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沙和尚的擔子裏到底挑的什麼?
2017-06-12 07:45:42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個問題困擾著電視劇《西遊記》的觀眾:沙和尚挑的那個擔子,裏面到底裝的啥?

  各種猜測都有。有人説是幹糧,有人説是通關文牒,有人説,裏面裝的是換洗的衣服。有人腦洞大開,説:裏面裝的是麻將,你想啊,四個人,正好一副麻將牌,閒時四個人開搓,時間才好打發嘛。

  當然,這是玩笑話。答案其實就在書裏,《西遊記》第二十三回《三藏不忘本 四聖試禪心》,豬八戒向孫悟空抱怨這擔子有多重時,他説:“哥啊,你看看數兒麼——四片黃藤蔑,長短八條繩。又要防陰雨,氈包三四層。匾擔還愁滑,兩頭釘上釘。銅鑲鐵打九環杖,篾絲藤纏大鬥篷。”

  我仔細來看看,蔑繩氈包之類能有多重?最重的,肯定就是唐僧的銅鑲鐵打九環杖,那也重不過豬八戒所用的兵器九齒釘耙去啊。九齒釘耙全名稱為上寶沁金鈀,連柄重五千零四十八斤,這九環杖有五千零四十八斤?可見八戒還是偷懶。

  那麼這是不是就是神秘的擔子中的全部呢?顯然不是。四個人加匹馬,徒步旅行到印度,現在飛機幾個小時就到的,他們一共走了5048天(歷史上的玄奘為6205天),差不多就是十三年零九個月。這十三年零九個月,四個人加匹馬吃喝住宿要花多少錢?當時唐朝又沒有信用卡支付寶微信,還得是盤纏銀兩。第五十三回“禪主吞餐懷鬼孕 黃婆運水解邪胎”,唐僧師徒渡過那子母河去,長老教沙僧解開包,取幾文錢鈔與那擺渡的船家。這一路上風餐露宿,總要買點吃的,支付點民宿費過路費,一天往少了説就算幾文,我們以每天八文計算,5048天,加起來也要三四萬文。唐太宗時國家通行的是唐高祖武德四年(公元621年)效倣西漢五銖的規范開鑄的“開元通寶”,規定每文重二銖四絲,每十文重一兩,每一文的重量稱為一錢,而一千文則重六斤四兩,每文折合質量約四克。如果是四萬文,全部是銅錢,那就是説一開始從長安挑出來的擔子光錢一項就重160公斤!當然,這會越用越少,而且,他們可以用銀子來代替大部分銅錢,一般是一千文為一貫,合一兩,那麼四萬文,也就只需要四十兩白銀或者四兩金子就夠了,那就變得非常輕了。

  在唐僧旅行團的行李中,最著名的,就是曾經被黑熊怪覬覦的一件錦襕袈裟。和豬八戒抱怨的九環杖一樣,錦襕袈裟也來自如來佛祖送給取經人的。如來説:“若肯堅心來此,穿我的袈裟,免墮輪回;持我的錫杖,不遭毒害。”果然是件好寶貝,難怪在觀音院被那老和尚一眼相中,引出一樁事端,最後還丟了卿卿性命。

  劉一明還點評:“‘袈裟’者,乃朝夕佩服之衣;‘錦襴’者;五彩所織,具有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全色。”陳士斌更進一步,大談五的哲學意義:“在五色為青、黃、赤、白、黑,在五德為仁、義、禮、智、信,在五行為金、木、水、土,在五倫為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在五方為東、西、南、北、中央,在五音為宮、商、角、徵、羽,在五味為鹹、苦、酸、辛、甘,在五季為春、夏、秋、冬四季,至于五官、五谷之類,不可罄述,總一五也。”表面上完全沒有五字,可是一經評點者評點,就又成為一個數學應用題,數學沒學好的傷不起啊。

  行李中還有經書。一個和尚,雖然是去取經的,但總要有兩本在身邊好隨時誦讀吧。第三十七回《鬼王夜謁唐三藏 悟空神化引嬰兒》,説唐僧坐于寶林寺禪堂中,燈下念一會《梁皇水懺》,看一會《孔雀真經》,只坐到三更時候,卻才把經本包在囊裏。

  《梁皇水懺》,也就是《慈悲道場懺法》,為篤信佛教的梁武帝請寶志禪師與高僧等十人所集,大約是天監四年(505年)所編。也有人説這是齊時文宣王蕭子良曾撰《凈柱子凈行法門》二十卷,梁時諸名僧刪編為十卷,內分四十品,後因傳誤日多,元代妙覺智等重加校訂審核,即今之流通本。印順法師説是元代所編,偽托為梁的作品。不管怎麼樣,就現在流傳下來的《梁皇水懺》來看,一共64000多字,分十卷的話,就是十冊。

  《孔雀真經》,應該就是《大孔雀經》,即《佛母大孔雀明王經》,現收于《大正藏》第六十一冊。問題在于什麼?問題在于,當唐僧師徒來到大雷音寺,從佛祖那裏取回的所謂真經裏,就有《大孔雀經》!已經在取經途中大讀特讀了,為什麼還要專門跑去西天取呢?這不是很莫名其妙的嗎?

  還有,你注意到了嗎?為什麼第二十三回時是豬八戒在那抱怨?因為事實上,在書中挑擔的,不僅有沙和尚,也有豬八戒。正是因為豬八戒在取經路上挑擔有功,他才能當上凈壇使者,可不是因為他是個吃貨。第一百回,如來説:“因汝挑擔有功,加升汝職正果,做凈壇使者。”

  但有人(比如蝸牛看西遊)説這個擔子都是豬八戒挑的,因此得出結論説沙和尚是個城府很深的人,也不準確。沙和尚有沒有挑擔呢?當然有了。

  第五十回:“八戒就把馬拴在門枕石鼓上,沙僧歇了擔子,三藏畏風。”很明顯這時候是沙和尚在挑擔,可見豬八戒和沙和尚兩人是輪流挑擔的,既不能黑豬八戒把他的功勞一筆勾銷,也不能就此將沙和尚看做一個陰險小人,這兩者都不妥當,還是要實事求是。(河西)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暴雨襲南京
    暴雨襲南京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6244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