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7/ 30 07:42:23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上海好劇”,為什麼這樣紅?

字體:

  在上海新創舞臺藝術作品展演季上,現代昆劇《自有後來人》成功首演。(上海昆劇團供圖)

  上海老弄堂中婉約曼妙的旗袍群舞、電影大片式的諜戰情節、震撼人心的生離死別……一部風靡全國的精品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奠定了上海紅色革命題材舞臺作品的標桿。

  其實,上海並不只有一部“電波”。上海是黨的誕生地和初心始發地,這裏的文藝舞臺正呈現一片繁榮景象,眾多“上海好劇”競相登場。上海好劇是紅色的,因為它們浸染著這座城市的“紅色基因”;上海好劇很紅火,因為精良的打磨和用心用情的演繹,它們感人至深、“吸粉”無數。

  “輔德裏的炎夏,實在太好哭了”

  “你會不會想她?輔德裏的炎夏,少年奔向了遠方,舊皮箱裝滿理想……輔德裏在守望,那永遠的信仰……”舞臺上,歌聲激昂嘹亮。大幕徐徐落下,臺下依然掌聲雷動,觀眾淚光點點。

  近期,上海市靜安區出品的非虛構戲劇《輔德裏》在上海、南京、合肥、杭州等地巡演,在年輕人中掀起觀劇熱潮。充滿文藝氣息的旋律具有讓人“過耳不忘”的“魔性”。許多人走出劇場、眼中還含著熱淚就已經開始吟唱其中主題曲。

  輔德裏是上海市靜安區內的百年石庫門裏弄,中共二大會址所在地。1922年召開的中共二大上誕生了中國共産黨首部黨章,《輔德裏》即講述中共二大的歷史和中共早期黨員守護黨章的故事,這也是“上海·靜安現代戲劇谷”傾力打造的紅色題材委約作品。

  《輔德裏》完全打破傳統戲劇的窠臼,用清新、青春而動人的音樂旋律,讓一部“黨章戲劇”入耳、入心。今年4月首演以來,這部上海好劇巡演所到之處都引起轟動,創下86天內累計演出30場、平均每3天就演出一場的佳績,實力詮釋了如何用當代審美、當代氣質去“激活”紅色文藝題材的強大感染力。

  “舞臺上白衣白發的他們,像一座座雕塑,也像流動起來的人民紀念碑……”“實在太好哭了,哭得我口罩都濕了,但牢牢記住了這句話——每個人都應該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我也願意為了我的信仰犧牲我的生命!”不少深受震撼的“95後”“00後”觀眾紛紛在網絡上留言,從這部紅色戲劇中,感受到100年前“90後”建黨先驅的偉大和“熱血”。

  《輔德裏》出品人、上海市靜安區委宣傳部部長姜鳴認為,《輔德裏》的成功,源于讓“90後”挑大梁擔綱創作,讓今天的“90後”自己去走近、讀懂和講述百年前同齡人的熱血青春故事,發揮年輕人的主觀能動性,讓紅色地標“活”起來、“潮”起來。

  為了創作這部作品,“90後”們一頭扎進他們之前感到陌生的史料中。他們在重溫歷史的過程中一點點還原革命先輩的“血肉和靈魂”,在拂去時代塵埃而浮現的絲絲縷縷細節中,發現了“偉大是這樣具體,犧牲是何等壯麗”。

  提起紅色革命戲劇,有人或許會想起樣板戲、高大全的革命者形象、臉譜化的反面角色。其實,誕生于當下的上海紅色好劇,早已跳出這些窠臼,呈現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文藝張力。

  讓年輕人走進歷史,以青春激蕩青春,帶著這一代人的疑惑與好奇去親歷、親睹、求索,尋找信仰與犧牲的不變答案——滬上文藝創作者正以打破套路、直擊心靈的藝術呈現,讓觀眾們與革命者“靈犀相通”、心潮澎湃、淚水奔涌。

  “我們,為何而死?”這是真正的靈魂拷問

  “墻外桃花墻內血,一般鮮艷一般紅。”1931年2月7日,這群年輕的革命者在上海龍華犧牲。他們被稱為“龍華二十四烈士”,其中包括五位青年左翼作家——柔石、胡也頻、李偉森、馮鏗和殷夫。今年7月伊始,兩部上海原創舞臺劇不約而同聚焦左聯五烈士青春熱血的革命故事。

  “他們的人生,本來有很多選擇。為什麼他們選擇這麼活?”

  “我們,為何而死?”

  ……

  面對著同樣的題材,兩組不同的創作者卻分別選擇了“如何生”“為何死”的不同演繹方式。

  上海戲劇學院出品的舞臺劇《前哨》,被觀眾們稱為一部獨特的“紅色穿越劇”。這部舞臺劇搭建了90年前後年輕人互相穿越的時空——大幕開啟時正是2021年的“當下”,一所藝術大學內的導演係學生苦惱于排演“左聯五烈士”的戲劇。于是,他們帶著許許多多的疑問走近歷史,試圖觸摸百年前同樣青春飛揚的那群革命者的靈魂。

  他們走進了上世紀30年代的上海東方旅社、在“現場”旁聽全國蘇維埃區域代表大會慷慨激昂的決議;他們也和當年的文藝青年們一起搬著小板凳,圍攏在魯迅先生身邊,聽他侃侃而談時代的困境、文學的價值和青年的使命。

  如果説《前哨》演繹的是“出生入死”,舞臺劇《浪潮》則反其道而行之,採用“向死而生”的敘述手法。獨具一格的水舞臺上,鐵鏈將3塊厚重木板懸吊空中,營造出強烈和扣人心弦的舞臺空間。整個故事從左聯五烈士犧牲時的那一刻展開:面對突如其來的死亡,烈士們的意識在另一個空間相遇——他們叩問自己到底為何而死、探討死亡的真意、尋找選擇革命的初心——這部戲劇同樣有著時代特徵的“穿越”元素。

  兩部左聯五烈士題材舞臺劇“打擂式上演”、互相映照,折射出上海全力創作“紅色好劇”的熱烈氣氛。《浪潮》導演何念説:“我們不曾忘記這些烈士的故事。如果回到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在茍活與為理想犧牲之間,在那樣的選擇面前,我們都會毫不猶豫地加入隊伍、成為他們。”以編劇身份全程參與《前哨》創作的上海戲劇學院院長黃昌勇説:“紅色題材的核心,就是讓我們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存在的價值,思考我們為什麼而活著、怎樣活著。”

  《前哨》與《浪潮》,正是上海好劇浪潮中的朵朵浪花。今年上半年,上海推出“紅色經典劇目展演季”和“新創舞臺藝術作品展演季”。展演季中,《江姐》《蘆蕩火種》《白毛女》等12臺紅色經典劇目重歸舞臺備受矚目,交響曲《百年頌》、聲樂套曲《永恒的豐碑》、芭蕾舞劇《寶塔山》、京劇《換人間》、現代昆劇《自有後來人》、都市新淮劇《寒梅》等新創舞臺藝術作品又接踵而至。

  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讓初心使命永放光芒

  “上海好劇”,為什麼這樣紅?

  中共上海市委明確提出,要用好用活上海豐富的紅色資源,精心組織文藝創作,在全面提升上海城市軟實力的進程中進一步講好中國共産黨的故事,讓紅色血脈、紅色基因代代相傳,讓偉大建黨精神和黨的初心使命永放光芒。

  評論界認為,作為黨的誕生地、初心始發地、革命實踐地,上海的城市血脈裏始終流淌著紅色基因,為創作優秀的文藝作品提供了強大的動力與資源。立足上海、立足當下,以今天中國人的視角去切入上海豐富的紅色文化資源,從而讓歷史與當下水乳交融,這是上海新時代紅色文藝創作的鮮明特質。

  從新天地的中共一大會址,到中國共産黨黨章在輔德裏“誕生”;從石庫門裏的秘密電臺,到龍華烈士陵園裏延年、喬年的長眠之地……百年來上海擁有波瀾壯闊的城市歷史,積淀著從歷史到當下浩瀚的紅色素材,無疑是一座紅色文藝的寶庫。

  “上海是中國共産黨的誕生地,也是黨中央早期駐扎地,發生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紅色文化代表著人類追求幸福的理想,以及為實現這種理想去奮鬥、奉獻、犧牲的共同精神力量。深挖紅色文化資源,上海責無旁貸。而在真實的歷史和現實的土壤裏生長出來的紅色文藝是真正有生命力的,它們會影響現實、構建未來。”著名文藝評論家毛時安説。

  而在挖掘上海紅色記憶的過程中,注重文藝創作的當代表達、當代審美,用年輕人喜聞樂見的方式與他們共情共鳴,則凸顯了上海紅色文藝創作的不斷探索與提升。

  這樣的探索與提升,在近來的上海舞臺上隨處可見:京劇《換人間》,首次嘗試將貝多芬交響作品融入京劇;舞臺劇《浪潮》使用水元素,讓演員們始終被時代的潮水“包裹”和衝擊。不久前登臺首演的現代昆曲《自有後來人》重新講述《紅燈記》故事,勇敢打破昆曲宮調套式的枷鎖,讓古雅水磨腔的昆曲唱起了“革命自有後來人”的現代革命戲……

  紅色好戲連臺,依靠的還有滬上文藝界的薪火傳承。為了創作《自有後來人》,81歲的京劇表演藝術家尚長榮與80歲的昆劇表演藝術家蔡正仁“肩並肩戰鬥”在創作第一線。兩位大師反復切磋、守正創新,于耄耋之年推進昆曲藝術現代化,帶領著青年一輩再造紅色經典。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上海文藝舞臺上的文藝“紅”、革命“紅”,正在豐富和滋養著這座城市的精神底色,正在向世界驕傲講述它歷久彌新的英雄故事。(記者楊金志、孫麗萍、郭敬丹)

【糾錯】 【責任編輯:趙文涵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711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