要糖,玩鬧至深夜。這個節日,從古代的鬧鬼,演變成了今天的鬼鬧。有一千個孩子,就有一千個南瓜燈的故事,也就有了一千種鬼怪不敢靠近的力量。夜再漆黑,風再狠吹,點上一盞屬于自己的南瓜燈,如同有了自己的守護神。

+1
【糾錯】 責任編輯: 林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貴州丹寨:吃新節 展盛裝
貴州丹寨:吃新節 展盛裝
蜂鳥鷹蛾戲花忙
蜂鳥鷹蛾戲花忙
中國國際時裝周拉開帷幕
中國國際時裝周拉開帷幕
高原戈壁中的“巡天者”
高原戈壁中的“巡天者”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7292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