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朗讀者》成朗讀版《感動中國》?
2017-03-13 08:20:16 來源: 揚子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朗讀者》嘉賓徐靜蕾、王千源,主持人董卿

  熱播綜藝《朗讀者》幾乎每期都能在朋友圈引發波瀾,網絡評分也很高。但爆紅呼聲後,文化審視也隨之出爐。有人認為,其落入《感動中國》、《藝術人生》煽情窠臼,文學之美,文字之魅流于淺表,這檔文化綜藝清流其實走的還是“故事”的套路。

  有感動:那些“煽情故事”總會賺取大把眼淚

  在近期“選擇”為主題的節目中,茅盾文學獎得主麥家朗誦了寫給兒子麥恩的家書。這封信被觀眾和網友稱作“2017最美家書”。曾經叛逆的麥家,如今面對叛逆的兒子,選擇了理解和寬容。

  像麥家這樣,在朗讀之前分享過往故事,並深深打動觀眾的,還有很多很多。第一期節目第一位朗讀嘉賓濮存昕,在節目中便自曝小時候曾患過小兒麻痹症,被同學起外號叫“濮瘸子”。濮存昕之所以要自揭“傷疤”,自然也與要朗讀的內容有關——他要把老舍的散文《宗月大師》,朗讀給幫他做了整形手術,使“濮瘸子”的命運得以改變的北京積水潭醫院的榮國威大夫。而《宗月大師》所描寫的,也是老舍生命中遇到貴人相助的事情。

  有人認為《朗讀者》的魅力並不僅僅在于朗讀本身,每位嘉賓在朗讀之前分享的個人故事,同樣很精彩,很吸引人。無論是演員徐靜蕾講她奶奶疼她愛她的平凡故事,還是96歲高齡翻譯家許淵衝講他年輕時暗戀過才女林徽因的“獨家趣聞”等等,均以真摯的情感徵服了觀眾,也帶給了觀眾無限的思考。很多觀眾把聆聽嘉賓講故事,作為一件很有樂趣、很有意義的事情。

  就像看《星光大道》之類的選秀節目時,聽到選手講述自己的成長經歷及故事,很多觀眾總會被感染和打動,忍不住熱淚盈眶;就像音樂選秀類欄目,總是需要一些聽完歌感動到落淚的觀眾,這種情景交融的場面及其效果,已經成為節目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

  有質疑:“故事”喧賓奪主,好文章成了點綴

  在另一檔同類型文化綜藝《見字如面》中,主要呈現方式是嘉賓演員演繹書信,穿越歷史和時間的洪流,最終打動人心的是以書信為載體的文字的魅力。既有蔡春豬寫給自閉症兒子的戲謔中藏著悲傷的信,也有魯迅寫給許廣平的書信、莫言的家書等。

  但對《朗讀者》來説,沒那麼簡單。最終訴求是呈現“生命之美、文學之美和情感之美”,三美並重,任重道遠。在與董卿的訪談對話中,麥家暢談他與兒子之間的矛盾、分歧、隔閡乃至衝突,與觀眾分享他對兒子的教育心得以及與兒子之間的相處之道。提及這些傷感往事,固然與麥家在節目中朗讀的是寫給兒子的家書有關,但也引發不少觀眾評論詬病。與其説《朗讀者》是文學類的節目,不如説它是情感類節目,《朗讀者》側重的是“者”,挖掘名人或者普通人背後的故事。説它煽情,還是由于這樣的新聞不斷出現:郭小平登上央視《朗讀者》,全場起立致敬,董卿數度落淚;柳傳志做客央視《朗讀者》,一席話讓主持人落淚;董卿被斯琴高娃朗讀感動到淚奔……節目真正感動到你的,是故事,不是文學。

  《朗讀者》説故事有什麼錯?故事早就成了中國綜藝的立身之本。但帶著文化訴求來看節目的觀眾嗅出了問題。以“朗讀”為賣點的節目中,好文章成了點綴,顯然是“喧賓奪主”。有人甚至説,故事已經蓋過了文學的風頭,催人淚下也與其他節目裏常見的“你的夢想是什麼”沒有區別。

  反思 爆紅之後,考驗的仍是

  文化綜藝原創能力

  《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見字如面》等節目形式跟之前的選秀節目不同,在情感結構、價值觀念、文化認同上與當下的普通觀眾更為貼近,成為文化綜藝的“清流”,引發追捧。但短期爆紅恐怕還不容樂觀,盲目追捧也值得警惕。

  想在“速朽”的文化娛樂市場中生存下來,《朗讀者》啟動了央視最熟悉的《感動中國》和《藝術人生》“煽情”模式,並不奇怪,甚至還讓人想起《開講啦》等眾多耳熟能詳的節目樣式。但在當前明星“天價薪酬”橫行的現實語境下,文化原創綜藝面臨的生存環境並不樂觀。説白了,文化綜藝的門檻本來就高,要保持普通觀眾對一檔文化綜藝持續的熱情,節目本身承載著認知價值和文化傳承意義,這對綜藝制作的編劇、剪輯等關鍵環節提出了嚴格要求。包裝過度、包裝不足,都有可能為文化內涵“減分”。

  説到底,承載認知價值和文化傳承,還是要多讀書、覓真知。(記者 張楠)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樸槿惠搬出青瓦臺
    樸槿惠搬出青瓦臺
    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兩年結案超2000件
    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兩年結案超2000件
    “跳舞”的春茶
    “跳舞”的春茶
    望春
    望春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065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