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7/ 27 07:26:3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電動自行車:“上樓”違法,樓下如何充電?

字體:

  電動自行車:“上樓”違法,樓下如何充電?

  專家建議把電動自行車充電設備安裝納入老舊小區改造計劃中

  如今,電動自行車以其便捷、環保、經濟等優勢,已經成為居民的主要交通出行方式之一。根據中國自行車協會提供的數據顯示,近年來,我國電動自行車年銷量超過3000萬輛,社會保有量接近3億輛。

  今年5月,成都一小區電梯內電動自行車起火,造成包括1名5個月大嬰兒在內的5人受傷。事件發生後迅速成為網絡熱點話題引發網友關注,如何將悲劇關在樓門之外、怎樣對電動車進行安全有效充電和使用成為各界討論的焦點。

  記者調研發現,作為必要配套設施的電動自行車充電樁在入社區時,部分社區要求企業的電價結算費用甚至佔到企業運營成本的50%以上,“入門費”“高電價”等問題讓電動自行車充電樁推廣遇到阻礙,居民陷入“推車上樓違法”和“下樓無處充電”的“兩頭堵”窘境。

  電動自行車“上樓”風險大,“上樓”禁令形同虛設

  走訪中記者發現,很多小區樓門前盡管都張貼了禁止在樓內對電動自行車進行充電的消防安全提示,但居民推車上樓仍是常態。一些居民為了充電方便,從所住樓層用充電插板連接成“加長版”充電線,延長至樓下為電動自行車甚至電動汽車充電。隨著夏季雨水天氣增加,來不及回收的充電插板在雨中極易導電,增加了居民觸電的風險。

  對于“禁止推車上樓”規定,部分居民也很無奈,“所住小區沒有提供電動車充電的設備,部分型號的電動車從設計上是電池是和車輛連在一起,想要充電也只能推回家充。”

  在天津市西青區某些小區走訪時,每逢早晚上下班時間,居民推車上下樓的情況很普遍,當記者問及是否知曉“禁止推車上樓”的規定時,一位居民表示:“在手機刷新聞時看見過,但不上樓回家就沒地方充電”。

  近期,應急管理部下發《高層民用建築消防安全管理規定》,該規定將自2021年8月1日起施行。對于社會普遍關心的“樓道停放電瓶車”問題,明確提出禁止在高層民用建築公共門廳、疏散走道、樓梯間、安全出口停放電動自行車或者為電動自行車充電。

  “生活中常見的電動車起火大多由電池‘熱失控’導致。”愛瑪科技集團中央研究院院長肖冰介紹説,當前市面上存在一些二次回收和翻修的電動自行車電池,比較容易引起事故發生。此外,以外賣騎手、快遞配送行業人員為主的使用人群在實際中為了增加配送量也會超載使用車輛,部分人還會對電動自行車的控制器進行改裝以達到提速等目的,這些都勢必加重車輛電池的負擔,導致電池出現“熱失控”。

  “在消防檢查中確實存在‘樓梯飛線充電、室內充電、樓道隨意停放電動車’等違法行為,極易引發火災。”天津市和平區消防救援支隊助理工程師劉聖陽介紹説,近期,因網絡上一段電梯內電動車爆燃視頻,群眾對電動車進電梯、上樓入戶的舉報激增。而對于電動車進電梯或入戶的情況,根據現行法律法規,暫無針對此現象的明確規定,消防部門也無法處理。

  劉聖陽認為,在解決社區居民電動車充電難的問題上,只有進一步推動智能充電樁、電梯感應報警器等智能終端設備的安裝使用,才能從根源上解決電動車進樓入戶的問題。

  不“上樓”難題多,物業企業居民“各自頭疼”

  記者發現,在政府有關部門積極牽頭協調的區域,電動自行車充電設備進社區開展得比較順利。

  不久前,天津市安全生産委員會辦公室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電動自行車消防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相關部門督促物業服務企業建設電動自行車集中停放場所和具備定時充電、自動斷電、故障報警等功能的智能安全充電設施,以技防手段提升電動自行車安全管理水平。

  劉聖陽介紹説,在和平區政府和消防部門共同協調下,目前已為轄區內的6條街道155個車棚提供財産險、政府救助保險等,如遇火災,可對起火車輛、周圍受損車輛、車棚等提供保障。

  “目前,已在天津初步建成充電樁750個,服務居民6000余人,並且隨著智慧安全社區的發展,充電樁也在持續建設中。”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能源部市場總監劉繼晴告訴記者,基于國家規范電動車充電要求,該公司正依托遍布全國的物業資源、可視可管可控的智能監控平臺在社區集中部署低速電動車充電樁,並以互聯網為依托,形成了一套有效的智慧安全社區綜合解決方案。

  萬兆(天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銷售總監李健表示,在當地政府推動下,該企業目前採取免費入社區安裝的形式推廣電動自行車充電樁,取得了社區較好的配合度、並受到居民的歡迎。

  採訪中,部分企業也透露了另一個難題,在推廣充電樁設備進社區時,企業遇到部分物業設置的“入門費”,“有的小區物業要求一次性結清,有的則要求以管理費的名義按月支付。”一位充電樁企業負責人説。

  在走訪多家充電樁企業後,記者算了這樣一筆賬:各個社區配置的電動自行車充電樁引電方式略有不同,主要採用“民用電+商業電”的模式。因此,居民使用充電樁充電價格大約在2元錢每度電,這其中包括0.5元至1.2元左右的基本電價和相對應的企業設備運營維護成本費用。

  因此在實際結算中,受到社區階梯電價影響,部分物業會按照0.49元至0.5元居民用電平均電價從電力部門購電,然後以0.8元至1.2元左右的價格與充電樁企業進行電費結算,“這意味著,每度電最高的結算價格可能超過企業每度電收入的50%。”一位電動車充電樁企業負責人表示。

  記者隨後致電電力部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小區的電費是電力部門與物業直接結算,充電樁企業進社區後需要支付的電費是企業與物業部門之間對接解決的。

  有聲音質疑,部分社區物業是否充當了電力公司和充電樁企業間的“中間商”?部分物業相關負責人稱,目前向企業提供的大部分是商業用電,約1元左右,對于企業希望的調低電價或者給予電費補貼的訴求,希望有關部門出臺有關政策予以協調。

  李健認為,如果基本電價的成本可以降低,可以用于向居民讓利,而充電費用的降低將直接增加居民使用充電樁的積極性。

  此外,在推廣充電樁設備進社區過程中,部分企業表示,也遇到了來自部分老舊社區居民的阻力。

  在不少老舊社區,固定的私家車停車位常“一位難求”,居民回家找車位全憑“手速”。採訪中一些居民向記者提出了顧慮,安裝了電動自行車車棚,勢必會增加他們“搶車位”的難度。也有居民擔心,新建的自行車車棚距離其樓層較近,一旦發生火災,則可能殃及低樓層居民安全。

  老舊社區或成電動車充電樁主要投放地,化解充電問題仍需多方努力

  根據互聯網與存量房市場研究機構貝殼研究院去年5月發布的報告顯示,按照住建部標準,全國需改造的老舊小區達到17萬個,涉及建築面積40億平方米。

  在絕大多數的老舊社區中,由于車位緊張等原因,電動自行車往往更加受到居民青睞。

  根據天津市住建委提供的2020年數據顯示,天津市轄區建成區沒有實施專業化物業管理的住宅小區佔市轄區建成區住宅小區的個數比例約佔77%,若按建築面積計算約佔54%。這些老舊社區的日常物業管理往往由民政局、街道等多個部門共同負責,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充電樁企業進社區溝通協調的難度。

  天津市已于2019年出臺了《天津市社區物業管理辦法》,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在社區電動自行車集中停放場地選址、建設、資金籌備等問題的決策上,社區黨組織正在發揮積極作用。

  在天津市紅橋區,由社區黨組織牽頭幫助社區解決電動自行車充電樁“難”進社區的行動已經取得了初步的成效。天津市紅橋區和苑街道和苑家園社區黨委書記陳凱介紹,在社區黨委出面協調下,用于電動自行車充電的車棚順利完成選址和建設,電力部門也為便民車棚安裝了電表,並為居民提供了更為便宜的“平價電”,約0.5元每度電。

  天津市住保中心維修資金使用部沈紅娜説,為了更好解決社區充電樁建設難的問題,積極探索使用小區房屋維修資金是一條有效途徑。社區按照《民法典》有關規定在徵集全體居民意見並報相關主管部門審批後,可以申請使用房屋專項維修資金解決這一問題。

  多位專家建議,下一步應把電動自行車充電設備安裝納入老舊小區改造計劃中。(記者 王暉)

【糾錯】 【責任編輯:趙文涵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98293