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古代詩人杜荀鶴被“黑”冤難伸
2017-07-16 07:50:15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杜荀鶴所著《唐風集》收集了他的三百多首詩。

  入梅後的江南,天無片雲掉雨點是很正常的事兒,但欲篡奪皇位的朱溫卻稱之為“天哭”,並命左右就此自然現象吟詩。在場的杜荀鶴妙筆一揮,一首奉承朱溫的大作就誕生了:“同是乾坤事不同,雨絲飛灑日輪中,若教陰朗都相似,爭表梁王造化功。”意思説,因梁王(朱溫)有造化,所以老天才會降下無雲雨(其實是太陽雨)。“稱意,王喜之。”

  姑且認為此事為真,但也沒必要大驚小怪,唐朝有幾個詩人沒寫過諂媚的奉承詩?詩仙李白、詩聖杜甫、詩魔白居易、詩佛王維等不都幹過這種事?李白還因參與永王東巡而被判流放呢!況且朱溫還是一個殺人不眨眼、不講人道、連皇帝都非常忌憚的軍閥。可是,為朱溫賦詩卻成了晚唐著名現實主義詩人杜荀鶴的污點之一,原因無外乎,朱溫是李唐王朝的叛逆之臣。

  公元846年生于安徽池州一個貧困家庭、自號“九華山人”的杜荀鶴,堪稱古代被“黑”得最徹底的詩人之一。

  先是其身世被“黑”。宋計有功《唐詩紀事》和元辛文房《唐才子傳》均言之鑿鑿地稱,杜荀鶴是曾任池州刺史杜牧的出妾之子:“牧會昌末,自齊安移守秋浦時,妾有妊,出嫁長林鄉正杜筠,生荀鶴。”盡管南宋詩人周必大參閱北宋版《池陽前記》和《太平杜氏宗譜》後為其辯白:“污蔑樊川(杜牧),已屬不堪,于彥之(杜荀鶴的字)尤不可忍,楊森嘉樹曾引《太平杜氏宗譜》辯之,殊合鄙意。”但直到清末,其杜牧“私生子”的身份一直沒改變。

  接著又“黑” 杜荀鶴的才華。宋代及以後諸多文人筆記小説稱,杜荀鶴曾數次上長安應考,不第還山,期間還到浙江、福建、江西、湖南等地旅遊散心。正巧碰上黃巢造反,他又從長安回家,從此“一入煙蘿十五年”,過著“文章甘世薄,耕種喜山肥”的生活。公元891年,靠梁王朱溫舉薦,他才高中進士第八名。而《舊五代史》、《新唐書》均記載:進封朱全忠為梁王,是天復元年(公元901年)的事。《舊五代史·梁史》謂:“杜荀鶴既擢第,復還舊山。”可見他是憑才華考取進士的,且考取進士後因戰亂就回家了,跟朱溫沒半毛錢關係。其實,仕途坎坷、終未酬志的杜荀鶴,才華橫溢,一生以詩為業,在詩壇頗負盛名,且自成一家,存詩達三百余首。他的《春宮怨》,還被譽為大唐宮詞第一。

  更讓杜荀鶴難翻身的是其人品被“黑”。《新唐書》説:天復三年(公元903年),宣州節度使田頵起兵叛楊行密,派杜荀鶴到大梁聯絡朱溫。田頵敗死後,他被朱溫表薦為“翰林學士、主客員外郎,不久(公元906年)而卒”。《舊五代史》稱杜荀鶴“既而恃太祖之勢,凡縉紳間己所不悅者,日屈指怒數,將謀盡殺之”。而五代何光遠筆記小説《鑒戒錄》“削古風”條説:“杜在梁朝,獻朱太祖《時世行》十首,欲令太祖省徭役,薄賦斂。是時方當徵伐,不洽上意,遂不見遇。”這些正、野史記載説明,杜荀鶴確實依附過朱溫,朱溫也對他確有提攜之功,但杜荀鶴並未忘本,他建議朱溫“省徭役,薄賦斂”;他依仗朱溫信任要殺那些欺壓百姓的貪官污吏。杜荀鶴留下的許多膾炙人口詩作,都深刻描繪了戰亂給農民造成的苦難,反映了人民深受租稅剝削之苦,聲討了屠殺人民起家的官吏,也揭露了地方藩鎮趁火打劫的種種惡行。可以説,他的筆下,再現了黃巢起義被鎮壓後,軍閥混戰給人民帶來的痛苦。這也證明,杜荀鶴的人品也不差。

  然而,到了宋代以後文人筆下,杜荀鶴就成了“頗恃勢悔慢縉紳,為文多主箴刺,眾怒欲殺之”的惡賊。五代文人嘆杜荀鶴:“頓移教化之詞,壯志清名,中道而廢”,宋代三大筆記之一的《困學紀聞》罵“視奴事朱溫之杜荀鶴猶糞土也”,而清人藩德輿《養一齋詩話》則批“杜荀鶴詩品庸下,諂事朱溫,人品更屬可鄙”。

  生于亂世的杜荀鶴,或許出于自保跟朱溫套了近乎,便遭歷代文人唾棄。看來,搞人身依附的風險是極高的,弄不好就釀成無法挽回的人生悲劇。(趙柒斤)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佳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空軍常態化遠海遠洋訓練檢驗海上實戰能力
    中國空軍常態化遠海遠洋訓練檢驗海上實戰能力
    南京開放防空洞供市民納涼
    南京開放防空洞供市民納涼
    告別貝雷帽!全軍8月1日起佩戴夏常服帽
    告別貝雷帽!全軍8月1日起佩戴夏常服帽
    長沙橘子洲景區重新開園
    長沙橘子洲景區重新開園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546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