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想讀本正版《詩經》咋就這麼難?
2017-05-01 07:50:37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趙孟

  2017年中華書局出版了繁體字整理本《詩集傳》。該書點校者趙長徵仔細核對了現存宋元明各善本的內容,並參考了元代的一些對《詩集傳》做進一步疏解和補充的著作,是一部比較可靠的《詩集傳》二十卷本讀本。

  金庸小説《射雕英雄傳》中,各路英豪為爭奪一部《九陰真經》鬥得死去活來。黃藥師本已到手,卻被陳玄風、梅超風偷走其下半部,于是苦熬半生,想要憑借上半部參透下半部的秘密,以他之聰明絕頂,也還是以失敗告終。從古到今,鑽研學問的人,無不想看到典籍的原本、全本。但是有些書年代久遠,有的傳抄訛誤,有的殘缺不全,有的幹脆就亡佚散失掉了,成為極大憾事。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今天我們來説一部古籍的故事。

  《詩經》是我國古代最重要的經典之一。古代對它進行注解、闡釋的著作,主要有兩個係統。一個是毛公傳、鄭玄箋、孔穎達正義的漢學係統,一個是以南宋朱熹《詩集傳》為代表的宋學係統。由于《詩集傳》非凡的學術成就,在明、清兩代成為官方定本,士子參加科舉考試,都要以它的解説作為標準。它在我國學術史、文化史上的地位都是極高的。

  中國人民自古以來就明白標準答案的重要性,所以《詩集傳》印刷很多,流傳很廣。清代至今,最流行的《詩集傳》本子是八卷本。八卷本較早的,有明代嘉靖年間的吉澄刻本。《四庫全書》也採用的是八卷本。而今天最常見的八卷本是清代武英殿本的影印本,比如市場佔有率較高的1985年中國書店影印的宋元人注《四書五經》本《詩集傳》。武英殿本是皇家出品,用銅活字印刷的,堪稱精美。

  八卷本並非朱熹著作的原貌。朱熹原作《詩集傳》在宋代出版時,是分作二十卷的。在長期的流傳過程中,被人作了不少改動,最終形成八卷本。八卷本與二十卷本最大的不同,主要在于經文夾注的改動,如多用直音法取代原來的反切法,又大量改變二十卷本的反切注音及葉韻。這些篡改對于研究朱熹的學術思想,是很不利的。

  宋、元、明,都刻印過二十卷本的《詩集傳》,互相之間有些差異,但是整體上還是比較接近的。但是到了清代,由于八卷本的盛行,二十卷本係統已經不太流行。尤其是最古老的宋本,已經所剩無幾,要讀到已經很不容易了。

  在清代乾、嘉時期,吳縣袁廷梼有一部宋代二十卷本(殘本),藏于其家之五硯樓,後因家道中落,典賣給海昌(即海寧)陳鳣。在陳鳣之後,此本又到過汪薌國手中,後來又被著名藏書家歸安陸心源獲得,藏于著名的皕宋樓中。在古代,藏書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玩得起的,非得土豪不可。但土豪總有家道敗落的時候,所以藏書總是不斷易手。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皕宋樓的傳奇也結束了,其全部藏書被陸心源之子陸樹藩以十萬元的價格售于日本岩崎氏靜嘉堂文庫。從此這批國寶含悲忍恨辭別故土,漂洋過海,遠赴東瀛。好在民國時期中華學藝社借照了日本靜嘉堂文庫的這個《詩集傳》宋二十卷本(殘本)。後來商務印書館編纂《四部叢刊》,搜羅了許多珍稀善本,其第三編中,又把這個本子加以影印,使得普通的讀者終于也可以一睹它的尊容。

  見于清代藏書家著錄的《詩集傳》宋本中,還有一個本子也比較有名。它也不完整,只保存下來前八卷,即“國風”部分。此本在明代屬于晉王的收藏,到清代的時候,由陳鳣為同鄉好友吳騫購得,藏于海寧吳氏拜經樓中。後歸錢塘丁氏,光緒末年歸原江南圖書館,現藏于南京圖書館。它被列入“中華再造善本”係列,由國家圖書館出版社于2006年影印出版。

  還有一個宋刊明印本,其刻版就是宋本的刻版,一直保留到明代,繼續印刷,不過在若幹地方做了一些挖補修改。這個版本到民國的時候,還有兩部,其中一部是完整的足本,非常難得,藏于北平圖書館。後來日本人勢力從東北南下,節節進逼,眼見抗戰即將爆發,為了安全起見,這個本子和北平圖書館所藏的其他善本一起被轉移到了重慶、上海等地。抗戰勝利以後,部分善本沒有運回北平,就留在上海。緊接著又發生了國共內戰,解放前夕,這批書又被國民黨政府運到美國去了。20世紀50年代,文獻學大神王重民先生從美國弄回了這批書的縮微膠卷。而原書呢,在上世紀60年代又從美國運回了臺灣,現藏于臺北 “中央圖書館”。

  宋刊明印本畢竟有一些挖補增改,並不完全是宋本原貌。在宋本存在的情況下,它的地位只能屈居其次。可是現存的兩個宋本都是殘缺的,南京圖書館的宋本只有前八卷“國風”部分,《四部叢刊三編》影印本保留得多一些,大約有接近四分之一的部分殘缺,後人用八卷本的內容抄上填補,實際上這部分是沒有版本價值的。從年代來説,從袁廷梼到《四部叢刊三編》影印本的這個本子年代最早,最能夠代表《詩集傳》的本初面貌。連南京圖書館所藏宋本也稍晚一些,這從它的內容也做了幾處挖補可以看出來。

  最大的問題在于,這幾個本子雖然好 ,但是流傳范圍太小了,能夠看到的人很少。所以,如果今天要讓所有普通讀者都能夠讀到最好的《詩集傳》正版書,就必須得對它加以整理。最好的整理方法是,以《四部叢刊三編》本為底本,其殘缺部分,以國家圖書館藏宋刊明印本膠片進行配補。這兩個版本同出一源,是真正的宋本係統,它們拼在一起,可以成為一個完整的底本,這樣整理《詩集傳》就有了一個可靠的基礎。

  有了底本,還可以找另外幾種善本來進行對校。除了南京圖書館所藏宋本外,還有臺北 “中央圖書館”所藏元刻二十卷本、國家圖書館所藏元十卷本、北京大學圖書館等地所藏明正統十二年司禮監刻本、國家圖書館所藏明嘉靖三十五年崇正堂刻本。

  1949年後,各出版社多次對《詩集傳》進行了整理。1958年,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據文學古籍刊行社影印本出版了排印本。近年來比較有影響的繁體字整理本,是朱傑人校點的《朱子全書》本(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初版,2010年修訂)。另外還有兩個簡體字整理本,分別是王華寶整理本(鳳凰出版社,2007年)和趙長徵整理本(中華書局,2011年)。

  2017年1月,中華書局又出了一個新的繁體字整理本《詩集傳》,收入“中國古典文學基本叢書”。該書點校者是趙長徵,完全按照前述整理方法,仔細核對了現存宋元明各善本的內容,並參考了元代的一些對《詩集傳》做進一步疏解和補充的著作。應該説,這是一本比較可靠的《詩集傳》二十卷本的讀本了。朱熹如果知道他的《詩集傳》歷盡了這麼多的磨難波折、顛沛流離,終于在八百多年後又可以以完整初始的面貌和廣大讀者見面,一定會感到很欣慰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安平“樹屋”:自然與人工共融
    安平“樹屋”:自然與人工共融
    麥田歡歌
    麥田歡歌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執政百日演講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執政百日演講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100天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100天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805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