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Html
2019,世界面臨的懸念
 
2019年01月03日 09:47:30 | 責任編輯: 唐斕 王頔 |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1月3日電 題:2019,世界面臨的懸念

  新華社記者

  風雲變幻的2018年已定格在歷史中,但圍繞一些熱點問題,矛盾在演變、博弈在繼續。

  伴隨美國的撤軍,已持續近8年的敘利亞危機將如何演變?趨緩的朝核問題又能否取得進一步突破?

  一拖再拖的英國“脫歐”進程能否避免最糟糕的結局?法國等國中下層民眾的大規模抗議又是否預示著歐洲的動蕩?

  美國的“通俄”調查會否危及特朗普的總統地位?而美國挑起的國際貿易爭端又是否會走向緩和?

  展望2019年,國際局勢充滿懸念。

  懸念一:敘利亞危機何去何從

  敘利亞既是中東地區各方勢力的角逐場,也深深烙上了域外大國博弈的印記。2018年敘政府軍在俄羅斯、伊朗等國的幫助下站穩腳跟,收復大片失地。美國和土耳其均表示不再尋求推翻巴沙爾政府。2018年年末,美國又突然宣布要從敘利亞撤軍。

  美國會心甘情願地完全放棄對敘利亞的影響力嗎?美國今後在中東地區將以何種方式“把控”局勢?俄羅斯在敘利亞能否順風順水?以色列會否與沙特聯手在敘利亞遏制共同敵人伊朗的影響力?土耳其對敘境內庫爾德人動武會否成功?

  只要域內外國家的較量不止,敘利亞危機就難以終結;只要域內外國家的博弈不息,敘利亞問題將繼續成為牽動中東地緣政治格局的焦點。

  太和智庫高級研究員、中東問題專家吳毅宏認為,隨著美國從敘撤軍,土耳其在敘利亞戰事中的影響力將會增強。而美國可能會推動沙特、伊拉克等阿拉伯國家在敘利亞問題上加強合作,以抗衡土耳其和伊朗等勢力。

  懸念二:朝核問題能否突破

  2018年,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積極推動下,高度緊張的朝鮮半島局勢出現積極轉圜。2018年6月,美朝領導人在新加坡舉行會晤。2019年,美朝能否進一步建立互信,使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取得進一步突破,是全球關注的熱點。

  由于美朝在解除制裁與棄核步驟上分歧仍存,美朝首腦會晤後雙方的談判陷入僵局。美國重啟美韓軍演,並對朝鮮繼續制裁,試圖通過極限施壓來逼迫朝鮮讓步,這給美朝關係前景蒙上了陰影。

  從美朝各自情況看,2019年存在推動打破僵局的一些因素: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前,在半島無核化進程中取得更多成績,將為特朗普謀求連任積累更多政治資本;而朝鮮始終沒有改變通過解決朝核問題實現半島和平及朝美關係正常化的目標。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認為,在總統選舉的壓力下,特朗普可能會急于在半島問題上取得某種突破。不過,這一突破可能未必是能真正徹底解決問題的突破,而是可以在短期內讓美國選民感到滿意的“突破”。

  懸念三:英國“脫歐”如何收場

  英國“脫歐”前景依舊不明,這一問題使英國的內政外交走向撲朔迷離,也使歐盟面臨嚴峻挑戰。

  “脫歐”進程將在2019年3月29日迎來最後期限。時至今日,“脫歐”前景仍有諸多可能:如果“脫歐”協議草案通過,英國將按既定程序“脫歐”;如果該協議草案被否決,英歐之前的談判成果將付之東流,英國將在無協議情況下退出歐盟;此外還存在其他變數,包括英國與歐盟就“脫歐”協議草案重新談判、英國舉行第二次“脫歐”公投、英國單方面撤回“脫歐”請求等,但出現這些情況的可能性較小。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認為,在“脫歐”問題上,各方博弈會帶來不確定性,但各方最終還是很可能會達成共識,避免出現最糟糕的結果。

  懸念四:歐洲動蕩會否加劇

  在民生、移民、民粹等諸多難題的夾擊之下,歐洲如何應對?

  從2018年末由法國爆發並蔓延到荷蘭、比利時等地的“黃馬甲”抗議活動來看,歐洲一些國家中下層民眾的不安和不滿均已積累到一定程度,這些國家的穩定正面臨考驗。

  在就業困難、收入停滯、福利削減和物價上漲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下,歐洲普通百姓的生活日益艱難。而歐洲有關國家政府又缺乏推進實質性改革的能力和動力,這就給民粹主義力量進一步崛起提供了空間。在此情況下,很小的一個火星——比如法國對燃油稅的微幅上調——就可能會引發一場熊熊大火。

  崔洪建認為,歐洲的懸念在于,動蕩會把歐洲導向何方,是否會繼續往右走,甚至走向極端?還是會保持相對穩定的狀態?

  懸念五:“通俄”調查結局如何

  由美國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米勒主持的“通俄”調查目前仍在推進,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團隊在2016年總統選舉期間是否“勾結”俄羅斯等核心問題還沒有答案。“通俄”調查最終會出現什麼樣的結局?它會給美國帶來多大的衝擊?這些問題依然充滿懸念。

  鑒于民主黨2019年重掌國會眾議院控制權後必將加大對“通俄”調查的支持力度,可以預見,各方圍繞這一問題的鬥爭將更加激烈。

  盡管調查不斷接近特朗普的“核心圈”,但米勒團隊到目前為止所提指控尚未涉及“通俄”罪名和特朗普本人。特朗普作為現任總統可否被起訴在美國法律界仍存在爭議。由于共和黨依舊掌控參議院,民主黨人想要成功彈劾總統難度很大。

  懸念六:經貿摩擦能否緩解

  新的一年裏,全球經濟的最大懸念依然是貿易緊張局勢能否得到緩解,避免在金融、投資、産業等領域引發一係列連鎖反應。

  在這方面,最大的不確定性依然來自美國。2018年,美國主動挑起對歐盟、中國、日本、加拿大、墨西哥等主要貿易夥伴的經貿摩擦,其單邊主義行動和貿易霸淩政策給全球經濟持續復蘇增添了阻力。

  2019年,作為世界前兩大經濟體的美國與中國,能否落實兩國元首已經達成的共識,通過談判對話妥善解決經貿問題,推動兩國關係長期健康穩定發展,對全球經濟前景影響重大。(參與記者:趙卓昀、陳靜、于榮、柳絲、桂濤、楊曉靜、孫丁、金旼旼、藺妍)

 
0100200306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941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