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女書傳人:拯救女性世界古老語言的“花木蘭”
2017-03-09 07:40:51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女書傳人:拯救女性世界古老語言的“花木蘭”

  女書上善若水。女書傳人供圖 攝

  作者 唐小晴 任澤旺

  四字女經,教兒聰明;娘邊做女,莫出閨門……3月8日,在湖南永州市江永縣第一小學,身著藍色粗布衣、高盤發髻的女書傳人蒲麗娟,正在用女書教該校女書興趣班60余名學員吟唱《四字經》。

  女書是目前世界上發現的唯一女性文字,字體呈長菱形,秀麗娟細,似蚊似蟻,起源湖南省江永縣,僅在當地上江圩鎮及周邊一帶的婦女中流傳,屬中國非遺文化保護項目。2005年,女書以“全世界最具性別特徵文字”被收入《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目前,江永女書正在衝刺國際標準字符集,並積極申報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産。

  女書傳人胡欣正在書寫女書。女書傳人供圖

  受“母傳女、老傳少”的傳承方式和“人死書焚”習俗的制約,以及高齡女書自然傳承人的相繼謝世,江永縣內能讀、寫、唱女書的人越來越少,女書傳承面臨困境。目前,江永縣僅有7位經縣政府部門考核認定的女書傳人。今年52歲的蒲麗娟與母親何靜華就是其中的兩位。

  得益于母親的言傳身教,蒲麗娟自幼就全面掌握了傳統女書的讀、寫、唱,以及刺繡、織錦等女紅技能,能吟唱女歌200多首和16種女書曲調,出版了10多部女書文學作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收藏了她創作的女書長卷--《消除對婦女歧視宣言》。

  2016年6月,82歲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何靜華因腦梗塞致使半身不遂,傳播女書文化的接力棒自然就到了蒲麗娟手中。

  “我經常奔走在江永和長沙之間義務開展‘女書進課堂’活動,宣講女書文化,吸引更多青少年關注、學習和傳承女書。”蒲麗娟説,她還帶著女兒深入江永縣18個邊遠瑤寨,書寫贈送女書春聯千余幅。

  “女書睿智而美麗,體現了女性堅忍不拔的精神風貌,我會讓女書之花開得更加璀璨。”蒲麗娟表示,傳承女書不僅要求會讀、會吟唱、會寫女字,還要傳承女書文化中的女性美德。

  1988年出生于江永女書文化村的胡欣是最年輕的女書傳人。她能説會唱、能寫能認,能創作,精通女紅和女書習俗。

  與年長的女書傳人不同,胡欣思維活躍、視野開闊。她呼吁成立“江永女書基金會”,募集搶救保護資金;與清華大學教授合編《女書書法字典》,為女書愛好者提供參考典籍。

  胡欣説,許多朋友許以高薪、股份,冀她走出女書園創立公司,開發女書産品,但被她逐一拒絕。“我會一輩子守在女書園。”

  女書傳人蒲麗娟正在上課。 任澤旺 攝

  因在傳承和推廣女書方面貢獻卓越,官方和一些文化機構賦予胡欣許多榮譽。她不僅是湖南省第十二屆人大代表、第十一屆全國婦女代表,還是“全國勞動模范”、“最美湘女”。

  近年來,為拯救瀕臨失傳的女書,江永在女書流傳的核心村落上江圩鎮浦尾村興建江永女書生態博物館,邀請女書傳人開設學堂招生授課,力圖讓這一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得以傳承。

  同時,江永還組織女書傳人在聯合國日內瓦萬國宮,以及瑞士、法國、日本等地參加女書習俗展,把這一神秘的女性文字推向世界。2015年10月,江永成立的女書文化傳播公司在聯合國文化産權交易所挂牌上市,致力解決推動女書保護傳承和開發的融資瓶頸難題。

  經女書傳人和官方持續努力,江永女書已從過去眾人不願傳承的局面,演變為越來越多本土幹群及外地愛好者赴江永學習女書文化。在江永女書生態博物館,女書傳人們非常忙碌,每天不間斷用講解、吟唱和書法等形式,向參觀者展示女書。

  女書傳人蒲麗娟正在教女學生寫女書。 任澤旺 攝

  在女書傳人心中,一個女書文字,就是一段神奇、美麗、感人的故事。她們認為,女書保留了女性的自尊、自強、自信的精神與睿智,搶救保護女書的力度需要進一步加強。

  “我們計劃走進高校,用講課形式傳播女書和女書文化。”胡欣認為,可組建申遺領導班子,成立湖南省《女書習俗》申遺組委會,整合各方力量,確保申遺成功。(完)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躲避戰火
    躲避戰火
    “探”春
    “探”春
    阻斷致病基因的健康嬰兒在滬降生
    阻斷致病基因的健康嬰兒在滬降生
    喀布爾一部隊醫院遇襲
    喀布爾一部隊醫院遇襲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046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