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六神磊磊談李杜:杜甫對李白的評價沒那麼高
2017-03-09 07:40:5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近,李白和杜甫因為網友的一則提問又成為社交網絡的一對網紅。起因是有人提問,“很重視的友情對方卻不看重是一種怎樣的體驗?”有網友回復説:“大概就是杜甫對李白的感覺吧……”並貼出杜甫為李白寫《贈李白》、《與李十二白同尋范十隱居》、《飲中八仙歌》、《冬日有懷李白》、《夢李白二首》、《寄李十二白二十韻》等詩歌,而李白則只寫了一首《贈汪倫》作為算不上回應的回應。網友評論,李白是一位“網紅負心漢”。于是乎,這幾天,關于李白和杜甫的故事再度登上熱搜。但李白和杜甫之間的感情,真的如網友所説嗎?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了專注于“原文考據+親民表述”的六神磊磊,關于李白和杜甫的關係,以及社交網絡上網友對李杜關係的好奇,聽聽他的看法。

  “李白聽了大概想親他一口吧”

  對于最近網友的熱議,六神磊磊覺得挺好玩的,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的時間,他也放下金庸,和北青報記者説了説他眼中這對好“基友”的關係。

  “開玩笑的話,怎麼説都可以。但如果認真談論,不能説杜對李厚,李對杜薄。”六神磊磊告訴北青報記者。“李給杜詩有四首,李給孟浩然也不過五首。不能説四首的就是冷淡應付,五首的就是熱情崇拜。”在六神磊磊看來,李白和杜甫的關係並不是“誰是負心漢”這樣簡單。“李白對杜甫説‘何時石門路,重有金樽開’,和杜甫對李白説‘何當一樽酒,重與細論文’,不是一樣的感情嗎?”

  但就像任何一段關係,兩個人對彼此的態度不會完全一樣,李白和杜甫亦如是。“杜甫對李白的評價多數是很準的,可以説他是李白的知音。”六神磊磊告訴北青報記者,他覺得杜甫寫李白感動人的四句是“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和“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李白大概聽了想親他一口吧。”

  “杜甫對李白的評價沒有我們想象得那麼高”

  “但是杜甫對李白的詩評價,高是高,但似乎沒有我們想象得那麼高,大概和六朝的一流詩人差不多。”談及杜甫對李白的賞識,六神磊磊覺得,對于李白,杜甫的認識或許還是有隔膜的。“李白在安史之亂的時候,跟了永王惹了禍。杜甫説‘稻粱求未足’,有為李白開脫的意思。杜甫覺得李白的決定或許只是混口飯吃。但是李白聽了,也許五味雜陳,不一定完全開心。他是有抱負的,想做事的,不是求稻粱。”

  至于網傳李白是“負心漢”,就有失偏頗了。“反過來,李白大概沒有意識到杜甫的水平和成就。這個也不怪李白。”六神磊磊援引宋代詩人趙抃在《題杜子美書室》中“茅屋一間遺像在,有誰于世是知音?”一句,“人們發現杜甫這麼牛,是大歷之後,大致是元和時候的事了。”

  一首不出名的詩 滿紙李白的深情

  説到李白杜甫兩人的心路歷程,六神磊磊概括道,“李白見到杜甫的時候,也是人生剛受到挫折不久。詩名成了,功名未成。後來安史之亂,杜甫跑去投奔肅宗,李白跟了永王。所以杜甫説:‘世人皆欲殺’,説李白犯了錯誤,但是‘吾意獨憐才’,這其中有批評,但更多是愛惜。” 理解任何一段過去的往事,無疑都要放到歷史的背景中,理解一段友情也是一樣,“就像王維和孟浩然喝酒,他倆誰也想不到,後世倆人會齊名並稱為‘王孟’。 李白和杜甫在大梁宋中‘醉舞’‘行歌’,也想不到會成為‘李杜’。”他向北青報記者總結道,“一句話,兩人有共同的美好記憶,彼此的相互欣賞,意外的青史流芳。”

  對于那些為杜甫喊冤的群眾,六神磊磊説,“李白有一首不是特別出名的詩《沙丘城寄杜甫》,雖然沒有成為網紅級別的送別詩,但寫的很走心,滿紙深情。762年,在他們認識18年後,李白走了。杜甫沉浸在悲痛之中。後來,杜甫曾經寫下了一句話:‘豪傑何人在?文章掃地無!’杜甫自己一直都覺得這份友誼是值的。我們又何必為他不值呢?”

  視角

  如果感興趣就去讀原著吧

  關于李白杜甫的話題,北青報記者剛剛牽出話頭,六神磊磊就表現出很高的興趣,“真好,大家居然一起來討論這個事。”他告訴記者,2015年他寫了一篇關于杜甫的小文章《猛人杜甫:一個小號的逆襲》,受到了很大關注,他當時就有點意外,再看今天的情況,六神磊磊覺得這和當時很像,“2017年了,我們用互聯網討論8世紀的詩人,而且是杜甫這樣教科書上一臉胃疼相的詩人,很意外。挺好的,也蠻好玩。”

  論及古詩詞以及古代詩人關係,穿越到今天的互聯網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大的反應,六神磊磊説,“因為歷史上、文學史上,好玩的東西太多太多,而我們以前的教科書,沒講,講不完,講不贏,或者講的路數不對。所以大家發現一點,就很驚喜,覺得有意思。”他當即用特別時髦的話講了一段李白和另一位大詩人的“八卦”,“比如李白和王維,都在長安混過的,居然老死不相往來。有人推測可能正因李白和孟浩然好,王維也和孟浩然好,所以李白和王維就不好了吧。”他開玩笑地説,“長安愛情故事啊!”

  聽六神磊磊考據了很多詩句以説明李杜關係之後,有感覺他在用很親近當下的語言,有理有據地講明白了一件很嚴肅,甚至于在教科書上可能會很枯燥的事。問他,我們在今天應當用怎樣的姿勢對待古詩。六神磊磊覺得,在當下讀原著仍然是進入古詩、探究詩人關係、挖掘那些“好玩的東西”的最佳途徑。“如果感興趣,盡量去讀原著和經典,不要總看二手三手的知識,總看二手知識,人會傻掉的。” 文/本報記者 張知依 供圖/網絡

  內存

  《沙丘城寄杜甫》

  李白

  我來竟何事,高臥沙丘城。

  城邊有古樹,日夕連秋聲。

  魯酒不可醉,齊歌空復情。

  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徵。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躲避戰火
    躲避戰火
    “探”春
    “探”春
    阻斷致病基因的健康嬰兒在滬降生
    阻斷致病基因的健康嬰兒在滬降生
    喀布爾一部隊醫院遇襲
    喀布爾一部隊醫院遇襲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043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