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5

2月4日

利好不斷 2015成新能源車普及年?
新能源車補貼目錄的取消、搖號機制的變化、充電樁等公共設施的鋪開……均將助力新能源車打開市場,深入普通消費群體中。如果説2014年是新能源車的元年,那麼2015年或將成為新能源車“普及年”。同時,也有業內人士認為,新能源車市場還不太成熟,2015年不會迎來私人市場的銷量爆發,“公務用車、租賃市場或許是新能源車的市場增長點。”
近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在京發布了2014年汽車市場總體運行情況以及2015年汽車市場形勢預測。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秘書長董揚表示,新能源汽車受政策利好影響繼續升溫。2014年汽車産銷量超過2300萬輛,創全球歷史新高,連續六年蟬聯全球第一。2014新能源汽車呈現高速發展態勢,全年銷量達到7.5萬輛,同比增長324%。其中,純電動汽車銷售4.5萬輛,同比增長208%;插電式電動車銷售3萬輛,同比增長878%。[點擊詳細]
各地再出新政策

上海:新能源車政策調整 先裝充電樁才能上牌

最近不少新購新能源車的車主發現,原先的購車即送上海牌照的政策有了變化。記者獲悉,從今年起,上海的新能源車上牌政策有所調整,必須先安裝充電樁才能上牌。這一段時間以來,不少購買了新能源車的車主反映,購買了新能源車後,因為不能提供充電樁安裝地址等信息,而遭遇了無法上牌的尷尬。[點擊詳細]

北京:新能源汽車準入改為備案制

近日,在天津舉辦的全球新能源汽車大會上,北京市科委新能源與新材料處處長許心超透露,北京市新能源汽車準入方式有所調整,由先前的新能源汽車目錄方式改為備案方式,車型只要備案即可在北京銷售、上牌。此前,按照《北京市示范應用新能源小客車生産企業及産品目錄》,北京市共有7款新能源汽車可以在備案之後直接銷售、上牌。而此次許心超明確表示,按照中央的要求,準入方式也在改變,主要採取備案制,只要備案了就可以銷售,政府加強事中、事後的監管,比如奇瑞、江淮、東風日産等都在進行銷售。這一回應意味著,所有國産純電動汽車都可以進京銷售、上牌,享受財政補貼,而不再像以前必須要先進入嚴格的北京市新能源汽車目錄。[點擊詳細]

新能源汽車前行路上的“絆腳石”

中國發展新能源車 應當首先統一目標

我國現在發展新能源汽車至少承載著四個使命:第一,實現自主品牌的彎道超車;第二,很多地方把新能源汽車,看作新的經濟增長點;第三,節油;第四,環保。新能源車的發展背負了太多內容,為了實現自主品牌的彎道超車,合資品牌新能源車就不應該支持;為了支持經濟增長,那就一定得在本土産才行,進口車不能補貼;而為了環保和節油,那麼無論自主品牌、合資品牌還是進口車就都應該支持。現在的局面是所有目標都想要實現,卻相互矛盾,相互制約。解決這樣的局面需要給出一個統一的指導意見,否則目標太多,即便政策的支持力度大,但本身卻無法匹配。[點擊詳細]

深圳:地方利益作怪 政策尚存“真空地帶”

目前,深圳的新能源汽車政策正處在“真空期”。雖然深圳在宣布限購的同時,明確了“每年暫定指標10萬個,按月分配。其中,2萬個指標只針對電動小汽車,採取搖號。”但是,對于購買新能源車如何補貼,補貼的力度多少,經銷商如何從政府方面領取補貼等細則卻不得而知。一年前就在醞釀的深圳新能源汽車推廣的實施細則尚未出臺,而關于深圳新能源汽車財政補貼的實施細則也還未浮出水面。就是在這樣的政策“真空地帶”,土生土長的地方企業卻能夠從中獲益,“買車送牌”等特殊優待便是對當地企業的最大扶持。殊不知,地方政府的保護、市場的不充分競爭,反過來是害了企業,害了整個新能源汽車産業的發展。[點擊詳細]

新能源汽車發展 不能坐等政策紅利

新能源車發展不能只靠政策扶著走

根據國家《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産業發展規劃(2012-2020年)》,至2015年,純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累計産銷量要力爭達到50萬輛;到2020年,純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生産能力達200萬輛。目前,雖然我國新能源汽車小有成果,但政策紅利的逐年減少使得市場氛圍更加嚴酷,從汽車業整體發展角度來看,尋找新思路、新模式顯得尤為重要。因此,只有車企各自拿出適合本企業發展新能源車的方法,而不只是坐等政策,才能盡快讓國內新能源車市場成熟起來。[點擊詳細]

新能源車推廣 挑戰不可小視

更多的挑戰還是來自標準和技術。業內人士認為,未來行業仍需要加強標準的制定,如充電係統、充電樁及零部件標準等還需要具體落實很多技術細節。充電設施建設企業、深圳奧特迅電力設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廖曉霞建議,電動汽車行業應建立完善的標準體係,並加強標準的引導作用。比如,對進入中國市場的電動汽車或充電設施,要加強對標準的適配,提倡資源共用,減少重復建設。[點擊詳細]

【責任編輯】姜俊吉
0100300909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