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白鹿原》將開播 17載風霜磨礪白鹿精魂再續
2017-04-10 19:06:48 來源: 北京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17載風霜磨礪 白鹿精魂再續

  剛剛過去的一周,西安人張嘉譯無比忙碌。作為電視劇《白鹿原》藝術總監和劇中白嘉軒的飾演者,他先是攜何冰、秦海璐等主演出現在家鄉西安的白鹿原影視城,隨即又馬不停蹄趕往南京,錄制江蘇衛視為《白鹿原》開播策劃的特別節目。

  從2000年拿到原著小説的電視劇改編權,到2010年通過審批,再到2012年立項,之後歷經三年劇本改編、籌備、建組,2016年拍攝完成,到今年播出,其間歷經十七載磨礪。本周日,80集電視劇《白鹿原》終于要在江蘇衛視、安徽衛視播出。

  4月29日,是《白鹿原》作者陳忠實離世一周年的日子。生前曾言“《白鹿原》改編,寄希望于電視劇”的他,若地下有知,亦會欣慰。

  編劇説

  和陳忠實聊出百萬字劇本

  電視劇版《白鹿原》以陜西關中平原上有“仁義村”之稱的白鹿村為背景,講述了白姓、鹿姓兩大家族祖孫三代之間的恩怨紛爭,時間跨度從清末到20世紀七八十年代。

  《白鹿原》已有話劇版和電影版,但兩者都難以解決的一個問題就是時空限制。陳忠實曾説,唯一能解決這個問題的,只能是電視劇了。相較于其他藝術形式,電視劇受時空限制較小。陳忠實對電視劇《白鹿原》的重視,從他在電視劇開拍伊始揮毫寫下“激蕩百年國史,再鑄白鹿精魂,祝賀白鹿原電視連續劇開拍”送給劇組,可見一斑。

  把近50萬字的原著小説改編為近百萬字的電視劇本,電視劇《白鹿原》除了還原小説中的朱先生,白鹿兩家三代人的命運糾葛都將還原,因此也堪稱最忠實于原著的改編版本。編劇申捷在接受了劇本改編任務後,並未急于動筆。他先讀了《白鹿原》相關書籍上百本,隨後在垣上住了半個月,做足準備後又先後兩次拜訪陳忠實。

  當時,陳忠實跟申捷談了書中朱先生、黑娃等人物的原型和他們的命運,又聊起他沒有展開寫“朱先生只身退清兵”的遺憾,為該劇的劇本創作提供了更多素材。陳忠實向申捷提出,希望能在劇本上,為朱先生重重寫下一筆,並表示,雖然很多讀者覺得朱先生是一個無所不知的玄妙人物,但電視劇中應“傳神”而不“神化”,將朱先生作為一個真實的人去處理。

  電影版和陜西人藝話劇版《白鹿原》,都使用了陜西方言演繹,但電視劇卻選擇了普通話。申捷認為,雖然講陜西話會讓陜西人産生親切感和真實感,“但我覺得還是應該用普通話來講,因為《白鹿原》是所有中國人的《白鹿原》。”

  導演説

  好劇本讓他敢“踩雷”

  直到上周末,電視劇《白鹿原》導演劉進依然在剪片室裏,對成片做最後的剪輯調整。這位從小在西安電影制片廠大院長大的陜西爺們兒,形容自己與《白鹿原》之間,有種神奇的緣分。二十多年前,青年劉進只身“北漂”時,除了行李,身上就帶了一本《白鹿原》。

  當電視劇《白鹿原》制片人李小飚邀請劉進執導這部劇時,劉進的第一反應是拒絕。當時,王全安執導的電影版《白鹿原》飽受爭議。劉進深知這部作品的改編難度,他把《白鹿原》稱為“誰踩誰響的雷”,“我不踩這個雷,堅決不踩。”轉機來自于好友張嘉譯的力邀,張嘉譯一句“劇本真的是非常好”,讓劉進開始讀申捷的劇本,沒想到一看就放不下了。劇本最吸引劉進的,是把原著中上下兩代人的聯係,改編得非常飽滿,他看完劇本對張嘉譯説了兩個字:“我來!”

  電視劇《白鹿原》有90多個主要角色,如何進行區分?劉進打了一個有趣的比方:“我把每個人物畫出來,每一個角色不能演到其他人物那裏,要把演員框定到自己的框裏,然後在框裏自由發揮。”在劉進看來,《白鹿原》所展現的人性的復雜,是大家喜歡這個戲的地方,“其實生活中好人和壞人的界限是模糊的,很多都是灰色的,不能明確地分出來好人壞人。”

  電視劇《白鹿原》群眾演員多達4萬余人,這放在別的電視劇中,簡直不可思議。在劉進眼中,不能小看群演,很多東西是依托在群戲上的,“群演如果只把自己當背景板,這個戲也是要塌的。”劉進找了大量陜西當地農民擔任群演,因為他們臉上有城裏人沒有的質感。劉進喜歡和他們講身邊的事,“不是直接説這個戲要怎麼演,而是讓他們聯係現在的生活去演,這樣的效果挺不錯。”

  演員説

  無“流量擔當”,做“壓箱底”作品

  與當前不少影視劇喜歡用高人氣演員作為“流量擔當”不同,耗資2.2億元的電視劇《白鹿原》,大部分投資都花在了制作上,導致無法拿出足夠多的片酬去請演員。

  張嘉譯説:“一開始大家想過,是不是要選一些有利于片子銷售的演員,但最後還是決定按照角色,選擇最適合角色的演員。”秦海璐、何冰、劉佩琦等多位實力派的加盟,就來自張嘉譯的“忽悠”:“掙錢的機會還有很多,但《白鹿原》這部經典錯過了就不會再有了。陳忠實以《白鹿原》墊棺作枕,演員不也需要一部《白鹿原》壓箱底兒嗎?”

  扮演鹿子霖的何冰毫不掩飾對這個角色的喜愛。他坦言自己等這個人物等了很久,“之前林兆華導演排演話劇《白鹿原》,我當時就想演鹿子霖,也主動找過導演,希望能爭取到這個角色。可林導覺得我太年輕了,因為當時是濮存昕出演白嘉軒,林導説可能有點兒不搭。這次終于在電視劇中演了鹿子霖,我非常開心。”

  為了原汁原味再現陜西關中農村生活,正式開拍前,劇組安排所有主演提前一個月進駐陜西農村,與村民同吃同住體驗生活。那些日子男演員在地裏揮汗如雨,女演員在家裏紡線織布,真正回到男耕女織時代。飾演白孝文的翟天臨透露,劇組為了拍割麥戲,買了一千畝麥田,“演員拍時就真把這一千畝地的麥子收割了,然後賣了。”

  不管是老戲骨還是年輕演員,在拍攝《白鹿原》時都深感壓力巨大。張嘉譯直言,白嘉軒是自己演戲這麼多年來唯一“怵”過的角色,“不管當時拍的時候多麼投入,但要達到自己最滿意的效果,其實很難。”

 

 

+1
【糾錯】 責任編輯: 桂洋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亞乒聯換屆選舉 蔡振華再度連任
    亞乒聯換屆選舉 蔡振華再度連任
    樺樹之秋:青海北山
    樺樹之秋:青海北山
    慵懶之秋:四川康定木格措
    慵懶之秋:四川康定木格措
    壯觀!廬山現瀑布雲 流轉山澗
    壯觀!廬山現瀑布雲 流轉山澗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98041295288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